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創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211111_DForum微控制器論壇

傳統與新創共舞 MIH CEO鄭顯聰:黃金交叉EV迎陡峭成長

MIH聯盟執行長鄭顯聰表示,未來將有更多企業想投入汽車業,MIH的使命是創造一個生態系統,協助想要進入出行移動產業的業者把門檻降低。MIH

鴻海推動的MIH電動車平台聯盟執行長鄭顯聰、歐洲電動車新創QEV Technologies商務長暨前Rimac營運長Monika Mikac將在8月10日由DIGITIMES及策略夥伴Anchor Taiwan共同企劃的Asia Venturing 第二場活動Tech-driven Mobility進行爐邊對談(更多資訊)。鄭顯聰此次在DIGITIMES的會前專訪中,提出未來5年希望協助台灣1.6萬輛公共交通巴士全部電氣化的目標,暢談共同創辦的中國新能源車新創公司蔚來,及Monika所服務過的Rimac為何選擇以電動賽車切入這個新產業,以及對電動車產業的未來發展趨勢洞察,以下為專訪紀要。

問:您這次將與兩位EV界的菁英對談,其中Monika服務的Rimac Automobili和QEV都和Formula E電動方程式賽車有密切關係。Formula E有一場賽事在北京舉行,而蔚來汽車也曾經有一支這樣的車隊,您能否分享一下,這裡面有沒有什麼奇特的機緣?這幾家新創為什麼不約而同選擇從賽車找一個切入點?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Tech-Driven Mobility將邀請鴻海MIH電動車平台聯盟執行長鄭顯聰、歐洲電動車新創QEV Technologies商務長暨前Rimac營運長Monika Mikac進行爐邊對談。Anchor Taiwan

答:Monika那天提起,我才知道原來她那天也在現場。那是2015年10月,在北京的「鳥巢」附近,我們舉行了Formula E的第一場賽事。Monika原先服務的Rimac也是做電動超跑,一聊之下才知道原來她也在那次比賽,我們有很多共同話題。

為什麼會有Formula E?這要從Formula 1(F1)講起。大家知道,建立品牌是頗為艱辛的過程,如果要像法拉利(Ferrari)般擁有歷史悠久的品牌,而且還是利基市場,通常就得從賽道開始建立品牌形象。既然能承受那麼高的時速,以及各種嚴峻的挑戰和駕駛,日常生活的車用就一定能做得更好。

我們當時設定了一個目標,2015年蔚來要拿一個賽車冠軍、2016年要推出一輛超跑、2017年要把第一輛量產車準備好、2018年到美國上市。我們把這四個目標訂好後就去做了,訂出這麼清楚的目標,之後靠的就是速度,而賽車就是最有速度也最有激情的,而且我們2015年也真的拿到了車手冠軍。2016年11月,我們在倫敦正式推出的超跑EP9就是從電動賽車演變出來的,擁有1,350匹馬力,從0到100公里/時加速只需2.5秒,這讓我們成功地把品牌建立起來。

另一方面,通常是對汽車有高度熱愛的人才會去做賽車,而且對速度很敏感,不管是車子的速度、公司的速度,還是做事的速度、反應的速度等。Speed is all about your passion,也關乎將來能否賦予更大的價值。這件事我們做對了,而且後來也才能量產出來。

Formula E裡面的人,很多原來也都參加F1賽車。蔚來拿冠軍的賽車手叫做Nelson Piquet Jr.,他的父親Nelson Piquet就是F-1的冠軍賽車手。

我之前待過飛雅特(Fiat),而法拉利就是飛雅特集團旗下的品牌。很多法拉利的車手後來也都轉來Formula E,只剩下Mercedes的Lewis Hamilton。Hamilton說,要他開電動賽車,「over my dead body!」因為他們賽車手喜歡聽隆隆的發動機引擎的聲音,以及那種震撼的快感。但其實想一想,很多年輕車手都跳到電動賽車了,就是因為全球對環境可持續性和對品牌形象的看法都有很大的轉變。

問:在Formula 1當中,後備的技術支援團隊很重要,在Formula E也是一樣嗎?

