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雲達科技
TXOne

資誠聚焦數位轉型協助客戶一起創造新價值

周建宏所長指出,台灣相當多新創團隊都具備很好技術基礎,但營運格局上一定要具國際發展願景,在商務模式上,要以全球市場作為營運定位。DIGITIMES

台灣的製造業具備完整上下游供應鏈架構、擁有充沛且高質量人才,而且無論是基礎產業的機械工業、石化及塑橡膠業,或是先進的半導體,在生產製造流程中多導入大量的科技技術、設備,所以台灣的製造業可算是全面的科技化。

然,過往在B2B產業結構下,台灣製造業營運模式多以強化生產效率為主,強調以量制價,提供最高效、最具競爭力的價格來滿足客戶。然而,面對以消費市場需求為導向的新經濟模式,強調多元化,少量多樣、非標準化的需求趨勢,台灣製造業面臨新挑戰,數位轉型、數位創新就成為企業調整體質的一帖良藥。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周建宏所長表示,台灣企業面對數位轉型時,最常出現:不清楚企業數位轉型要達成的目標、數位人才不足及企業決策者數位思維不足等3大問題。DIGITIMES

數位轉型的意義在於:創造價值

台灣企業的製造能力強,卻也被代工思維包袱牽制住,缺乏商業模式的創新想像,對於終端使用者(end user)理解不足,無法掌握端到端(end to end)在銷售、營運、製造、管理、客戶分析的環節。這種傳統的商業模式必須改變,現在B to B領域,也需要做到B to B to C的服務,因為,廠商必須替客戶解決他客戶的問題。

台灣製造業要開始了解終端客戶的需求,來提升自己的競爭力,數位創新提供了企業完成數位轉型的切入點。但可以發現,台灣企業面對數位轉型時,有3種問題最常出現。

首先是不清楚企業數位轉型要達成的目標為何、不瞭解該怎麼執行。數位轉型的方法相當多,若非於最初就確立好目標,其後容易陷入盲目追隨工具卻找不到最適合自己的方法。第二則是數位人才的不足。一位好的數位人才不見得需要具備IT背景,具備IT背景的科技人也不見得是一位好的數位人才。

數位人才需要具備開發新穎商業模式的能力。第三則是企業決策者的數位思維不足。目前台灣很多企業的決策者多半有一定年歲,決策者本身對數位價值理解有限,決策者口中的數位策略,容易淪為為做而做,打不到市場痛點。加上傳統代工思維,也因此台灣企業在進行數位轉型時,多數只會強調降低成本,而非創造價值。

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加速台灣企業數位轉型的進程,2021年幾乎所有的企業都在找因應防疫的商業模式,此時願意改變及執行速度是勝出的關鍵。

已看見危機的企業會尋求外部資源,不只是顧問,就連上下游的供應商、市場同業的作法都會拿來參考。假如企業還有一點時間能規劃超前部署,建議嘗試排列出數位轉型的優先順序,訂出屬於自己的目標,逐步執行、落實。

對於尚未積極進行數位轉型的企業,就需要透過同業的成功案例,讓這些企業瞭解需要數位化、數位轉型的必要性和作法。執行力強是台灣中小企業主的優點,所以當他知道同業也在做數位轉型及方法時,他們的進展速度會加速。

資誠推行組織數位化發展4支箭

企業要持續成長就必須接納新創,資誠在組織發展上運用4種數位轉型方法,從不同面向來推行企業的數位化發展。

第一,Digital Accelerator計劃:授權員工自己「起案子」,揪出工作流程的bug。針對傷神耗時的繁瑣工作(routine job),每位同仁都可以提出數位化的建議方針,來推動既有流程數位化進展,同時也能提升每位員工數位素養。

第二,加深數位普惠服務:,資誠從客戶角度出發,將傳統以人力為主的服務,轉型融合為數位工具的SWAS(software with a service)服務模式,擴大客戶服務範疇。

第三,整合新創產品進資誠的服務圈:資誠在處理客戶痛點時,會引入合適的新創服務進客戶企業工作環節中,並結合進資誠提供的解決方案,一站式打通。第四,投資新創:適量投資或購併新創,串接顧問面到執行面的最後一哩路,讓服務更無縫接軌。

數位化本身未必能降低成本,更多是為企業帶來新的商業模式,創造新的市場需求及市場價值。數位化是一個企業成長蛻變的必經過程,數位化能適應新市場的需求、新的變化。資誠也透過數位創新的途徑,讓組織不斷成長、進步。

企業創投讓新創有更多管道對焦

依據The 2020 Global CVC Report統計,全球2020年與企業創投(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CVC)相關的交易共有3,359筆,總投資金額為731億美元,較2019年成長24%。

疫情打亂既有的商業模式,企業處在不可預測的時代,更加看重轉型的策略投資,不僅全球科技業、電信業等更重視CVC的發展及執行,台灣也越來越多企業開始發展CVC。

因為CVC明確瞭解企業本身的發展策略與規劃、目標,因此可以更明確掌握所需要的投資方向及摽的。所以,CVC是企業和新創的重要溝通管道,能依企業策略目標,與新創討論出合作共識。也因為CVC是企業策略發展的重要雷達,非單純的財務投資,因此CVC必須要有專門團隊負責,同時操盤手本身就該是這領域的專家。

從新創角度,與企業、CVC合作,須以解決方案能為企業帶來的新效益為主要切入點,甚至應該以大企業的痛點去做一個概念性驗證(Proof of Concept;PoC),以實際案例來示範解決方案,大企業感覺到市場就會買單願意投入資源。

政府也該從政策引導新創思考,幫新創找到事業發展的出海口。以台灣和韓國的比較,台灣對於新創發展的協助,仍多以資金補助為主,相對之下,韓國多以政策進行推動及引導,這樣不僅可以大幅降低新創營運的不確定性,新創也可以確認自己在未來市場的定位。

台灣新創在半導體、AI極具發展潛力

半導體、IC程式設計是台灣經濟產業發展多年所打下的強健基礎,是台灣具備的競爭強項,尤其未來重要科技應用,包括自駕、物聯網、電動車、光學雷達等,很多項技術都是半導體及人工智慧(AI)的延伸。

且台灣具備完善的高教環境及商業聚落,半導體及AI的新創絕對有很大的機會和潛力。企業若想因應市場變化,可透過轉型、控股,快速整合出具策略高度及符合市場的型態。

這幾年台灣內部一直在討論獨角獸的養成。台灣多數新創團隊都具備很好技術基礎,但在營運格局上,一定要具國際發展願景(vision),在商務模式上,要以全球市場作為營運定位,才有機會於全球嶄露頭角,成為獨角獸。

由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PwC Taiwan)、台灣經濟研究院及DIGITIMES合作,經過700份問卷以及十多位新創領域專家專訪,完成的《2021台灣新創生態圈大調查》於11月3日正式出刊,可至官網下載完整報告,期透過團隊調查研究,讓中華民國政府、企業、創育夥伴和新創團隊,一同擘劃台灣新世代數位經濟以及新創發展藍圖!(本文由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所長暨聯盟事業執行長周建宏口述,黃達人整理報導)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新創企業 製造業 數位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