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版   English   星期日 ,3月 29日, 2020 (台北)
登入  申請試用  MY DIGITIMES231
 
TI
Book

(Daily Issue)一疫分高下 看準變化球避免被三振

  • 林昭儀/新聞中心

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料將改變許多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現象,企業需要更敏捷來對付未來的變化球。法新社

趨吉避凶是人類的天性。許多現在視為理所當然的行為、決定與習慣,很可能是數世紀前人們遇到某些生命或財產安全威脅而改變後的結果。人們現在將注意力聚焦在疫情帶來的短期衝擊或機會,但疫情結束後,讓大家聞之色變的COVID-19(新冠肺炎),必然也會使某些模式、習慣和決定就此改變,成為新挑戰。病毒已經出了考題,面對未來種種可能的改變,企業必須小心接招,才能避免被變化球三振,提升存活率。

中國+1 分散風險或區域保護主義抬頭?

疫情凸顯了人們長久以來沒注意到的問題:製藥、汽車和電子產業的供應鏈過度集中中國,例如美國有80%製藥原料依賴進口,其中一大半來自中國(佔全球比重高達44%);湖北封省導致部分汽車製造商因為斷鏈而停產;近期美國電子迴路協會(IPC)調查顯示,疫情已經擾亂了該機構65%企業會員的出貨。

中國歐洲商會最新發布的調查則顯示,將近90%的會員估計疫情對其造成中至高度衝擊,已有半數計劃調降營運目標,而且有25%估計營收衰退幅度超過20%。認為挑戰主要來自於難以預測、朝令夕改的規定。

中國歐洲商會會長Jorg Wuttke形容中國各級政府互相矛盾的防疫措施與規定,有如製造出數百個領地一樣,使得貨物和人員在各地之間的通行難如登天。經濟學人雜誌指出,Wuttke不認為外企會完全撤離中國,但將會使歐洲開始檢討產業政策。並表示,過去全球化把生產放在最有效率之處的作法,將一去不返。

但全球供應鏈不是第一次遇到斷鏈危機。日本311大地震或是泰國洪水都曾經讓全球供應鏈陷入困境。這些重大變故都曾使企業調整產能布局,預料這次也不例外。

全球供應鏈在中美貿易戰和疫情接連的衝擊下,預期將使愈來愈多企業堅定地以「中國+1」策略,展開新的全球供應鏈布局以分散風險。BCG 2019年全球製造成本競爭力指數顯示,一些東南亞國家如越南的製造成本已經比新加坡還高,能否說服企業決定成為那個「+1」的選擇,基礎建設、法令與市場自由度、人才素質、成本競爭力、物流效率、接近市場程度以及與其他供應鏈之間的協調能力等條件必須夠好,才有機會雀屏中選。

但Semiconductor Engineering指出,「中國+1」也有其風險。以半導體為例,現在的高效率和即時化生產模式(Just In Time)可以讓全球供應鏈在某個環節庫存過多的時候提前偵測並且做出對應,可是未來若變成「中國+1」或是區域化生產模式,就很難防止產能過剩、供過於求等問題。在中國供應鏈競爭力還沒成熟且需求還旺盛的時候,或許能撐得住多一個供應鏈,但萬一中國或美國經濟進入衰退期,恐令價格崩跌,屆時產業自然又會慢慢向單一供應鏈和全球分工合作的方向調整。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公共衛生資深研究員Yanzhong Huang則援引西班牙流感和中世紀鼠疫的歷史經驗表示,全球大流行的傳染病通常會造成長期經濟影響,除了實體資本大幅下降,還有對投資信心的打擊,以及因死亡對人力資本造成衝擊。如果病毒在某個國家長時間未能消除,擾亂全球生產線,則會使外國投資人降低投資和對該國的出口,以降低風險。目前受衝擊最大的剛好就是最依賴中國的經濟體,尤其是觀光業興盛的開放市場經濟體。預測全球化將會受挫,轉變為區域化或本土化,而疫情導致的損失料將使貿易保護主義抬頭。

疫情過後的新挑戰

對中國過度依賴而在此次疫情中有較大曝險的,也不僅限於供應鏈。因為製造業復工速度慢於預期,原物料和船運業已看到需求明顯下滑。此外,由於中國已經是全球觀光旅遊與奢侈品產業最主要的消費國,航空、旅館、旅行社、奢侈品牌等營收衰退有目共睹。

歷經疫情洗禮後,中國的中產階級消費力仍然不容小覷,但是否會回復之前追逐昂貴名牌奢侈品、高調炫富、物質至上的價值觀呢?還是會開始反思心靈成長與修復人際關係的重要呢?有哪些在疫情止息後會重新恢復消費,有哪些即便疫情消失了還是會繼續呢?

