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talk
order

遠距親吻教戰守則

  • 林一平

林一平手繪之瑪麗蓮夢露。林一平

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的來臨,對人類而言,是危機,也是轉機。由於病毒危機,強化了「社交距離」 (Social Distancing)的概念。而在大眾已喚起社交距離認知的轉機中,「無接觸」產業已然興起,而實作無接觸產業的技術則是物聯網。當中最難維持距離的社交活動是啥?應該是「親吻」了。

我多年以前就一直想發明一種機制,讓人可以在保持社交距離下親吻。當時敘述這個構想時,被許多人斥為無稽異端,教授怎能如此無厘頭,太不務正業了。今日看來,我這種無厘頭的遠距親吻(Distance Kissing),是造福人類的創舉,至少造福了義大利人。

實作「遠距親吻」最簡單的方式是聲音及唇印的傳輸。傳輸工具是手機。當人輕吻觸控式手機面板時,會產生多媒體簡訊,傳輸聲音及唇印給遠方的情人(朋友)。

其實在電話筒旁發出親吻的聲音,傳到對方的做法「古已有之」。歌手靈動男孩(Soulja Boy)創作的《電話親吻》(Kiss Me Thru the Phone)敘述電話親吻的情愫。我摘錄部分歌詞如下:

I just wanna kiss you (我就是想吻你)

But I can't right now so baby kiss me thru the phone, (但現在可不行,所以寶貝,通過電話吻我吧)

I'll see you later on (我們待會見)

Kiss me thru the phone, see you when I get home (通過電話吻我,等我回家再見)

在網站WikiHow 有一篇文章《如何由電話親吻》(How to Kiss Someone Over the Phone),提供電話親吻的教戰手則。首先,要先確定你的心情能舒服自在地進行電話親吻,切勿做出令你自己尷尬的事。接下來,應在電話會談的恰當時機進行親吻,例如在說「我愛妳」之後。

而電話親吻的聲音很重要,你可以採取正常親吻方式,縮攏嘴唇發出親吻的聲音,也可以採用飛吻,發出「mwa!」的響聲。然後你就靜待遠方的甜心(Sweetheart )正面回應你的電話親吻。電話親吻的地點也很重要。你得好好考慮是否要在公共場所做這個「怪異」的動作。

要身歷其境的「遠距親吻」,就要充分利用物聯網、大數據,以及人工智能這三大技術了。首先要設計「人工嘴唇」的物聯網終端機制,製作觸覺感測器 (Sensor),能夠量測嘴唇壓上來的衝擊速度、溫度、濕度,以及吸吮的力道。這些收集的參數經由物聯網,啟動遠方人工嘴唇致動器(Actuator),讓對方能身歷其境,感受您的親吻。

親吻時人類的12組唇部肌肉和17組舌頭肌肉會出現緊張狀態,要將這些肌肉變化呈現於致動器,有相當的技術難度,因此需要大數據的收集,經過人工智能的修飾,達到親吻機制虛擬實境(VR)的效果。在親吻感測器端,還會記錄您遠距親吻的過程,提供重播。藉由大數據技術,咱們可收集劉德華或布萊德彼特(Brad Pitt)的親吻,那可是諾貝爾獎級的發明。

遠距親吻,即使沒有對象,也可獨自實施,有益健康。其優點甚多,能防止皺紋(接吻時促進血液循環,令皮膚更光滑)、幫助減肥(每一次接吻20秒,可消耗體內12個卡路里),以及止嗝(接吻是治療打嗝不止的有效方法)。

現為交通大學資工系終身講座教授暨華邦電子講座,曾任科技部次長,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興趣為物聯網、行動計算及系統模擬,發展出一套物聯網系統IoTtalk,廣泛應用於智慧農業、智慧教育、智慧校園等領域/場域。興趣多元,喜好藝術、繪畫、寫作,遨遊於科技與人文間自得其樂,著有<閃文集>、<大橋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