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產業報訂閱
event
 

蜂行資本李彥樞&陳柏雨:台灣不缺人才 缺的是正確題目

蜂行資本創辦人李彥樞(圖左)與陳柏雨(右)。李建樑攝

近年科技發展速度越來越快速,舉凡人工智慧(AI)、物聯網(IoT)、5G等,都將人類生活帶往更加進步的狀態。而隨著時間推演,網路時代來臨,科技產業的發展也不同以往由大企業獨大,而是加入了越來越多新創團隊進入市場。

然而新創團隊在創立之後,若是要壯大市場規模或走向國際,通常需要新創加速器、創投基金等組織的幫忙。成立於2019年的創投蜂行資本(Hive Ventures)目前投資了Canner、Picsee等四個新創團隊,所提供的不只是資金,更有來自於三個創辦人李彥樞(Yan)、陳柏雨(John)與王浩威(Will)的經驗分享與市場建議。李彥樞、陳柏雨與王浩威在2009年,也就是金融海嘯期間於中國創立了數據公司擘納,並在2014年時被中國最大數據行銷公司愛點擊購併,其後於2018年於NASDAQ上市。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為什麼會選擇在金融海嘯時創業?蜂行資本的三位創辦人想要提供給新創團隊什麼樣的建議?我們這次邀請到蜂行資本創辦人Yan及John和DIGITIMES讀者分享創業歷程與蜂行資本的未來願景。
問:請問為什麼會選擇在金融海嘯時在中國創立擘納呢?以及是否可以描述一下擘納的核心技術內容。

Yan:原本John是走網路數據資料分析(web tracking analytics)、Will是負責電信營運相關,同樣與數據有關,我是做廣告分析出身的。廣告業做一份報告時候需要數據資料去支持內容,但卻很難找到一個完全符合需求的數據資料庫。在這之中,我們看到數據的價值,以及該如何把它變成一個實時(real-time)充滿彈性的商品。再加上當時是網路轉型期,數據不再僅限於網頁產生的,更有人與人之間創造出的。我們當時認為這一定是有價值的,並且希望銜接新與舊的網路,其中包含了數據與流量。

其實創業伊始並沒有看到什麼樣的危機,因為金融海嘯的影響,導致人力、設備等基礎成本都非常低廉。許多中國一線的網路公司企業,如京東、點評都是在這個時候起家的,因為那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創立時最大的難點在於,該如何利用原始的大數據技術架構去支撐中國30%的網路流量,以及該如何獲取更多的網路用戶。因此我們自己開發了自然語言分析技術,至於如何獲取更多用戶,我們提供分析(analytics)的服務給客戶,藉以換取客戶在網路蒐集的使用者數據,以建立數據分析間的循環。

至於數據資訊的敏感問題,因為創業一開始我們就沒有想要限縮在單一市場,而是想要在國際上發展,所以一開始就是使用美國隱私權標準,也就是說數據資料從開始就是脫敏的狀態。而這樣的好處是,數據不敏感的狀況下比較能夠容易接觸歐美客戶,因為他們對於數據隱私權益較為看重。

John:選擇中國的原因,就是單純想要換個環境。2001年在網路泡沫化時,我正好畢業,就到矽谷加入新創團隊。到了2007年覺得應該要換個環境看看,也想要尋找夥伴一起創業,後來申請到中國念研究所,認識了Yan和Will,因為各自的技術可以相互支持,最後決定在中國創立擘納。

問:蜂行資本主要投資的新創團隊會主要是什麼產業類別呢?又,跟其他創投基金不一樣的地方是什麼呢?

答:我們並沒有限縮在什麼樣的產業類別,技術主要是著重在大數據、AI或自動化相關,因為其實這些技術涵蓋範圍非常廣泛。不過因為之前創立的是數據分析相關公司,所以希望能夠著重投資與數據分析,如此一來可以提供的幫助也會最大化。

在台灣,只有大概6成的新創曾經見過創投,那剩下的4成呢?可能是因為創投比較神秘吧,但我們希望可以是容易找到的創投組織。此外,我們跟其他創投基金不一樣的是,一個季度大概會收到100個新創團隊申請,真正見面深談的大概有9成,因為很多創投給新創pitch的時間只有5~10分鐘,那其實很容易錯失很多璞玉。

相對的,在第一階段深談後還會持續跟進的比例就大幅減少,不過跟進後投資的比例較高。而我們跟進的時間較其他創投來得長,可能會依不同團隊狀況調整,但在發展方向對了,以及沒有什麼其他問題的情況下,就會進行投資。

現在投資的團隊都是幫助轉型,看重的並不是新創團隊目前擁有的能力,而是團隊未來可以發展的方向是什麼。

我們在研究了許多分析師的依據與論文後,自創了一個量化模型去評估新創是否適合投資。在綜合3個人的共識之後才會決定是否要投標,尤其我們3個人的背景都不一樣,注意的細節不同,也知道不同團隊、不同時期皆有不一樣的know-how,所需要的幫助也不盡相同。

問:請問您們觀察到台灣新創所面臨的問題或難處是什麼?未來希望能夠怎麼樣協助新創團隊的發展呢?

