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版   English   星期六 ,9月 22日, 2018 (台北)
登入  申請試用  MY DIGITIMES153
 
訂報優惠
EVENT

因應ECFA衝擊 億科國際將為兩岸供應鏈作業開創嶄新局勢

  • DIGITIMES企劃

邦達興國際總經理王桂春。

為提供企業「與時俱進的供應鏈平台服務」及「協助其維運高效率的供應鏈」,由億科國際主辦,DIGITIMES協辦的「億科電子化協同服務平台採購經理聯誼會」,日前已假內湖維多利亞酒店順利舉行,在會中除發表億科國際「工業電腦、數位相機及電腦周邊產業供應鏈協同服務平台創新計畫」相關工作成果外,並同時邀請邦達興國際總經理王桂春、博連科技副總經理王寶美,共同發表實體物流、物流資訊平台與億科國際採購協同作業平台三合一整合服務,提出「採購運籌中心建置解決方案」,並就實際執行細節:兩岸物流發展、「台灣—江蘇」海運快捷服務、運籌協同作業等相關議題,與現場多家台灣製造業負責供應鏈採購管理的出席代表們,進行經驗的分享及意見交流討論。

以開放式協同服務平台為基礎 改善企業作業流程

博連科技副總經理王寶美。

億科國際業務協理何政勳。

億科國際總經理游進華。

兩岸航運快捷。

在「工業電腦、數位相機及電腦周邊產業供應鏈協同服務平台創新計畫」方面,參與該項計畫推動的億科國際業務協理何政勳表示,億科運用其SCM應用模組所提供的開放式協同服務平台為基礎,該公司不僅成功將上述3項產業,由設計端開始、經物料來源搜尋、計畫、採購、製造、銷售等環節,到終端的履行等上下游供應鏈作業予以串連之外,同時亦與GPM、物流、融資、產業訊息等業者進行整合,共同形成完整的產業供應鏈服務體系,以便e化方式縮短兩岸三地之間的地理差距,讓台灣電子業群聚優勢得以延續。何政勳說:「在工業電腦、數位相機、網路通信、半導體製造與電腦周邊及零組件,目前都有不少大廠,如鴻海、佳能、威達電、日月光等公司,都支持及參與上述的供應鏈平台服務,並因而獲得許多競爭上的優勢。」

以億科國際所合作的某家FPC代工製造廠為例子,該工廠係依照客戶端所開出的訂單進行FPC排程生產,然後再經過IC SMT組裝製程後,才將成品送交至客戶端處驗收。「一般來說,FPC作業為第1~2週作業,而後段IC SMT為第3~4週作業。」但由於前端客戶以拉貨方式下單,頻率及變化速度很快,FPC廠很難以傳統標準的MRP作業模式因應。如加上IC SMT製造中所使用的部分IC零件是客戶指定用料或指定廠商供料,以一般MRP為基礎的採購作業將無法滿足客戶需求,業務在與客戶談判互動時將處於相當不利的位置。協同供應規劃應以客戶的億科國際配合供應鏈協同平台工具,將其原料採購流程進行調整,在FPC投產時,即連帶啟動IC零件進貨作業,讓IC零件物料需求表能夠即時滿足FPC模組需求規劃。「這對增加客戶的信任度及滿意度極有幫助。」

由作業層次提升到策略層次 讓供應鏈能真正支援企業的價值主張

此外,為進一步強化供應鏈平台所能創造的價值,使其由以往單純強調系統運作效率的作業層次,提升到可依據公司對於客戶差異化的價值主張,進行內部相對應支援流程調整的策略層次,億科國際也積極引進SCOR(Supply-Chain Operations Reference-Model)的概念,以協助企業進行整體供應鏈的改造。億科業務協理何政勳以其億科運用SCOR架構規劃的供應鏈為例,在將其流程區隔為Plan、Source、Make、Deliver及Return等5大區塊後,即可根據其需求將各區塊設定成Stocked Product、Make-to-Order、Engineer-to-Order等類型,設計其各自所需組成的活動項目及參考輸出入資料格式。而透過這種由下而上的流程建構方式,企業便能依其鎖定指標(如達交率、回覆率、作業彈性、營運成本等)的優先次序,將供應鏈流程調整成最佳狀態。

何政勳說:「我們將在此供應鏈協同平台內建的營運指標,讓各企業用戶可依其經營策略自行設定目標值,系統會將達成的狀況自動反映在相關報表數據上,以便於公司相關人員進行分析與決策時使用。」而另一方面,億科國際也積極計劃進一步擴大此系統的應用範圍,將其原僅限於需求端的電子零件採購運籌平台,新增功能以成為供應端的「台灣電子零件的線上市集」。「我們非常歡迎企業將其原有長期庫存的呆料,或是用量較慢的半閒置物品,都到此平台來進行上架銷售。」他並建議有興趣參與的業者,可以先針對不打算長期持有,先耗用先贏的半閒置物品,或是半年後將銷毀或資源回收的庫存品進行上架,以活化其原物料庫存商品,減少企業以往庫存品不易處理的問題。「至於定價方式,將庫存品降至原價30%以下,其銷售成績會更為理想。」

ECFA通過後將帶來兩岸供應鏈分工版圖的位移

ECFA簽定之後,海峽兩岸的商務交流與貨物運輸活動日趨緊密,也開始促成產業供應鏈分工版圖的移動。以IC製造業為例,雖然台灣產值高居全球的65~70%,但以往物流中心卻多半設在香港與新加坡兩地。何政勳說:「這是因為台灣與大陸之間過去缺乏直接互動交流的管道,使得涉及兩岸供應鏈的貨運物流得藉助第三地中介轉運才得以完成。」但日後發展趨勢,台灣所生產製造的IC零組件將可以直接運往大陸進行加工組裝,無須再經第三地轉運,使得部分因成本因素而外移的活動,如採購物流運籌中心等,也將會回流台灣。

從事海關、保稅、倉儲業務,在大陸累積有20餘年經驗的邦達興國際總經理王桂春表示,雖然在實施通關自動化之後,海關放行貨物的時間已由原本以天為單位,縮短至以秒計時,但對於業主而言,最關心的項目還是在於「貨物何時可運抵工廠的生產線上」,這則有賴於貨運單位在作業流程規劃上的配合。除此之外,基於成本上的考量,業主在運輸貨物時,也多半會傾向選用海運方式運送。「空運與海運兩者的價格可相差1,000倍。」不過由於在兩岸貨物運送的路途中,各相關單位(如關務、貨運、海運等)的資訊及作業仍缺乏整合,導致整體物流時間過長。以台灣新竹工廠運送貨物到蘇州生產線為例,現行海運方式就需要長達10~14天的時程。王桂春說:「這對講求彈性與速度的資訊產業而言,在競爭力上會是一大傷害。」

分頁: 1  2   單頁顯示




商情專輯-供應鏈管理與數位轉型專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