研究機構Kantar的報告指出,疫情使得中國消費者在防疫期間放棄了絕大多數不必要的開銷,大量使用線上影音娛樂內容,增加了利用電商平台購買日常生活用品以及採購生鮮食材,但減少出門,也減少化妝品的消費了。受訪者預估疫情過後,將會維持良好衛生習慣,也會恢復原來的生活,但只會減少兩種消費:線上娛樂以及奢侈品。

因此部分宅經濟產業即便在疫情期間爆紅,真正的挑戰恐怕疫情結束後就會開始。中國爆發疫情期間,除了中小學也要求學生線上聽課並繳交作業,多家企業也宣布員工在家工作,使得數個線上平台流量暴增,甚至導致當機。這些企業臨時大幅增加對伺服器等擴充流量的投資,如果在未來需求減少怎麼辦?如果沒有先想到運用市場上的訂閱制軟體即服務(SaaS)業者提供的雲端服務,不能輕易就讓為了擴增網路基礎建設所做的額外投資就此閒置,必須設法提出新的策略、創造需求,以免疫情結束後的流量斷崖般下跌,讓投資可以繼續創造營收。

疫情開創的新機會

疫情傳到歐美以後,感染速度更加凌厲,尤其是與溫州有密切商業貿易往來的義大利北部地區疫情最為嚴峻。或許是一開始缺乏檢疫試劑工具和口罩等醫療用品,也讓許多輕症者認為只是普通感冒而大意了。

但疫情橫掃全球,必然也開創了很多機會。台灣中研院和國家衛生院都宣稱已經開發出僅需10~15分鐘就可快速篩檢的試劑,可惜的是沒有把握這個機會開創全球市場。彭博(Bloomberg)報導,英國醫療檢測材料公司Mologic、德國TIB Molbiol GmbH與非洲塞內加爾的巴斯德研究院合作,在非洲大量製造低成本的快篩試劑,提供市場使用。CNBC的報導也以一家愛爾蘭蒸餾酒廠快速將部分產能轉為生產75%消毒酒精為例,疫情令多數人措手不及,但還是有企業能快速將研發成果或現有產能轉型滿足當下需求,才能抓住機會。

由於病毒可能是透過飛沫與接觸傳染,很多大樓的電梯按鍵也都被貼上了透明塑膠膜。除了宣傳洗手的重要外,已經成熟的音控技術未來也有可能獲得更多的應用,尤其在歐洲許多餐館與公共場所的洗手間並不免費開放給遊客或訪客使用,因此減少觸摸機會也必然有助防疫。

疫情使遠距工作的需求攀升,除了雲端視訊會議、數位教育的企業業績扶搖直上外,因為企業禁止非必要的出差旅行,也使得一些無法親自到場的工程師運用虛擬實境(VR)或擴增實境(AR)技術,從遠端教客戶如何自行操作機器或是做簡單的維修。這些因疫情而激發出來的創意解決方案,預料將在未來帶來新的商機。

制度上的變化

人類的行為改變,其實不必然非得等生命財產受威脅才能產生這樣的變化。例如主辦2010奧運的北京市政府為了緩解塞車的問題,宣布汽車分尾數單雙號出行,這舉措一直延續到現在。台灣這次防疫做得相對好,部分也要歸功於1998~1999年腸病毒疫情促使檢疫法立法,給予政府徵用民間醫療產線以及對違反隔離檢疫者的罰則,這是法規制度的延續性。

這次連電子商務公司都遇到了缺工荒。阿里巴巴執行長張勇在線上法說會上提到物流阻滯和返工不順的問題,使營運短期內面對挑戰。但新華社指出,疫情造成許多餐飲業裁員,但生鮮超市生意好得不得了,卻缺物流、撿貨員、打包員、外送員等人力。這類問題使得許多企業想到以「共享員工」網路平台找臨時工來做為解決方案。原本中國大陸的聘僱法令是缺乏彈性的,但因疫情使得許多地方政府紛紛頒布新規定,讓企業可以彈性聘請「臨時工」、「遠程工」和「鐘點工」來加速復工,避免經濟因疫情受到過大衝擊。疫情過了之後,企業享受用員工的彈性方便,預料也將持續。
病毒給了企業和個人一份考題,在疫苗被研製出來之前,人人除了保護自己不受感染之外,也得想清楚如果市場需求改變,如何創造自己的附加價值?如果是實體的傳統產業,如何提升自動化比例與數位轉型?無論COVID-19是否未來還會和其他流感一樣成為季節性復發模式,企業和個人都需要更敏捷和更有彈性,為未來的變化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