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台灣亞馬遜網路服務有限公司
event

垂直應用x跨界生態x亞洲市場 迎接5G世代創新應用的對接與共創

在新創市場中獵才 惠普談企業投資新創的成功方程式

惠普科技風險投資公司(HP Tech Ventures)合夥人Mitchell Weinstock分享惠普在新創領域的投資策略。孫大維攝

科技革新日新月異,迭代更新速度更是驚人,當前全球企業無不需要透過快速改變才得以適者生存。然而對比傳統企業,在市場中初露鋒芒的新創企業由於其彈性且勇於挑戰的特性,驚人的創新能量遠超過傳統企業,這也讓許多企業開始積極投資新創。惠普科技風險投資公司(HP Tech Ventures)合夥人Mitchell Weinstock在受邀至「2019 台北Startup X Asia Meetup 新創與產業交流會」演講,就向外界分享惠普在新創領域的投資策略。

「企業創投」是近年來國際企業間盛行的新創投資模式。由企業內部成立CVC部門或是與外部VC合作,透過投資外部新創事業體,不僅可為企業彌補內部研發之不足,同時可為企業注入成長動能,讓傳統企業在日新月異的科技革命中,能夠迅速掌握未來極具發展潛力的顛覆性科技,而不至於在市場中失去競爭力,最終黯然離開舞台,像著名PC大廠惠普科技在2016年成立風險投資公司(HP Tech Ventures)便以企業創投之姿,在新創市場中「獵才」尋找合適投資標的,也藉此創新科技為惠普帶來企業革新。

惠普科技風險投資公司(HP Tech Ventures)合夥人Mitchell Weinstock指出,在引導企業創新的過程中,惠普分別從企業內部與外部尋找創新動能,例如在內部成立許多創新單位,包括實驗室、孵化器,甚至透過HP沙盒(Sandbox)驗證公司開發的新產品等。

而在外部創新上,除了與市場既有合作企業夥伴保持合作關係外,近年來惠普也積極涉獵新創事業投資,像是惠普內部有專門負責併購的事業單位,追蹤市場上合適的新創投資標的,但惠普的做法比較特別,也許會花3到5年長期觀察新創企業是否成長而達到新的里程碑,或是觀察團隊體質,此外,惠普也以低於20%股權作為少數投資,並與其他創投達成協議,共同為感興趣的投資領域分配投資組合。

而談到惠普如何在新創市場中獵才,Mitchell Weinstock則認為必須一步一步透過明確的目標進行。他表示,像是惠普會先在公開場合例如Demo Day或是高峰會(Summit)的活動現場中了解當前創新應用發展,並從中洞察未來幾年可為惠普帶來價值的創新科技,以此為出發點才去接觸感興趣的新創業者,接著才思考如何將其商業化,並開始進行少數股權投資或透過併購吸納具有潛力的新創企業。

然而在茫茫人海的新創市場中,企業本身也必須獨具慧眼才能一眼正中標的,Mitchell Weinstock也分享惠普透過結構化的做法,如何在新創市場快狠準找到投資標的,像是第一步確認新創團隊是否符合公司發展策略要素,如果沒有,就趕快閃人,別在浪費彼此時間了。

接著,則是觀望新創企業與企業內部哪些事業群有關,並進行商業模式與技術能力的審查與篩選,檢視團隊是否具有卓越的發展潛力,事實上,投資新創企業,不只要看技術能力,Mitchell Weinstock認為團隊能力更顯重要,有些新創看似沒有吸引人的創新點子,但團隊卻可能具有良好的體質,因此選對團隊對於企業而言,也相當重要。最後,則是排列優先順序,因為企業不可能一股作氣投資全部標的,而是需量力而為,因此他也建議企業最好需先排列標的的投資優先順序,例如今年可預期達標的標的有哪些。

此外,Mitchell Weinstock也提到獨立機構創投(IVC)與企業創投(CVC)的不同之處。由於所處位置與目標不同,市場偶有將IVC與CVC放在對立面看待,而Mitchell Weinstock則是進一步分析,他認為,企業創投的目的主要在於期望投過新創為母公司創造價值,而獨立創投則希望藉此為合作夥伴和投資者帶來經濟利益,且通常獨立創投較專注在企業成長期,而企業創投則是聚焦在初期到中期的發展階段,甚至企業創投也不見得會在最後投資新創。

Mitchell Weinstock也分享一個實際調查數據,他引述相關報告指出,通常在創投接觸的新創企業中,有90%的新創最後會以失敗告終,創業很殘酷,新創企業的生存戰除了團隊與技術是關鍵之外,面對許多新創業者來說,也需有心理準備可能會在這條路上花上5到10年。而除了新創企業的甘苦,對於創投來說也是一項挑戰,Mitchell Weinstock指出,惠普今年以來,已實際參與了超過120個投資案,並評估超過1,350個新創公司。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惠普 新創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