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產業報訂閱
活動+

中美貿易戰中的智財權爭議

  • 侯慶辰

中美貿易戰從一開始打起,核心爭議就始終圍繞在智慧財產權上面,美國不斷強調中國大陸侵犯其智慧財產權。Shutterstock

中美貿易戰從一開始打起,核心爭議就始終圍繞在智慧財產權上面,美國不斷強調中國大陸侵犯其智慧財產權。筆者在中國大陸從事智財顧問業多年,有些關於大陸智財權的切身觀察想跟各位讀者分享。

先談中國大陸目前對智慧財產權的態度。筆者從2013年到大陸創業成立智慧財產權顧問公司起,最常被大家問的問題就是,在大陸做智慧財產權會有市場嗎?中國大陸不是最不重視智慧財產權嗎?筆者認為這種觀感部分正確,筆者就遇過不少陸廠直白地跟我承認,他們的產品是100%抄襲的;但這觀感也部分不正確,因為中國大陸的發展就很像小孩子長大的過程,有明顯的階段性,從小學國中高中到大學長大成人。

以智財權角度來說,中國大陸早年確實是山寨文化,完全不重視智慧財產權。但現在中國大陸漸漸走到下一個階段,也就是以仿製為主,例如筆者客戶中不少大陸醫療器材公司,他們已經相當有智財權意識,只是產品開發還是以模仿歐美大廠為主,所以他們對智財權的態度主要著重在如何透過產品修改來規避歐美的智財權。

筆者相信,隨著中國大陸本地產業競爭愈發激烈,很快中國大陸將走向下一個階段,也就是積極尋求海外授權(license in)。事實上,目前台灣電子業主要就在這階段,筆者過去服務於台灣數家半導體上市公司擔任法務主管,我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跟歐美大廠談license。

中美貿易戰中的智財權爭議,就很像大人在指責小孩子般。小孩確實還沒長大,在成長過程中往往會犯錯。但值得我們反思的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小孩子終究會長大,新人將取代舊人。我個人對中國大陸長期在智財權上的發展是非常樂觀的。這最關鍵的原因在於,中國大陸有發展智財權的極佳沃土,也就是大陸將朝世界上最大的現代化國家方向發展,有足夠的市場規模讓智財權有利可圖。

我們可以對比美國的情況,美國之所以如此重視法治以及智財權,最深層次的原因在於美國是古往今來人類最大的現代化國家。這也是歐洲國家對智財權重視的程度遠不如美國的原因。所以,我總覺得只要中國大陸朝現代化發展的方向不中斷,中國大陸未來將成為世界上最重視智財權的國家之一。我當初也是看準這一點而前往大陸開拓智財事業的。

相反地,台灣這種小國寡民的社會是很難發展智財產業的,這或許也是台灣智財產業始終只停留在價值最低的專利申請上面的原因吧。上個月我去美國波士頓參加世界商標代理人大會(INTA),本屆與會人數盛況空前超過15,000人,台灣也有不少事務所去看展,但讓我驚訝的是,現場的展位(booth)中竟然有近3分之1來自大陸,反而沒有任何一家來自台灣。我不禁反思,究竟是台灣還是大陸更重視智財權呢?大陸在智財權上當真沒未來嗎?

或許若干年後人們再回頭看現在中美兩強相爭中智財權的爭議,就如「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吧!

兼具三種身份,律師、學者與CEO。 曾於台灣智財法律事務所與律師事務所任職多年,後陸續擔任過凌陽、藝墨文創與威盛的法務主管。 2012年在台北創辦了慶辰法律事務所,2013年在大陸南京創立了南京華訊知識產權顧問有限公司,並自2015年起在北科大智財所兼任教職。 讀過六所大學:政大、台大、北京大學、賓州大學、柏克萊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擁有3碩士及1博士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