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工研院-資安論壇
電子時報行動版服務

後疫情時代的約會

林一平手繪之林徽音。

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大家紛紛採用視訊方式交流。最大的好處是,開會中關掉攝影機,不見得要露臉。而後新冠疫情時代的約會,資通訊高科技更可扮演媒介角色,幫助男女傳情。

自從行動電話發明後,就流行所謂行動約會(Mobile Dating)的服務,讓孤男寡女可以聊天、可以「flirt 」(調情)。早期通訊頻寬不足,無法視訊,雖然見不到面,卻可想像對方的萬縷風情。如果以電話約談女孩子,話不投機半句多,掛斷電話就是啦,不必羞愧的抱頭鼠竄。而平時無法面對心儀女孩的,也可藉由電話,可以不露臉的侃侃而談。

您也可以利用行動電話的Line或簡訊傳情,反正不是當面說,露骨一點的表白亦無妨。正攻法如:「我的心已給妳,哦,親愛的,把妳的心也給我吧,我們把兩顆心鎖在一起,扔掉鑰匙。」您也可以裝可憐的道歉:「我很抱歉,每次因妳靠近而開心微笑。對不起,我忍不住愛上妳。」得罪女朋友,拒接您的電話時,也可Line她或送上一封簡訊:「我曾犯錯,但這些錯誤已成過去,我對妳的愛卻是長長久久,雖然我們之間因誤會產生距離,妳永遠有打開我心扉的鑰匙。」

不過,資通訊技術偶而會凸錘,Line或簡訊並不保證一定會送達您的愛意。掉簡訊的事件偶爾會發生,不少人跳腳,投訴消保會。為此,我還曾被行政院消保會找去和電信業者協調呢。

其實簡訊送不到,有時怪不得電信業者,當中原由說來話長,感興趣的讀者請參閱拙著《Cost Analysis of Short Message Retransmissions》,該文發表於IEEE Transactions on Mobile Computing,當中有舌燦蓮花的數學推導,保證頗有看頭。不過遺憾的是,再漂亮的數學式子,也救不回寄丟的簡訊情書。更慘的是,行動電話的軟體若凸錘,會亂送訊息,造成誤會,百口莫辯,更是害人不淺。

民國初年的才女林徽音(後改名林徽因)曾以電報進行「群播」 (Multicast)。1924年,林徽音留學美國,寂寞難耐, 發電報給徐志摩,傾訴自己孤單苦悶。 徐志摩大喜,以為是「把妹」的大好機會,次日一早就回復電報安慰她。電報局的員工看了說:「先生,今天早晨已經有四位先生給這位女士打電報了。」

原來,林徽音給好幾個男人發了同樣內容的電報。因此徐志摩只是林徽音「群播」的其中一個對象罷了。徐志摩、林徽音,以及陸小曼之間的關係糾葛不清,在民國初年製造不少新聞。而林徽音這種發電報裝可憐的做法,也常發生在今日的社群網路。

在網站的聊天室往往有人假裝生病或偽稱經歷人生磨難,以博取網友們的同情。這種行為有一個醫學專有名詞來描述,稱之為「吹牛男爵互聯網症候群」(Münchausen by Internet;MBI)。這種現象是很值得深究的議題,是跨越網通及社會醫學的研究。在後新冠病毒時代,像林徽音這種MBI患者,只要有多部電腦,一定會同時視訊開好幾場約會。

現為交通大學資工系終身講座教授暨華邦電子講座,曾任科技部次長,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興趣為物聯網、行動計算及系統模擬,發展出一套物聯網系統IoTtalk,廣泛應用於智慧農業、智慧教育、智慧校園等領域/場域。興趣多元,喜好藝術、繪畫、寫作,遨遊於科技與人文間自得其樂,著有<閃文集>、<大橋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