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第四代半導體:氧化鎵
最近氧化鎵半導體被討論的熱度是非常高,還有人稱之為第四代半導體,有別於第一代的矽(Si),第二代的砷化鎵(GaAs)及磷化銦(InP),第三代的碳化矽(SiC)及氮化鎵 (GaN),究其因除了本身具有寬能隙 (wide bandgap)的特性外,另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氧化鎵半導體在技術上,可以使用傳統單晶成長的方式,製作出直徑6英吋的晶柱(ingot),這是在第三代半導體中所無法實現的,這對於未來不論就成本以及元件特性,都有著莫大的助益。
我個人並不十分認同用第幾代來區分半導體,因為這有取代的意義,而很明顯的,這裡沒有誰可以取代誰的空間,矽仍是最重要的半導體,所以充其量只能說是第幾類的半導體罷了。這樣的分類,主要是以半導體的能隙為依據,到了第三代的能隙,氮化鎵為3.4 eV(電子伏特)、碳化矽為3.3 eV,遠高於矽的1.1 eV。能隙越寬,半導體能夠忍受的電場強度就越大,也就是元件能夠在更高的電壓下工作。而氧化鎵的能隙達到了4.9 eV,這對於電源功率轉換上是一大優勢。然而單憑此寬能隙的特性,就能夠無往不利了嗎?
為什麼Intel要買GlobalFoundries?
看產業中的大事件,特別是像英特爾(Intel)這樣的龍頭企業,不能單只從個體經濟的觀點來看,要放在產業脈絡中,看競爭策略兼看總體經濟。
英特爾2020年營收779億美元,相較於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的562億、台積電的455億仍然是產業龍頭。但是從淨利來看,三者分別是209億、150億、193億,差別不大。再考慮英特爾是個整合元件公司(IDM),利潤的創造還包括設計產品所創造的價值,扣去這部分,製造所創造的價值明顯落後了。
降低自駕技術資料成本
前面的文章提到Tesla之所以能拋棄雷達(Radar)或是光達(LiDAR)而使用全視覺的技術,其中一個要素是使用大量的訓練質料來提升「感知」以及「預測」能力。另一個自駕團隊Lyft Level 5近期研究也發現足夠的訓練資料可以大大提升自駕品質:在預測的工作上如果訓練資料由10小時提升為1,000小時,每1,000英里自駕出錯機率會降為11分之1。訓練資料在自駕上扮演了關鍵的角色,特別是目前的演算法都採用了以深度學習為基礎的架構。
更新了自駕智慧模型設計後,如何評估效能?最直覺的方式就是開車子上路測試。但是這樣的方式很不符合經濟效益,測試的時間冗長、風險太高、而且中間出錯的狀況很難複製追蹤。所以目前大多使用行車紀錄或是(3D)行車模擬器,作為訓練或是測試資料(場景),而且大部分都是混合搭配。
「教堂」的蘭達
我實作物聯網平台IoTtalk,設計一個機制,很適合執行蘭達函式(λ-function)。對於「蘭達」,我一直情有獨鍾。
在1986年9月,我在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接觸到第一堂計算機理論課。授課教授Paul Yang一直提到「教堂的蘭達、圖靈的機」,彷彿是江湖黑話,幫派切口。左顧右盼,四周的白人同學聽得津津有味,談笑有鴻儒,頻頻點頭,我則是一頭霧水,猶如雞立鶴群之白丁,也不敢發問,怕鬧笑話。
白宮百日報告中的半導體產業
美國白宮的國家安全及經濟兩個委員會,日前共同發表攸關美國未來競爭力的產業鏈報告,內容涵蓋了半導體、大容量電池、關鍵礦物及材料與生醫製藥這四大領域。半導體供應鏈是相當的複雜且國際化,據統計,要能做到最終產品給客戶,半導體IC就得在不同的國界上,走過七十回。
