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版   English   星期二 ,4月 23日, 2019 (台北)
登入  申請試用  MY DIGITIMES236
 
NTT
晶心

中美貿易戰影響投資布局 鴻海低調找出路

  • 杜念魯

鴻海在中國大陸擁有龐大生產基地,如果想同時在美進行大規模生產投資,似乎已經不太可能。法新社

原本企業投資是屬於單純的商業行為,不過,由於鴻海的角色特殊,現階段的中美關係特殊,所以就算是簡單的商業行為,也很難不被外界套上其他有色的眼鏡觀察。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最終由川普(Donald Trump)勝出,成為美國第45任總統,為響應川普競選時所提出的返美製造政策,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在2017年7月風風光光的2度前往白宮,並與川普共同宣布將在美國投資100億美元,創造工作機會。2018年6月川普甚至親自出席位於威斯康辛州的動土典禮,顯見對此項投資的重視。

不過,隨著中美貿易紛爭的持續擴大,以及威斯康辛州州長連任失利等因素的變化,讓此投資案的變數越來越多。近日,外媒傳出鴻海考慮縮減、甚至擱置威州投資案的進展。

鴻海對此強調,對威斯康辛的長期投資及威谷科技園區的建置仍將持續推動,但因應環境與客戶的變化,將適時的檢視原本規劃的重點,以迎合當前情勢。聲明說的委婉,雖然沒有直接把話說死,但卻也不得不承認,鴻海在威斯康辛州的投資,勢必將會與原本外界揣測的有所不同。

但話說回來,從投資案確定到今天,除了明確的100億美元,以及1.3萬個工作機會之外,鴻海一直沒有對外界明確的說明過,鴻海在威斯康辛州或是在美國,究竟是要進行哪些項目的投資。包括面板廠的興建,從最早的6代廠,到後來的10.5代廠,到最新又重回6代廠的說法,多半也都是來自媒體的消息。

對鴻海而言,2017年搶搭返美製造的列車,宣布前往美國投資,並獲得並獲得川普的支持,的確是展現了鴻海在商場上的靈活反應。畢竟,當時中美貿易紛爭的議題還不存在,除了中國大陸之外,趁勢前往美國進行投資,建立生產基地,在政策支持下,鴻海不僅擴張了自己的全球生產版圖,也可以獲得實際的政策獎勵,絕對是一樁合算的買賣。

只是中美貿易紛爭的問題,從2018年中迄今,即便有了所謂的緩衝期,不過目前看來中美雙方都沒有打算和解的意圖,在中國大陸擁有龐大生產基地的鴻海,如果想要同時在美國進行大規模的生產投資,做著刀切豆腐兩面光的打算,似乎已經不太可能。轉趨低調,蟄伏靜待情勢穩定再做決定,應該才是目前最主要的目標。

當然,除了中美貿易紛爭的問題外,美國本身的環境也出現大轉彎,原本熱烈歡迎鴻海投資,並給予破天荒政策優惠的前威州州長Scott Walker在期中競選失利,而新任的威州州長Tony Evers則從一開始就對鴻海的投資案抱持著不同的態度。

雖然雙方目前還沒有詳細的針對當初Scott Walker提出的各項投資優惠進行討論,但不難想像,鴻海今後在爭取落實州政府的各項優惠與獎勵上,勢必會遇到更大的挑戰。也因為這些環境的變化,讓鴻海勢必要跟著調整投資的策略與目標。

不僅是鴻海,每個企業要進行投資,尤其是響應政策進行投資時,都是一場政府與業者間的角力。對威州而言,希望的自然是能透過鴻海的進駐,創造工作機會,尤其是在當地屬於多數的藍領階層的工作機會,所以當然希望數量是越多越好。

不過,對鴻海而言,面對美國的高人力成本,過多無謂的勞動力,只會拖累整體的營運獲利。尤其當前中美雙方正值劍拔弩張的緊張狀態,確實沒有必要增加無謂的負擔,因此投資進度減緩、未達預期招募目標,應該是早就知道的結果,進而涉及到政策獎勵的部分,又因為政權移轉導致的不確定性,在這樣的環境下,商人牟取企業最大利益的作法,也無可厚非。

只是如果因為環境的變化,就冒然全面暫緩或擱置,對川普而言,自然會造成影響。所以,鴻海想要從以量為主的招募,轉為以質為考量的發展,專注在技術性研發人員的投資與招募,在不挑動中國大陸敏感神經的前提下,對美國方面也有所交代,更重要的是,順勢強化鴻海在研發方面的能量,其實也算是低調中尋找出路的另一種方式。

而面對中美局勢的不確定,除了在美國的投資會受到波及外,在中國大陸的布局也勢必會受到影響;除了考量中美之間的關係變化,面對2019年的市場不確定性,是否仍需要投入新面板廠的建置,自然也成了另一個需要再細細研究的課題。

身處漩渦中的鴻海,說是如履薄冰,需要步步為營,應該一點都不過份。至於投資何時能明朗或落實,恐怕要先等大環境的變數有解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