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未來車產業價值鏈平台
Vector Japan

淨零政策接力出爐 企業跟上腳步了嗎?

台灣近期已陸續公布淨零減碳相關政策。李建樑

目前全球已有超過130個國家公開宣示達成淨零排放目標的期程及相關政策,而台灣則是千呼萬喚始出來,先是金管會打頭陣在三月公布「上市櫃公司永續發展路徑圖」,要求全體上市櫃公司需在2027年完成碳盤查,緊接著國發會也公布「2050淨零碳排路徑」規劃,以五大路徑、四大策略等提出階段性目標。縱使外界反應有許多路徑不夠具體,或是策略過於模糊,但台灣總歸是踏出了淨零目標的第一步,而這也代表接下來企業得在更明確的政策規範下,加緊腳步落實減碳目標。而從這些釋出的路徑規劃來看,也有幾個重點值得關注。

上市櫃完成碳盤查 海外子公司也要動起來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台灣淨零時程規劃

如何踏出淨零永續第一步?在起跑前,企業無論如何得先進行碳盤查工作。金管會正式啟動「上市櫃公司永續發展路徑圖」,大致可分為三階段實施,第一階段將要求資本額新台幣百億元以上的118家上市櫃及45家鋼鐵、水泥業者,自2023年起必須進行碳盤查,並於2024年完成查證且在年報上揭露母公司盤查結果。第二階段則是要求資本額50億至百億的101家上市櫃公司自2025年起開始進行盤查。到了第三階段,則是要求資本額50億以下的1,482家上市櫃公司自2026年起開始盤查,而全體上市櫃公司都需在2027年完成碳盤查,並在2029年前完成查證。

此次頗受矚目的是,金管會要求企業海外子公司也須一併納入計算,算是企業的新挑戰。但業界目前憂心的是,其困難之處則在於標準判斷,因為現行環保署針對國內已有一致性的標準,但部分海外子公司,由於海外推動碳盤查的標準與時程不同,需要多一點時間因應。再者,子公司或轉投資公司的排放若全數算在母公司頭上,也不見得公平。

因此台灣金融研訓院永續金融召集人陳鴻達就建議,可參考世界企業永續發展協會(WBCSD)的溫室氣體計算協定的「股分法」和「控制法」,在兩種計算方式中評估選擇。所謂股分法就是依據該公司對子公司的持股比例來認列子公司的溫室氣體排放,例如某公司在當地子公司排放1萬噸二氧化碳,如果母公司持有子公司八成股權,那麼台灣母公司就必須認列8千噸的碳排放。

至於控制法,則是公司對其控制的業務範圍內的全部溫室氣體排放量進行核算,但對其享有權益,但不持有控制權的業務所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則不核算,控制與否,則須從財務或營運的角度界定。不過陳鴻達則認為,控制法容易衍生認定問題,因此建議應排除該計算方法。

除了碳盤查納入子公司一併計算,對企業是一項挑戰外,令業界頭痛的,還有查驗機構量能問題。碳盤查命令一下,使得台灣企業實施碳盤查的需求立即擴大,光是第一階段,就有163家企業等著做,然綜觀目前台灣卻只有7家查驗機構,包括BSI、BV、DNV、SGS、AFNOR、TUV以及LRQA等,雖然環保署回應已在研議放寬查證機構資格,且目前已加緊輔導2家查驗機構,即使未來總共有9家機構提供查驗量能,但量能不足確實是現況。

事實上,不僅查驗機構量能不足,對中小企業來說,大多對於何謂碳盤查、碳費都還一知半解,因此產業急需具備碳盤查經驗的輔導單位。然根據業界指出,目前有許多輔導單位都已經「額滿到年底」,人才需求孔急,也讓業界憂心,要求上市櫃公司2024年將完成的第一階段碳盤查任務,是否真能如期完成。

2050淨零路徑出爐 產業如何跟上腳步?

而嚴格說起來,碳盤查還僅是淨零目標的第一步,在金管會之後、由國發會緊接著發布的「台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則針對減碳提出五大路徑、四大轉型策略、兩大基礎,並在此架構下提出十二項關鍵戰略,以及宣布將編列9,000億預算,這算是首次全面揭露台灣在2050達到淨零的方法與目標。

簡要整理來看,所謂的五大路徑是針對「建築」、「運輸」、「工業」、「電力」及「負碳技術」五大項目,依階段設定目標,像是目標至2050年,新建物必須是近零碳建築,或是製造業得全面導入低碳製程等 。而在四大轉型策略方面,則涵蓋「能源轉型」、「產業轉型」、「生活轉型」及「社會轉型」,並且以「科技研發」與「氣候法制」做為兩大治理基礎,前者要發展淨零技術與負排放技術,後者擬定法規制度及政策基礎、碳定價與綠色金融。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碳排放量有高達57%來自於工業部門(含整體鋼鐵與煉油業),因此淨零路徑中,具體在產業轉型針對製造部門所提出的規劃也格外受到業界矚目。以往談到淨零減碳,產業時常強調減碳是一門生意,30年後的問題不可能用現有科技來解決,因此淨零必須有賴新興科技的突破來提供解決方案,但除此之外,事實上產業也必須展開轉型,而不能只是等待如碳捕捉技術的成熟,業界表示,現行從能源效率最佳化開始展開行動,也可以率先達到一部分的減碳目標。

雖然針對製造部門,國發會提出製程改善、能源轉換與循環經濟三大面向與11項措施,但業界人士認為,相較國際能源總署(IEA)的淨零路徑清楚說明未來各耗能產業的產量推估、不同階段的零碳製程佔比等,例如2030年鋼鐵、石化要達到10%,讓低碳製程商業化,但以現行台灣公布的路徑圖來說,還是欠缺階段性目標以及推估數據等,以致於很難發揮引導產業轉型的功用。

而參考國際能源總署所提出的報告,至2050年淨零情況下,鋼鐵、水泥的年產量均在2030年後不再增加,台灣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趙家緯則建議,在2030年前可先透過抑制需求量來達到減碳,像是提升能源效率、物質效率,以減少企業能源、原物料使用以及廢棄物棄置與處理成本等。而台灣半數以上的耗能設備將在2035年前進入汰換週期,從現在起改變製程也可降低碳排。趙家緯進一步指出,2050年看似遙遠,但對產業來說,其實就是明天,因為現在決定的製程都會一路影響到2050年,因此接下來10年的決策對達成淨零目標都非常重要。

減碳已是企業要面對的現實問題,過去價格是影響市場最重要的因素,而未來「碳排」則會成為影響企業投資的關鍵。尤其台灣金融業作為企業「金主」,也扮演先鋒積極發揮影響力,包括富邦金、國泰金、開發金、玉山金、新光金、中信金等大型金控,都已宣告將淨零碳排列為企業投融資參考標的,換句話說,企業若再不開始減碳,未來將無法取得資金支持。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碳中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