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Microchip Technology Hong Kong
科睿唯安

三星與韓國系列(5):三星是台商的死敵嗎?

三星先進製程仍以生產通訊類晶片為主

這個問題從晶圓代工的角度看,答案大多是正確的。從其他產品觀察,那就得各自解讀了。但就算是晶圓代工,台積電、聯電的角度也不相同。

想瞭解一家公司,財務報告當然很重要,只是每個人觀察的角度不同、主題有別,得出來的答案也可能令人意外。如果我告訴大家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與台灣之間是「合多於競」,也許很多人會不同意,但它卻可能是個事實。

從獲利結構看,三星的獲利有超過50%來自半導體,而且絕大多數來自台灣不擅長的記憶體領域。台灣手機品牌與三星不是同一檔次,談不上競爭,但成本壓力越來越大的三星,卻有越來越多的零件來自台灣。

2020年三星的營收為236.8兆韓元,以1,180:1美元估算,營收差不多正好是2,000億美元,預估2021年可望成長15%以上,大約是2,300億美元上下。根據三星的財報,2020年的營益率是15.2%,2021年可以接近18%,這與半導體業的大循環息息相關。

三星主力事業的更替

2009~2013年,是三星成長最快的一段時間。搭上iPhone創造的行動通信與智慧應用熱潮,三星定位自己是Android陣營的第一品牌,也成功搶下世界手機第一品牌的寶座。以手機為主力IM(Information & Mobile)資通部門,一度貢獻整個三星電子營業利益的75%。但現在貢獻三星獲利的主力轉成半導體,估計2021年半導體部門的獲利可以貢獻約55~60%。

但三星想要維持一半的獲利來自半導體部門,沒有晶圓代工事業的支撐,只能看天吃飯,期待記憶體市場維持高檔,但這顯然不切實際,因此台韓在晶圓代工上的短兵相接很難避免。為了集中全力專攻高階製程,三星祭出中階製程轉包聯電,也不是太令人意外的「創舉」。

現在三星與台灣重疊、競爭的領域是半導體,台灣是美光(Micron)主要的生產基地,南亞、華邦、旺宏也生產多種不同的記憶體,但在高階記憶晶片上,台灣仍是三星主要的買主,唯獨晶圓代工領域,三星是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點名的主要競爭者。

台積電的營收是三星的3.7倍。估計2020年全球晶圓代工廠商的總獲利是227億美元,台積電獨佔84.8%,三星僅佔4.8%,台積電的營業利益是三星的17倍。所以,就算是三星預告未來10年將投資171兆韓元(約1,450億美元)在半導體,事實上也很難真正對未來三年資本支出都將超過300億美元,且專攻晶圓代工的台積電造成威脅。

根據媒體報導,三星最近一季(2Q21)在晶圓代工業務的獲利僅有2.68億美元,不僅遠低於台積電,甚至低於中芯國際與聯電。

三星晶圓代工2020、2021年獲利應該都不到15億美元,亦即三星2021年的獲利可能只有台積電的7%,要挑戰台積電,就只能專注在最擅長或集中有限的資源在局部的市場中獲勝。所以,三星與台積電的熱戰不僅有助於聯電,其他非頂尖製程的半導體,如電源管理IC、驅動IC、影像辨識等相關產品,台商都可能取得更多的商機。

對台灣而言,打台積電這張牌會贏,打聯電也贏,那就無所謂了,最後賺最多、最輕鬆的可能是設備供應商!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