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Microchip
infineon
我熱愛電子業的第五個理由:斜槓人生,多元樂趣
晶圓製造、半導體設備業與零件通路業,看起來都是泡在半導體這個領域的專業公司,但跨行跨業就如同隔重山,新聞亂發,有幫助嗎?電子業的新聞是要給正確的讀者,「區隔」成為重要的觀念。
我熱愛電子業的第四個理由:賺錢是為了生活的自由度而已!
我常說「心靈自由的人都是智者」,賺錢只是還沒想通「人間事」的道理前,比較粗淺的一種手段而已,一旦心靈自由了,所需要的錢財可能極為有限。
我熱愛電子業的第三個理由:親愛的,我把自己變聰明了!
電子業人才匯聚,往來無白丁是樂趣,但這個樂趣如何持之久遠,也能永續發展呢?跟聰明的人往來,老是被問高難度的問題,時日久了,人就變聰明了。建議年輕人,選工作要看長不看短,那些可以讓自己變得更聰明的工作,應該就是您的首選。電子業不會一成不變,誰能因應多元的情境,誰就會是這個領域的贏家。
我熱愛電子業的第二個理由:哪個行業的知識含量最高?
大家都說電子業、醫界與金融界的知識含量最高,但這幾個行業的從業人員都滿意自己行業的工作環境嗎?答案恐怕不是正面的!
我熱愛電子業的第一個理由:菁英匯聚,往來無白丁
做一行,怨一行,但我可能是例外,工作37年至今樂此不疲,現在還在想如何「延退」!
感性體驗之三:台灣人的大江大海
龍應台的父親,來自湖南衡山,父親經常拿著母親在他離家前,親手為他縫製的鞋底掉淚;龍應台的母親,來自淳安,那是今天叫做「千島湖」的地方。千島湖是錢塘江的上游新安江發源處,中游叫做富春江,也就是「富春山居」這幅名畫的場景。
感性體驗之二:太平,與天國之春
每個人都期待「太平盛世」,但在19世紀中葉,太平天國橫掃長三角的時代卻是人類歷史上殺戮最重的時代。估計有2,000萬人死於內戰中,曾國藩麾下的大將鮑超說:「江北百里,渺無人煙」,那是個什麼樣的時代呢?
感性體驗之一:科技人談燕雲十六州
史學家不必然是戰略家,但戰略家必然是業餘的史學家。我不是戰略家、史學家,但基於產業戰略分析的必要,我也廣讀各類書籍,儘量讓自己做到「兼聽」的要求。
從科技業的視角,觀察兩岸關係演化
1990年,資策會長官要我跟著科技訪問團到北京,並擔任第一場公開研討會的主講人。那時我只是MIC的經理,派個「半吊子」研究員講課,說白了就是「試探」而已。1990~2000年間台商在中國的投資,多數只是來料加工而已,直到廠商的投資前進長三角時,產業關係才出現關鍵性的轉變。
從世代差異看就業機會的選擇
這兩年畢業的年輕人,搭上了半導體業繁榮與台商回流的大潮,而有更多選擇工作的機會。但聽說甚至是大公司,第一年的流動率也不低,所以關鍵可能是他們投錯胎、入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