答:沒錯,Formula 1的車子是要停下來加油、換輪胎,但Formula E則是要換一部新車再繼續開。現在電池的密度改善很多,如果續航力持續提升,未來可能充一次電就能跑完全部賽程。

問:您有熱愛自由和創新的性格,也曾待過福特(Ford)、飛雅特,或是蔚來這樣的新創,如今參與一個我們認知比較嚴謹的體制,會希望為他們注入哪些新氣象?

答:鴻海是很受尊敬的公司,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軍事化管理,非常注重成本管理、流程等,這是每家公司本來就應該有的嚴謹與制度化。一般來說,一家新創企業給人的感覺是很輕鬆,比較有彈性,不會要求上班穿正式服裝等等,其實主要還是文化,基本的紀律還是要有。除了鴻海所重視的成本、時間和流程的紀律等一定的規範以外,我們還需要賦予新的生命,並且傳達我們的能力與信念,讓大眾感受到熱情。

如何賦予它新生命呢?就是讓它更有色彩,更有音樂性(musical)和藝術,有了更多的色彩,更有藝術,就更生動,工作的時候就不會覺得只是在完成一件差事,而是活出一種風格,表達出對生命的熱愛與對藝術的追求,以及對環境的關注。這些可以讓我們的下一代有個新的起點,因為對環境保護的重視、可持續性發展的高度關注,就會去放遠眼界,去想5年後會是怎麼樣的公司。

我們在思考,如何以公司的理念和技術來協助一些環境汙染的問題獲得解決。我們所做的就是我熱愛的事情,從公營及民營的公共交通運輸工具開始著手,希望5年後,台灣1.6萬輛大巴士都能逐步淘汰掉,換成無汙染的電動巴士,之後再來解決摩托車和汽車的問題。

我們已經忍耐了燃油車的噪音和空氣汙染那麼久,能不能給孩子們一個更好的未來呢?我的熱情就是去創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交通與環境。

問:用一個比較高的高度來看整個電動載具產業,雖然每年都有高度成長,但整體規模還是比較小,您覺得EV產業發展的甜蜜點會發生在哪個時點?為什麼?

答:雖然有媒體宣稱黃金交叉會發生在2025年,但時間上是否會是2025仍然不那麼確定,但一定會發生。當充一次電可跑700~800公里的時候,超過加一次油跑600公里的里程時就會有變化。當基礎建設的不足和里程焦慮的問題被解決後,肯定就會發生黃金交叉了,屆時EV將會有非常陡峭的成長幅度。

現在電池的能量密度一直在改善,每年以大約8~10%的速度成長,固態電池再出來以後,續航里程就更高了。到2025~2026年,車子充一次電要跑個900公里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目前的里程續航力大概在400~500公里左右。

目前有電動車和傳統汽車產業兩個陣營,但傳統汽車業也深知必須擁抱智慧,比如通用汽車(GM)把Cruise買下來,從外界改變自己。福特買了Argo,福斯汽車(Volkswagen)則投資了300億歐元來提升自己軟體的能力。

新創企業,例如Tesla和蔚來,則是從資通訊(ICT)與網際網路的角度去切入這市場。現在MIH想做的,就是協助傳統汽車產業轉型,並且也讓新創產業降低入門的門檻。畢竟製造汽車不像網際網路那麼簡單,需要有一定規模的資產,才有辦法成立一個新的平台。現在連小米、Oppo這些手機品牌商都想做車了,哪天如果Armani、Ferragamo也想投入汽車業,那就不是單純的製造汽車了,而是進入交通移動產業(mobility),這甚至會創造一個新的陣營,就是把Fashion+Lifestyle概念來加入移動產業,將與現在的Tesla、蔚來或傳統汽車業者如豐田汽車(Toyota)、通用不同,預料也將會有更多資通訊科技業者例如亞馬遜(Amazon)、微軟(Microsoft)等的加入。

我們希望創造一個生態系統,協助想要進入交通移動產業的業者把門檻降低。這些陣營是會一直改變的,例如傳統汽車業,每隔幾年就有一家被吞併,手機業也是一樣,當然也有新的Player出來。這樣的變化,對大家而言不僅是挑戰也是機會。我不認為這對我們是負面的影響,改變就是所有一切的力量。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新創企業 MIH聯盟 鴻海 電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