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Microchip
電子時報行動版服務
數位分身的前世: 傳真機
最近我到高雄市的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演講,順便參觀其珍貴館藏,無意間看到中華電信的骨董傳真機TYPE LDI-3 FACSIMILE,頗有親切感。科工館的解說:「傳真機為結合光學、電子、精密機械及通訊等多項技術的事務機器。由於網際網路通訊盛行,傳真機市場逐步衰退,且單一功能傳真機已不符需求,故廠商推出結合傳真、掃描、影印及列印等多功能傳真機來因應市場變化。」今日傳真機被當成不符需求的事務機器,其實它可是1940年代的劃時代創新。
台灣與三星的另一種關係:唇齒相依
英特爾(Intel)、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cis)動作頻頻,瞄準共同的競爭對手台積電,媒體除了跟著起舞,寫寫新聞之外,也許可以用不同角度觀察產業的改變。
科學史上3件烏龍事件
從事科學研究工作的人都知道,追求事物的真相是恆久不渝的道理。然而在探求真理的過程中,有時會因為一時的疏忽,得到超乎想像的結果。如果這結果不太引人注意,研究者道歉了事,也就罷了,畢竟是出於無心之過。萬一結果是動搖國本,舉世譁然,雖出於無心,但也很難善了。
如何選擇「第二外語」?
學習外語,青菜蘿蔔各有所好,但對台灣人而言,除了英語之外,多數人選的第二外語都是日語。只是除了老一輩的日語嚇嚇叫,年輕一輩有哪一位日本專家能受到普遍的推崇呢?語言只是手段,對文化、政治、經濟、科技等多重層面的理解才是目的。
國際級的教材就在身邊
我看到台清交這些頂大拿到多家企業的贊助,這些企業贊助的費用,彈性應該遠高於來自政府的預算。DIGITIMES贊助台大領導學程與逢甲的特約講座課程,都是針對如何鼓勵學生理解,喜歡這個產業而投入相關的資源。
掌握結構性優勢,就可以好整以暇了嗎?
台積電掌握了結構性的優勢,接下來就好整以暇的收割成果嗎?當然不是,好的公司會不斷挑戰自己的弱點,讓自己更無懈可擊。DIGITIMES近期與台大領導學程合作,針對科技與汽車兩大產業的ESG議題,進行全面性的分析與報導,其中關於台積電與其他世界級大廠的對比,台大學生做出的研究讓我印象深刻。
一旦掌握結構性優勢,我們該做什麼事?
台灣的半導體業已經是眾所矚目,或者說是「眾矢之的」。做為產業領袖,台灣的半導體業必須以自己為核心,思考各種影響產業未來的關鍵議題,並研擬各種策略。
如何理解結構性的優勢?
台積電2021年的成長率是24.9%,估計2022年可能接近30%,劉德音董事長說這是結構性的優勢,我不知道大家如何理解晶圓代產業特性,以及「結構性的優勢」這幾個字對我們的啟示!
避開要命的「中間地帶」
「Fast Follower」,快速跟隨者一直都是台灣產業界奉行不悖的真理。這牽涉到台灣市場太小、遊戲規則不在台灣手上的特性。跟好領先者,追著訂單跑,台灣人不落人後,也成就斐然。只是如今到底誰在領跑?跑步的方式、步伐是否如前?還有,會不會殺出一些程咬金,打亂了市場的格局?
台灣熱到發燙,但須保持策略性的耐心
中國現階段顯然希望「太平洋大到可以容納中美兩強」,爭取更充裕的時間、空間,以便讓國力走向高峰。無論是闖進他國航空識別區,進出宮古海峽,都是為了在對峙的環境中,找到有利的論述與立足點。但美國顯然不讓他人在睡榻之側酣睡,採取的策略是極限壓力的策略(Strategy of maximum press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