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博會
訂報優惠

做世界的人才,機會自己掌握!

  • 歐陽明
台灣好的醫生、好的工程師、好的商業人才與好的行銷人員,全世界都要,無形中證明台灣已有能力製造出國際的一流人才。(圖片來源:Pixabay)

大約從5年前開始我們學院發覺國內的大專院校已經飽和了,因此台灣學校畢業的博士學生很難再進到國內的大學,尤其是前面的幾所國立大學。

不過峰迴路轉,這幾年以我自己的台大資訊工程系,以及相關的3個研究所,例如網路與多媒體研究所爲例,竟然無意中證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們當時一直在問的:前面第一代(1910-1950年)及第二代留學生(1950-1970)什麼時候才能夠在國內的教育深耕產生出國際競爭人才?答案:正是現在進行式!

也由於近年國內大專院校的新聘教授名額滿了,所以這些國內傑出的人才,只能申請國外大學以及研究機構,或是國內的企業界。當然到國內企業任職還是多數,但我們也有學生畢業,直接可去北京大學、日本慶應大學、乃至荷蘭的安多芬(Eindhoven)大學、德國的科技大學任教,這些學生都是土生土長的博士。另外有更多的人直接到美國、加拿大的研究機構及公司工作。這些不同國家的一流大學及研究機構,無形中證明台灣已有能力製造出國際的一流人才!

從另外一個方面來看我們1981年這屆畢業的台大電機系同學,好像也就是我們前後這幾屆,才開始有過半數的同學在國外拿到學位然後回到國內工作。

這說明了國內的工作環境已有足夠的吸引力與國際競爭,並不是說直接用美金薪水來計算,而是用整體的效益來看,像是國內就業機會多,比較沒有「天花板」(在外國工作的人,到了某一層級,好像會有再上不去的問題),在國內可能更容易直接創業。此外,低廉的全民健保,或是能跟父母及親朋好友在一起也是另外的誘因。

因此從建立世界人才角度來講,台灣似乎已可走到這一步!從很多方面來說,包含在國外教學多年的院士級人員,最近這幾年回台灣教書,都明說台灣的學生其實在課堂的表現相當令他們滿意,包含直接用英文教學而學生的外語領悟能力也比30年前增加很多。

簡單來講就是國際化以及多樣化已達到了某種功用,開始讓我們得以考量所謂「世界級的人才培育」。如果我們將台灣當成歐洲的荷蘭來看待,那麼荷蘭所培養的人才又是怎麼樣呢?從美國職業籃球、職業棒球比賽的球員到如金融科技業的國際大公司,到處都可以看到荷蘭的人員,荷蘭也有不少世界級的公司存在,例如殼牌石油、飛利浦、聯合利華、海尼根等。

好像沒有人會擔心荷蘭的旁邊就有大國法國跟德國,再跨過海就是英國因此人才全部被吸附進去呢?沒有人會懷疑荷蘭的人成為「楚材晉用」或者是缺乏國際競爭力,那麼是不是我們現在台灣的人才也快走到了這一步呢?

台灣好的醫生、好的工程師、好的商業人才與好的行銷人員,全世界都要,不管是台灣、美國、德國、東南亞或是中國大陸,從這個方面看,我們其實並不太需要替年輕人擔憂,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就如同我們這群1981年畢業的大學生一樣,與當時仍是一片黃土的新竹科學園區一同開啟了一頁新時代。年輕就是本錢,機會由每一代自己掌握!

相關文章<人才外流與薪酬體制>

台大電機系1981年畢業,獲北卡大學教堂山分校電腦科學博士,曾任職美國貝爾實驗室,後返國任教於台大資訊工程系。曾兼資工系、所主任、電機資訊學院副院長,現為網路與多媒體研究所及資工系教授。研究專長為電腦圖學、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為國際上VR領域研究先驅。1995年與資工系同事黃肇雄、吳家麟、陳文進在國科會(現為科技部)產學合作計畫架構下研發出視訊壓縮軟體─第一代「Power DVD」的原型,並衍生出台灣最成功的軟體公司之一的訊連科技。25年教學所指導碩博士遍及產業界與學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