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RI
訂報優惠

比特幣十年回顧

  • 林育中
加密貨幣去中央化的主題與國家主權的基本衝突短時間內難以解決。在二者之間找到妥協之前,衝突碰撞還會持續發生。(圖片來源:Pixabay)

比特幣自2009年問世,迄今近10年,目前的評價毀譽參半,但是已經開始影響這個世界的運作。

去年9月大陸首先禁止比特幣在大陸的交易;蘇俄在今年1月出檯了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法規,但是普丁(Vladimir Putin)決定發行自己的CryptoRuble,加密貨幣法規只是替CryptoRuble鋪路;愛沙尼亞計劃透過首次代幣發行(ICO)推出政府支持的名為Estcoin加密貨幣;日本則在去年由瑞穗金融集團和日本郵政銀行倡議JCoin,預備在2020年東京奧運正式啟用。

各國對加密貨幣表面上反應不一,但實質上都是意識到它的存在對現行法定貨幣(fiat currency)可能的影響,採取了不同對策。

市場方面,去年底1比特幣達到兌19,171美元的高峰,此後一路下滑在今年4月觸底,跌至6,630,目前又反彈至9,000以上。有些分析師認為機構法人將開始介入此一市場,市價可能會走得比較平穩。

但是甫開完的台積電法說會下修公司全年美元營收成長至10%,原因之一是對於近來很夯的虛擬貨幣挖礦業務,台積電認為還有些不確定性因素。市場面從不同的面向觀察,結論很不一樣。

加密貨幣營運至今,首先浮出檯面的問題是電力供應需求驟增以及與其織結的碳排放問題:加密貨幣挖礦年度所需的電力比阿富汗、克羅埃西亞、肯亞、巴拿馬加起來所能供應的電力還多。而其年排碳碳量高達29,000仟噸,是阿富汗一個國家的3倍-這一切都是為了執行一無所用、又變得日益困難的哈希演算法解題。

這高耗電又佔晶片產能的唯一理由是比特幣挖礦所採用的區塊鏈驗證體制為工作證明(proof of work)。現在有些其它加密貨幣已改採其它的驗證體制,譬如權益證明(proof of stake),可以減少電力消耗,但是在未經大量使用之前,其它優缺點還有待進一步驗證。

做為通貨,除了洗錢的用途外是失敗的。它被限制的發行數量跟不上經濟發展的速度,幣值的起伏劇烈,無法儲值,也難以用於交易。所以它目前存在的形態比較像是資產,而且有變成鬱金香的風險。

最後再回到前述的國家或銀行發行加密貨幣的議題。比特幣的初衷是要去除信任平台(trust platform)的支撐而達到去中央化(decentralize)的目的,由國家或銀行發行加密貨幣就與原先加密貨幣的設計意圖大相逕庭。

但是加密貨幣如果真的成為交易流通的貨幣,則各主權國家最在意的主權之一-發行貨幣-將被剝奪殆盡,而發行貨幣的權力不只是政治的主權,而且有實質的經濟效益。中央銀行的主要任務之一是要維持貨幣的流動性(liquidity),在經濟不景氣甚至蕭條時,能以發行貨幣、借貸給銀行、收買資產、調整雙率等作為來扭轉經濟頹勢,這些手段就是需要發行貨幣的能力來支撐。

技術的問題比較容易進展,加密貨幣去中央化的主題與國家主權的基本衝突短時間內難以解決。在二者之間找到妥協之前,衝突碰撞還會持續發生。

現為DIGITIMES顧問,1988年獲物理學博士學位,任教於中央大學,後轉往科技產業發展。曾任茂德科技董事及副總、普天茂德科技總經理、康帝科技總經理等職位。曾於 Taiwan Semicon 任諮詢委員,主持黃光論壇。2001~2002 獲選為台灣半導體產業協會監事、監事長。現在於台大物理系訪問研究,主要研究領域為自旋電子學相關物質及機制的基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