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華
活動+

矽谷新創投資面面觀(系列之五)

投資新創 大型企業轉型創新的契機

  • 林俊吉、蔡杰修
Translink Capital共同創辦人楊榮恭有21年的創投經驗。

從1996年踏入創投圈,至今已累積21年的創投經驗,看盡產業興衰與市場技術變遷,Translink Capital共同創辦人楊榮恭認為,儘管過去帶領台灣經濟成長的PC、半導體業已邁入飽和與成熟期,但新創公司若能抓住機會仍然大有可為。他以過去所投資新創公司的成功經驗,給台灣新創業者方向與建議。

發展生活類創新需注意的5件事

過去十幾年前,矽谷創投所投資的大多是較偏向硬體類的創新科技,稱為“Hard Tech”,舉凡網路設備類、光通訊或半導體公司等,然這些產業在2000年後已逐漸飽和,沒有太多的新創公司出現,最多是原大公司分拆子公司或既有團隊的部份人出去創業。時至今日創投圈的投資主流是與各種生活類創新有關的題材,如Uber、AirBnB或電商等。台灣新創公司若想朝生活類的創新或是消費性裝置發展,必須注意以下5點:

1.需熟悉文化

生活類的創新發明與當地市場的文化息息相關,就如同若曾經在舊金山生活過才知道路邊叫一台計程車有多不容易,不但收費昂貴服務也不太好,不難明白為何Uber可以崛起。然而在台灣做生活類的創新卻會受限台灣市場太小,若要到大陸發展,則除非能有熟悉大陸當地文化的人才加入團隊,同時還需能做到與大陸年輕團隊一樣的幹勁才有機會拼搏。

2.經營特殊族群的市場

做無人機的大疆與做小型攝影機的GoPro都是選擇特殊族群切入市場的產品。大疆的產品一開始就是鎖定專業玩家的小眾市場,這個族群沒有地域性限制,同好彼此在網路上交流,也因而建立起大疆產品的口碑。而GoPro的例子則說明口碑行銷的重要,做攝影機的廠商很多,但GoPro是第一家用在極限運動,並將拍攝下來的影片放上YouTube,達到了極好的宣傳效果。台灣微星科技的電競遊戲主機寫下不錯銷售成績,也是經營特殊族群成功的一例。

3.通路的創新—直銷

GoPro與智慧手環Fitbit的共同特色是都走直銷,儘管台灣企業走直銷的公司不多,但從GoPro、Fitbit甚至小米身上都可看到,此一通路策略也是一種創新,甚至小米初期因為走直銷還省下不少預算。而Fitbit除了通路外,另一成功的關鍵是他們在早期就把網路功能加入計步器當中,對消費性裝置來說有連網功能十分重要,如此數據還能與手機App串連。

4.不要Me too產品,做出技術特色

Fitbit的成功也引來一窩蜂智慧手環的跟風,但是新創公司不應再做Me too產品,必須做出特色。Misfit雖然也是智慧手環後進者,但是他們在進入市場前先做過調查,了解到充電是使用者抱怨最多的項目,因此Misfit最大特色就是不須充電,因而也成功開拓市場。

新創公司作出技術特色並不容易,在成熟產業所需的技術門檻更高,在新興領域雖然鑽精新技術的人較少,但相對地是遇到問題沒有人可以問。台灣專注AI的新創公司沛星互動是少數本身擁有技術,其提供的服務是運用AI在廣告投放與數位行銷領域並提供企業大數據分析,沛星已累積不少客戶服務實績的案例,目前其海外營收已超過半數以上。

5.User數就是王道

除了消費性裝置與AI應用服務,Translink Capital也投資社群網站,楊榮恭認為社群網站只要註冊的使用者數夠多一定能獲利,不需要太在意獲利模式或何時獲利的問題。反而重點是必須能跨境營運,不能只在單一區域市場成功。

面臨巨變的行業——汽車產業

身為創投家,楊榮恭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最近在看什麼產業」。他指出,汽車產業是傳統產業中近期遭遇最巨大轉變的行業,所有車廠都嚴陣以待。主要原因有CASE四點。C指的是Connected,汽車如同手環、手錶一般,都須具備有上網功能成為連網汽車;A是Autonomous自動駕駛,無人車背後所需要的技術是許多的感測器、軟體與人工智慧技術;S指的是Smart City也有人稱為Sharing,意旨像Uber或滴滴打車的服務改變人們選擇交通運輸的行為,甚至是Zipcar共享汽車的服務;E指的是Electric car,而大陸在電動車產業方面已有相當規模。

當無人車加上共享運輸或共享汽車服務,在兩大因素的驅動下將對使用者習慣造成改變,例如購買汽車的需求可能將減少,或者說購車的對象不再是終端個人消費者。車廠謹慎因應未來的改變,許多車廠開始投資或跨足營運共享運輸服務。

當今技術變化、產業變遷迅速,不只新創公司要抓住機會,大企業所受衝擊也不小。當原有產業成熟市場飽和後,大企業該如何發展創新以維持成長?楊榮恭建議每家企業都應提撥至少1~0.5%預算在投資新創公司,可將新創公司視為進階的研發單位,在自己內部研發部門研發進度來不及因應趨勢需求時,跟新創公司合作可成為另一選項。三星電子因為希望走出與對手不一樣的路,因此在與新創合作這方面最為積極並且相當有制度,台灣企業則以鴻海投資新創最積極。

而近期挹注Translink Capital資金的新合作夥伴——日本第二大產物保險公司也是希望藉由Translink Capital的觸角能了解新創技術的發展,以尋求合作的可能,同時避免既有市場將來被興起的Fintech服務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