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版   English   星期五 ,10月 19日, 2018 (台北)
登入  申請試用  MY DIGITIMES236
 
CEVA
DForum1108

第一創投綠能SPV成立 張清芳:台灣爛頭寸沒去路 境外私募自由行

  • 黃女瑛

由第一金控旗下的第一創投結合華南創投及民間投資者成立的太陽能電廠基金公司SPV於近期內完成設立,第一創投董事長表示,台灣金融龐大資金沒去路,即爛頭寸多,但境外私募卻輕易來台投資太陽能電站,政府仍需檢討整體資金結構問題。

SPV初期預計持有太陽能電廠超過27百萬瓦(MWp),資產總值約新台幣13億元,估一年可產出綠電3,500萬度,減少二氧化碳排放3萬噸。該SPV為20年固定收益型基金,年化投報率(IRR)預計可達8%。

第一創投董事長張清芳指出,台灣再生能源發電資產的資金結構上仍需更完備法規規範。第一金創投提供

張清芳表示,2025非核化為中華民國政府既定目標,太陽能發電系統每年需建置20億瓦(2GWp),皆採配套措施(PV-ESCO)模式,民間每年需投資約1,000億。唯台灣太陽能系統商除幾家與壽險公司合資者外,皆屬中、小企業,缺乏資金,必需有長期資金收購這些系統整合商(EPC)所建的太陽能電廠,才能達成一年建置2GWp的政策目標。

就當下結構來看,目前台灣有幾家壽險公司與太陽能模組廠轉投資的EPC合資興建並持有太陽能電廠外,另幾家大型EPC則引進國外私募基金搶食台灣大型電廠。

張清芳表示,台灣金融界閒置資金數量龐大反而沒有去路(爛頭寸),另年金改革應一併考量提高年金收益率,且政府各部門經管的基金亦有很多閒置的頭寸可以善加利用。在台灣資金充裕的情況下,境外私募基金(PE FUND)竟然可以大舉插旗台灣的太陽能電廠,政府部門及金融界應該檢討。

第一創投已培養一批專業的團隊,期望能持續募集更多基金,投入太陽能電廠,除協助國家達成綠能目標及能源自主外,也提供投資者良好的固定報酬。

除了太陽能電廠外,第一創投夥同一銀徵信處及第一金投顧走訪台灣多處沼氣發電厰,並對生質能發電、地熱發電等穩定的基載電廠有深入的研究,期望能對台灣的綠電做出貢獻。

張清芳表示,2025非核過程中,穩定的基載電廠應優先開發,基載電廠每千瓦的建置容量其發電量是太陽能的7倍,是風電3倍,依研究報告數據,台灣的厭氧化生質能發電潛力可達11GWp,目前政府雖有編列預算補助,但方向錯誤,能成為基載的厭氧化生質能(沼氣)發電成功的案場很少。

以畜牧業傳統的三段式廢水處理來看,除了造成大量的CH4排放(二氧化碳的25倍)外,未經高溫厭氧化處理的廢水造成資源浪費,也因此無法從口蹄疫區除名,出口豬肉一年至少損失500億元以上外匯收入,且豬農大量抽取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更是國土的浩劫,政府應該輔導農民改變舊有飼養習慣,以高床養殖來促成循環經濟,沼氣發電也才能成功。

另無厭氧化的生質能發電也是值得大力發展的基載電力,該類以木屑、油棕殼、稻桿等植物為燃料的生質能電廠除了不排二氧化碳外(碳中和),懸浮微粒可抓到PM0.2以下,比超超臨界燃煤電廠更乾淨,深澳電廠或離島的金門、澎湖電廠應朝此低碳基載電廠設計,唯能源局所訂躉購電價(FIT)只有2.5元,比燒垃圾還低,且大約只有日本、南韓FIT的40%~50%,該類生質能電厰燃料成本及造成的污染比天然氣低,唯FIT訂價不合理,必需適度調漲後IPP電廠才有投入的可能。

張清芳表示,台灣有豐富的地熱資源可以發展基載電力,但目前地熱發電量為零,比菲律賓落後30年,政府應優先扶植E&P(探勘及生產)產業,金融業才有協助發展的可能。

再生能源業者指出,美、陸貿易戰全面性開打,近期美國對於陸資持有美國境內太陽能發電站似乎也出現管制趨嚴的情況。大陸深能能源集團打算買下阿特斯在美國的3個電站,總規模達到664MWp,卻未能在合約期限會取得美國外資投​​資審查委員會(CFIUS)批審因而破局。

陸再生能源業者認為,繼川普上任美國總統以後,美國國會就擴大CFIUS權限的首個案例,陸資購買美國太陽能電站資產受阻,是繼先前大陸螞蟻金服計劃以12億美元收購美國Moneygram被拒、海般對沖基金計劃以2億美元收購美國skybridge Capital被拒後,又一個陸資收購美國資產受阻的案例。

再生能源業者表示,目前台灣太陽能電站的資金來源問題,尤其美其名的各類外資、私募資金來源,確實引起市場質疑,其真正背後操控的主權是否為陸資?但是中華民國政府相關官員在此常答非所問,甚至是大事化小的心態,看似更在乎達到目標,政府付出極低的成本取得極大的利益傾向。能源、電力為國家戰略物資,以台灣當下敏感的國際政治地位來看,該項議題十分值得當局重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