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TIMES醫療月
活動+

智財環境 有序與無序

  • 侯慶辰

無序代表的是更多的機會,但也暗示著更高的風險。Image by TheAndrasBarta from Pixabay

在自然界服從的熱力學第二定理是,所有物質都會從有序到無序發展。相反地,在人類創造的社會環境中,從宏觀歷史來看,整體人類社會是從原始無序狀態到有序在發展。智財環境也是如此,先進國家固不必說,開發中國家如中國大陸其實也是在朝有序的智財環境演化中,只是演化需要時間。

我上個月我在台北跟一位美國投資界朋友吃飯,我問他說有沒有到大陸去發展,他搖搖頭說,他投資的都是高科技項目,很怕去了大陸就被竊取智慧財產權。這是許多西方國家,包含台灣人對大陸都有的觀感。這讓我又聯想到2019年初我在美國波士頓時跟另一位搞新創的朋友聊天的話題,他說他不認為在大陸會真的有好項目,因為若真的有好項目,在美國早就被人搶去投資了,怎會跑到大陸?我當時聽了沒有立刻反應,但我心中覺得這論點總有一種說不出來怪怪的地方。

經過半年多的思索,再加上自己在大陸的一些親身閱歷,我覺得這些似乎是主流的看法,雖然未必是全錯,但至少是需要修正的。

因為人類社會組織有生老病死的週期性,特別是成熟的組織,會產生階級流動的僵固性,既得利益者會用盡方法阻止改變,創新者只有打破這藩籬才有出頭的一天,這就是熊彼得提出「破壞式創新」的精義。只是在愈成熟的組織,要進行破壞式創新愈難,這問題在台灣、日本、韓國以及香港這些年的社會發展上表現得極為明顯,其實美國又何嘗不是如此。因此,在美國也是會有那種有才卻不得志之士,而中國大陸正好提供了他們一展長才的機會。為什麼呢?有趣的是,正是因為大陸的無序。

有人問我創業或創新最怕什麼?我說,不怕苦、不怕沒錢,就怕管!最怕這社會或政府根本不給你去試的機會。中國大陸目前在智財上最大的問題是規範不足,但某方面這也是他的優勢。產業發展過程在早期階段需要一定的自由度,就像小孩子在長大的過程,應該給予他們充分發揮空間,而不是直接把成人世界的規範套在他們身上。當然,凡事都有其兩面性,無序代表的是更多的機會,但也暗示著更高的風險,這點我們還是要放在心上的!

兼具三種身份,律師、學者與CEO。 曾於台灣智財法律事務所與律師事務所任職多年,後陸續擔任過凌陽、藝墨文創與威盛的法務主管。 2012年在台北創辦了慶辰法律事務所,2013年在大陸南京創立了南京華訊知識產權顧問有限公司,並自2015年起在北科大智財所兼任教職。 讀過六所大學:政大、台大、北京大學、賓州大學、柏克萊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擁有3碩士及1博士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