AWS
活動+
 

【翁嘉盛專欄:企業外部創新指南六堂課之一】 因應破壞式創新,企業成為全球新創投資主力

隨著科技不斷突破與進步,產業要如何跟著新科技的出現進行創新轉型,已成為政府及企業領導人念茲在茲的發展要務。然而,產業創新轉型不是如手機或作業軟體升級,按個鍵就可以完成。對企業來說,創新或是轉型,都是個賭注,重點不在手上的牌好不好,而是要先認清想進入哪一個賽局。

翁嘉盛,台杉投資管理顧問((股)總經理,曾帶領新創公司成功上市及併購,投資早期科技公司之累積案件達 80 家, 成功案例有 Netscreen Technologies (後為 Juniper Networks 40 億美元收購)、Protego Networks (後為 Cisco Systems 收購),為經驗豐富之天使投資人與創投家。


一直以來,企業多是仰賴內部研發創造第二成長曲線。如此的考量多是來自於保護公司產品技術的機密或是對外部研發專業的不信任。但隨著產品、服務及技術的生命週期愈來愈短,企業內部創新的腳步已經趕不上外部各種破壞性創新及典範轉移的速度。借力使力!對企業來說,如何藉由外部力量,如投資、併購新創事業或採策略合作模式,以維持企業內部甚至是整體產業的創新動能,才是企業成長的關鍵動能。

企業外部創新由來已久。企業可根據不同的發展階段所設定之目標而選擇不同的外部創新模式(圖一)。外部創新也可和內部研發同時進行,圖一的各種模式也可交互運用。前三種方式是國內產業過去常選用也習慣的運作,但隨著近年來在網路商業模式主導下,產品、技術及經營模式的跨領域、多角化慢慢成為企業發展技術創新的主要思考模式,圖一後三項的作法已成為企業外部創新的發展模式。

蔡政府上台後,力推五加二產業及亞洲.矽谷,國發基金於2017年8月出資四成成立台杉投資顧問管理公司(簡稱台杉投資),以募集創投基金(Venture Capital,亦稱風險投資),希望替台灣新創產業注入資金活水。台杉投資所募集的兩支基金:IOT、生技,以投資具新世代關鍵技術發展潛力的國內外公司,透過資金鏈結,協助台灣優質新創企業開發國際市場,並連結相關國際關鍵技術引入台灣。同時,台杉投資也安排台灣企業經營團隊赴美、日?訪問,親身考察國際企業經營及產業技術新趨勢。

就以企業外部創新的發展為例,根據台杉投資今年六月所進行的矽谷參訪行程中也發現,美國不少企業,從傳統產業到科技業,無論是為了策略性技術合作或是單純的財務佈局,都已經展開投資外部新創公司的合作模式。新創公司常被形容是對現有技術、產品的「破壞式」創新。企業內部要去進行一場「破壞式」的創新,談何容易!現在,不少企業改以成立創投(Cooperative Venture Capital, CVC)或透過投資部門,從企業外部去尋找可投資或併購的新創公司。根據Pitchbook/GCV Analytics統計(圖二),自2011年至2018年底,累計全球新創投資金額逾1兆美元,其中超過5成來自企業新創投資。

企業創投CVC的出現最早可回溯自1960年代。當時美國不少大企業為避開反托拉斯法,包括Exxon、3M和DuPont等產業巨擘開始多元投資新創事業,以迴避企業過度集中壟斷。1970至1990年代初期,電腦時代來臨,新技術的出現迫使更多美國企業正視從外部進行投資的重要性,許多企業紛紛透過投資創投(Venture Capital)或成立企業創投(Corporate VC)獲取外部創新的能量。

1990年代網路崛起,歐美企業新創投資的金額和件數更是高速成長。21世紀以來,社群網路和智慧型手機的興起,軟、硬體的技術同步推升,進一步引爆新一波新創投資浪潮,近十年的投資金額更屢創新高。未來,隨著AI、IoT及Blockchain等新興科技的出現,新一波科技典範轉移儼然成形,即使是以代工及中小企業為主體的台灣產業結構,更是無法自外於這一波新科技浪潮。

事實上,已經有愈來愈多的台灣企業感受到內部創新是不足以因應外在新科技的變化。KPMG在今年7月公布的「2019年台灣CEO前瞻大調查」結果也顯示,台灣大企業投資新創的意願已經達到58%,相較於2018年的48%,足足提高了10個百分點。台灣企業也探到此波新科技可能引發的淘汰賽已然展開!

翁嘉盛

台杉投資管理顧問((股)總經理,曾帶領新創公司成功上市及併購,投資早期科技公司之累積案件達 80 家, 成功案例有 Netscreen Technologies (後為 Juniper Networks 40 億美元收購)、Protego Networks (後為 Cisco Systems 收購),為經驗豐富之天使投資人與創投家。

作者更多專欄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台杉投資 新創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