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Truphone 線上活動
event

智慧製造推動技術升級 搶攻航太Tier 1供應鏈

台灣航太產業正努力朝波音、空巴等大廠的「Tier N-1」目標邁進。Boeing

原本波音預估,未來20年內全球將有將近4萬架新機需求,但今(2020)年一場疫情,卻讓全球航空業遭受重創。衰減的旅遊需求,迫使航空公司延後新機交付,而航空製造商如波音與空巴也不得不減產,或延緩新機生產因應,連帶上游供應鏈,也跟著重挫。

目前產業界雖受到疫情的連帶影響,勢必影響到台灣相關產業及供應鏈,然面對全球疫情及航太產業不景氣的競爭環境,想要爭取國際接單的機會,就必須不斷的提升競爭力。

近年台灣航太產業,已連續四年躋身「千億俱樂部」,又自2016年起,政府推動國機國造、自製高教機以及後續軍用航空器等計畫,使得航太產業成為發展亮點。

事實上,航太產業一直是世界各國重點發展產業,除了須具備嚴格品質系統認證及高複雜的整合技術外,也具高附加價值、高產業關聯的特性,使得各國皆以發展航太產業做為國家產業技術能力的重要指標。

雖然航太產業的進入門檻高,但往往成功進入後,供應鏈可獲得長期且穩定的訂單。一般航太訂單,合約能見度至少能達3~5年,甚至10年或20年合約也不足為奇,加上航太供應鏈門檻高,換言之,也不易被取代,因此只要有能力切入國際飛機製造大廠供應鏈,十分有助於後市營運與獲利穩定成長。

台灣航太工業產值,僅佔全世界航空產業比例不到3%,但是天上飛的每一架民航機中,卻有九成有台灣製造的身影,台灣的航太實力,其實不容小覷,但也有相當大的成長空間。因此近年航太產業有個共同目標,就是不能永遠只做零件,而是必須朝向附加價值更高的組合件及系統件發展,設法提升航太產業鏈位階,才能使台灣航太產業有突破性發展。

航太產業具有高度複雜與嚴謹分工的運作模式,隨著全球化商業模式發展下,航空製造商的生產線已遍及全世界。目前像是國際航空製造大廠如波音、空巴、GE、勞斯萊斯等僅負責飛機或發動機的最終組裝,而在大型結構、航電系統、發動機模組件部分,則委由Tier 1供應商統籌生產管理,Tier 1供應商則可再依據需求將所承接產品的次階零組件,交由Tier 2供應商生產製造,如此建立成一個層層負責,彼此互為合作夥伴關係的供應鏈體系。

目前台灣航太供應鏈約有180家,多屬於中小企業,大部分從事Tier 3或Tier 4單一零件加工生產,部分廠商可承製Tier 2機體結構次組件及發動機次模組件,亦有少數為國際大廠Tier 1供應商。

以飛機「心臟」發動機來說,其約佔整機製造成本約30%,大致可區分成進氣、壓縮、燃燒與排氣等四個區段模組,而目前台灣如漢翔、長亨等廠商,已具有全製程能量可生產完整模組,也就是以Tear 1身分直接供應給原廠如GE、勞斯萊斯等引擎製造商。整顆發動機拆開來看,製造比例約可達七、八成,而結構件則可達100%。

近年來,台灣航太產業正努力朝「Tier N-1」的目標邁進,也就是打入更上一層的供應鏈位階。經濟部航太產業發展推動小組副處長簡志維表示,位階的提升,背後代表的是技術升級,不僅擺脫以往只做前段零組件切、削、銑等的機械加工,甚至能夠進一步做到後段特殊製程,像是焊接、表面處理、熱處理等,在包攬全製程的情況下,廠商能夠去生產附加價值更高的組合件及次系統件,而一旦跨入較高供應鏈位階的組合件或次系統件開發,至少可帶來至5~10倍的附加價值。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航太產業4.0 智慧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