美國與中國兩大世界強權,其所發表的計畫或報告都是有相當的針對性。白宮這份半導體報告,就產業競爭的角度而言,明顯是衝著中國而來。中國在第一期的國家半導體基金投入了210億美元,第二期又準備投入290億美元的資源。而地方政府的投入,預估在2015~2025年間約為1,450億美元。這些資金的投入,對美國產生了巨大的威脅。中國在十三五計畫中,提出了「中國製造2025」,提出在半導體領域的自製率在2025年要達到70%,但是在2020年卻仍只有16%。
軟體吃掉硬體的自駕技術
隨著自駕技術的發展,許多的團隊把技術的眼光專注在可擴展性(scalability)上,希望將技術轉換為自駕產品時,能具有合理成本,如硬體穩定度高、價格可以被市場接受、在可見的時間內獲利,以及能以低人力或時間成本,轉移到不一樣的場域或國家。如為無人計程車(robotaxi)開發的自駕技術可以使用在個人自駕車,或是在舊金山通行的自駕能力,也可以無痛在台北使用。
可擴展性確保所開發的技術不是在封閉場域內的概念展示,而是扎扎實實的成為被大眾使用的商品。這當然是非常大的挑戰,特別是自駕技術四大模組中的「感知」與「預測」,如何穩定的調適在不同的場域中,善用高性價比的硬體。而軟體(智慧技術)在這個面向扮演了關鍵的角色。
打造城市級虛擬電廠 政府、民間需攜手強化能源韌性
面對氣候變遷,台灣大眾需要有更全面的防治思維及具體的手段。台灣過去兩個月先後面臨嚴峻旱情與疫情升溫等多重因素,屢屢刷新用電紀錄。由於台電過往採「負載追隨」的電力調度機制,即「需求端用多少度電,台電就發多少度電」的特性,使民眾的防治思維被框限在「既然用電量高,那就趕緊蓋更多電廠」的概念,但建置電廠真是唯一解方嗎?
用電塞車 所以要蓋電廠?
後疫情時代的約會
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大家紛紛採用視訊方式交流。最大的好處是,開會中關掉攝影機,不見得要露臉。而後新冠疫情時代的約會,資通訊高科技更可扮演媒介角色,幫助男女傳情。
自從行動電話發明後,就流行所謂行動約會(Mobile Dating)的服務,讓孤男寡女可以聊天、可以「flirt 」(調情)。早期通訊頻寬不足,無法視訊,雖然見不到面,卻可想像對方的萬縷風情。如果以電話約談女孩子,話不投機半句多,掛斷電話就是啦,不必羞愧的抱頭鼠竄。而平時無法面對心儀女孩的,也可藉由電話,可以不露臉的侃侃而談。
京都企業與隱形冠軍
京都歷史悠久,也塑造了京都人內心的自豪與自負,認為模仿別人是件羞恥的事,創新成為京都人的普世價值,甚至「抱持批判精神」為不少京都高校的校訓。這對於向來強調以和為貴日本大和民族,是相當的突出。京都同時也在長期皇室貴族的文化薰陶下,養成了精緻的匠藝精神,這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清水燒及西陣織。在此時空環境的薰陶下,孕育了特有的京都企業。
不久前,《DIGITIMES電子時報》黃欽勇社長曾寫過一篇討論「隱形冠軍」企業的專文,內容揭櫫了隱形冠軍的幾項特質,包括了不求知名度,但是產品佔有率在全球分眾市場的前三名;客戶以龍頭企業為主,並頻繁地接觸客戶,充分理解客戶現階段及未來的需求;要求高回報的財務數字,人事精簡且流動率低。同時隱形冠軍也不會以傳統的思維來定義市場,它會在產業鏈上找到最有利的價值主張,並將其做到極致。
2021/7/2
夏鵬飛
疫情襲台 企業如何數位轉型?
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已被廣泛認為是2020年的黑天鵝事件,最終迫使許多公司和產業重新考慮如何轉變其營運模式,以實現更靈活,分散式的營運, 以及適應市場變化的靈活度。數位轉型是關鍵性的推動力。
疫情給業務營運和我們的生活方式帶來的破壞程度是前所未見,然而,其對不同產業的破壞程度不盡相同,造成這種差異的一個主要原因是每個產業的性質以及該產業可以支持其員工在家工作的能力。在這方面,IT產業、通訊和媒體領域的公司可能已有更好的準備,以應對疫情危機,因為他們最有可能是已經在使用新一代數位技術,來支持其工作和營運的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