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Microchip
D Webinar 0714

莎士比亞:戲劇與資通訊的整合

林一平所繪之莎士比亞像。林一平

2016年是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辭世400周年。我特別到倫敦,跟著查理王子念著「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向莎翁致敬。這一年,英特爾、皇家莎士比亞劇團和Imaginarium工作室,通過資通訊技術打造數位化人物形象,把電影中的3D特效搬上現場演出的舞台劇。我特別前去觀摩,也想以我發展的物聯網平台IoTtalk,和舞台結合,展演一齣莎翁戲劇。

欲將資通訊科技和莎翁劇本結合,必須對劇本有相當認識。英特爾(Intel)選擇《暴風雨》,相當聰明,但也相對簡單。被數位化的角色是精靈Ariel。Ariel本身類似科幻角色,適合以資通訊技術呈現。若要將正常人在舞台劇上以物聯網科技呈現,烘托其演技,則相當困難。而莎翁劇本之難,在於其雙關涵義,如落入窠臼,就庸俗不堪。

我就讀成功大學時曾在外文系旁聽莎士比亞文學賞析課程,對莎士比亞有粗淺認識,特別感興趣莎翁作品中的隱喻雙關語。當年選修這門課的學生都是女孩子。台南民風淳樸,上課的教授又是老學究,自然緊守禮儀,不會去解釋莎翁的情色暗示。老教授講解《Much adoe about Nothing》時,說明這個劇本一般翻譯為《無事自擾》、《小題大做》或《無事生非》。老教授特別強調,Nothing就是「沒啥事」的意思,外文系的女同學們低頭猛抄筆記。看到這幕師生一本正經,認真上課的景象,我忍俊不住,急忙跑到教室外的牆角,蹲在地上捧腹偷笑。

依我初淺的理解,莎翁是以「Nothing」影射女性的私處。男生胯下有小雞雞,而女生則無,所以叫做「Nothing」。在《代馬輸卒》的雜文,作者張拓蕪用了一個異曲同工的黃色句子來猜歇後語「無稽之談」,這個句子是「女學生開會」。根據莎翁的雙關語,是「很多『Nothing』在一起討論」的意思,直譯成英文是 Nothings' Discussion,就是「無稽(雞)之談」。「adoe」今日寫為「ado」,是紛擾、麻煩之意。換言之,這個劇本的標題是指「發生在女性『Nothing』的許多紛擾」。本劇有許多情節牽涉到偷窺、偷情、野合、通姦,的確是「那檔子事」的許多紛擾。在1970年代校風純樸的成功大學,以學術導向的教授自然避諱,不在課堂上提起。而上課的女學生也學不到莎翁的真義。

莎士比亞的作品為何有情色隱喻的場景?他是戲劇作家,寫的劇本用在舞台上表演,要賣門票的。因此莎士比亞的作品,不僅要老少咸宜,也要雅俗共賞,如此才能一網打盡所有層次的觀眾,賺足門票。你若喜歡莎翁劇本,很可能是愛上他「俗氣」的部分。關鍵在於莎士比亞才捷思銳,很會用雙關語。純潔的觀眾,欣賞到他的機智及詼諧;粗俗的觀眾則是關注當中的性暗示劇情。如果資通訊高科技(尤其是以物聯網科技控制擴增實境)能將莎翁作品中隱喻的情色雙關語呈現,就能完全凸顯莎翁的文學精華,成為人文與科技結合的成功典範。

現為交通大學資工系終身講座教授暨華邦電子講座,曾任科技部次長,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興趣為物聯網、行動計算及系統模擬,發展出一套物聯網系統IoTtalk,廣泛應用於智慧農業、智慧教育、智慧校園等領域/場域。興趣多元,喜好藝術、繪畫、寫作,遨遊於科技與人文間自得其樂,著有<閃文集>、<大橋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