Yan:台灣的新創團隊擁有很好的技術,其中一項需要加強的是展示自我(presentation)的能力,如何在短時間內展現出自己雄厚的技術能力或核心理念。另外則是雖然有好的技術,卻不知道自己所擁有的技術能夠解決什麼樣的問題,也因此很多新創都止於這一步。

台灣缺的從來不是人才,缺的是正確的題目去帶領台灣的人才往對的方向發展。這是我們覺得做創投最有趣的地方,跟著新創一起探索、成長,一起開發新的方向與道路。

新創團隊自創立開始就不能只限縮在國內的市場,而是要將眼光放至更大的國際市場。而該如何走向國際市場,只有實際前往體驗、累積經驗才會知道可行性與發展性,因此我們積極地與政府單位合作,希望能夠透過交流的機會帶領新創團隊到不同國家去介紹自己的技術與內涵。

此外,台灣科技界的意見領袖與楷模依然停留在上一代,不夠接地氣也不夠年輕,並沒有一個當代的指標性人物作為新創團隊的目標。然而,這樣的狀態需要等待更多的投入,將整體市場帶起之後才有可能出現更多企業的模範,成為新創業團隊的目標與方向。

問:在此次COVID-19(新冠肺炎)的影響下,有看到什麼新的趨勢嗎?

John:目前疫情未來發展狀況還尚不明朗。目前很多人推測第4季疫情高峰期結束,會進入一個可掌控的狀態。這次疫情影響人類生活出現了很多的變化,比如說電商的使用習慣、在家上班上課的風潮等。目前看到的趨勢大致上是在家辦公(Work from home)的風潮、工業自動化與遠距醫療。

在這次疫情中,線上軟體的需求大增,因為在家可以使用、操作成為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所以可以看到線上會議軟體如Zoom、微軟(Microsoft)Team等,還有一些線上學習平台使用人數都有增加。而最近確實有些新創團隊看到疫情商機,而開始投入線上服務開發。當然有些軟體已經有主導者出現,也就是投入之後很難有競爭力,所以新創團隊會朝垂直市場發展,比如並不會朝遊戲平台(Gaming Platform)投入,但會投入開發新遊戲。

這次疫情帶來的產經低潮期對我們和我們投資的團隊來說也許是個機會,可以看到這些低潮的週期大約為10年,上次低潮應該就是2008年的金融海嘯。一般來說,創投投資新創大約需要2~3年的時間,如果正好碰上這次要持續1~2年的低潮,也許影響會比較負面。但因為蜂行是2019年才開始,所以現在碰到低潮影響並不大,而且這段時間度過之後,就會是持續上漲的狀況。

Yan:前輩有說過,這波疫情中衰亡的法說比自然人多,那現在的方向就是如何去幫忙這些新創,以及投資的團隊該如何在疫情期間幫助社會。

2003年SARS疫情時,將當時本來就很夯的電視購物發展成電商產業,PChome、雅虎(Yahoo!)都是在那時候蓬勃發展。COVID-19疫情若是之後發展成像流感一樣每年都會出現的狀態時,那麼人類勢必走向減少接觸的社會,或者是零接觸經濟發展。那我們首先看到的是在家辦公已經讓很多人開始思考,企業在未來也許可以增加在家辦公的機會,這可以讓整個辦公室的產能降下來,也能讓員工架構更為靈活,很多成本就會跟著降下來。所以在這一波潮流中,企業發現遠距辦公並沒有想像中糟糕,也許在疫情之後就會向在家辦公布局。在未來有哪些軟體可以持續刺激在家辦公的,是值得期待的部分。

其次是工業自動化。工業全面停擺是因為人無法進到工廠,我們該如何讓工廠自動化,不用受到人力的限制還能夠維持產能。不用要求到完全自動化,而是利用最少數人力的狀況下,尚能保持一定產出。

最後就是一些零接觸經濟,如遠端醫療,如何讓檢疫或一些遠端即可操作的醫療行為變得更加簡單,同時還能夠減少醫療人員的負擔與風險,而遠端醫療最終需要解決的其實是長照問題,對象不只是現在正發生老齡化的台灣與日本,還有即將步入老齡化的中國。

目前還無法預測疫情後續的發展,尤其這次疫情被推估將會是最嚴重的一次經濟恐慌,更無法得知疫情受到控制之後,全球需要花費多少時間來復甦產經狀態。不過我們並不擔心投資的新創,因為低潮過後將會是較為長久的復甦期,疫情將會淘汰無法撐過的團隊或企業,我們投資的團隊若是挺過這段低潮,迎接而來的就是大展身手、快速成長的機會。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創投 新創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