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漫步曼谷(一):足跡窮盡處,想像啟程時

  • 黃欽勇

我們這一代人,對於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應該記憶猶新,而掀起風暴的正是歌舞昇平的泰國曼谷。亞洲金融風暴的前夕,當時擔任泰國國會議員、也是前總理察猜(Chadchart)親信的Pirot透過外交體系的安排到資策會MIC找我,想確認泰國是否可以繼續8英吋晶圓廠的投資計畫。

金融風暴前夕 無可奈何花落去

我列舉泰國不適合投資這項計畫的諸多原因,週末隨即被邀到曼谷,向前總理、幾位部長與十多位政經界領袖說明看法。那場演講,不僅成功說服泰國放棄投資計畫,也承接了MIC第一個海外顧問合約。之後,金融風暴發生前的幾個月,我幾乎每個月都到曼谷,並促成了泰國以副總理級的待遇邀請江丙坤先生訪泰。當時同行的還有施振榮、果芸、呂學錦等前輩,我們都透過了這個計畫,深度理解泰國當時的產業結構。

1998年我離開MIC創業,創業初期的艱辛,使我無力與泰國維持高層次的往來關係。這21年中,除了受勤業眾信(Deloitte)的老友顏漏有邀請,到泰國講過一次課,之後就再也不曾到訪。對我而言,這是個到處都喝得到椰奶的應許之地。

曼谷,曾經熟悉,如今卻有點陌生,20年前只有500萬人的曼谷,現在是個千萬人的大都會,您能想像一個膨脹了一倍的新都市嗎?她,留給我的印象還有哪些呢?如今產業從中國大陸外移他地,泰國還會是選擇之一嗎?這些答案我不知道,然而知道了,我還使得上力嗎?

18年後首訪 似曾相識燕歸來

藉著亞太軟協(ASOCIO)的平台,中華軟協與世界軟協理事長邱月香安排我上台講話,並介紹台灣與各國合作的模式。台灣產業實力堅強,從半導體、電腦到各種智慧應用,都可以是各國的合作夥伴,只是台灣限於國際政治環境,政府官員要參與這種大型活動有一定的困難。此次前往曼谷是相隔18年後的首訪,一方面參與智慧城市高峰論壇(Smart City Summit & eGovernment Forum),一方面也記錄活動與台灣之間的關係。

連著兩天在曼谷國際會展中心舉辦的這場盛會,由泰國ICT產業協會(ATCI)副主席Bunprasit主持,會議前與主辦機構以及同台講師之間的互動,是暢談合作機會的最佳時機,而台灣擁有的各種解決方案,正是各國業者最需要的戰略合作夥伴。

Bunprasit自己以太陽能智慧電網為主業,他分析太陽能產業已過度投資,倒是背後的能源整合計畫可以是下一波商機所在。我提示各種智慧城市相關應用,背後仍須有硬體的配套。舉Tesla為例未來可能會有上百家Gigafactory,因此包括泰國在內的新興國家,最好的產業發展模式是各自發展本土的服務方案,在電動車、車聯網形成過程中提供配套的服務。其次,以綠能產業為例,泰國可以邀請台灣具建構軟硬體整合能力的公司共襄盛舉,諸如中華軟協旗下的大世科以及研華、台達電都有類似的解決方案。

貿易戰亂局時 乘風萬里起鵬摶

我也透過泰國科學園區總經理Suwipa Wanasathop得知,他們經營科學園區的取經對象是新加坡裕廊科學園區,而不是新竹園區,多少讓人有些遺憾。

泰國將在最近主辦東協國家的科學園區年會,台灣基於政治理由並未受邀,但很可惜的,在中美貿易大戰這個關鍵時刻,正是找台灣最好的時刻,可惜台灣忙著大選,讓這裡的人躲躲閃閃,就怕捅到馬蜂窩,台灣拓展國際舞台的空間、機會都遠少於其他國家,若不主動出擊,就無法善用台灣優勢,並創造產業界的商機。

在年會中與我同台論證智慧城市發展戰略的是新加坡科技工商協會(SGTECH)執行董事楊時杰,主持人則是泰方Strategy & Evaluation Department的派拉蓬博士(Dr. Peerapong Sirikasem)。無論是私下三人的溝通,或者在大會論壇面對所有聽眾的現場,我都強調,ICT產業正從個人電腦、行動通信時代走向萬物聯網時代,「時機」是最昂貴的資產,一旦錯過,就成為數位時代的後段班,而台灣就是各國加速發展的最佳夥伴,任何殘缺的產品線、應用流程,幾乎都可以在台灣找到對應的機構。

針對智慧城市幾個重要的方案,我先提到以高速公路、城市捷運體系這種封閉型的場域為核心,嘗試建構以5G/8K為核心的應用方案。這些應用方案必須與庶民經濟相連結。所有的科技、產業、經濟政策,如果不能與在地優勢連結,都是空中樓閣。

我與楊時杰、派拉蓬談到聯手台北、新加坡、曼谷聯手進行地鐵系統智慧應用方案調查的可行性。台北捷運有117個車站,曼谷大約40個車站,除了地理優勢之外,曼谷公共交通系統已經不可同日而語,相較於20年前僅有兩條高架橋,現在的曼谷已經完成立體化的交通建設,捷運系統與台北的文湖線一樣,採取高架的中運量系統。

中餐餐敘時,我與馬來西亞代表iTrain Asia的執行董事邱誼輝比鄰而坐。邱誼輝的企業以電腦教育為主業,正將業務重心放在人工智慧(AI)等新興領域上。他表示與台北的人工智慧學校有過聯繫,但還沒有進入實務運轉的階段。

我表示人工智慧學校的執行長陳昇瑋是我熟識的好友,也簡介該校培育人數已超過5,000名,與台灣的人工智慧學校合作會是個正確的選擇,還可以思考的策略是針對每年5,000名到台灣唸書的馬國僑生體系,提供專屬的培訓機制,這樣能更有說服力地呼籲台灣政府支持。

在大會正式議程和接待派對上,我還見到了來自印度、孟加拉、南韓、日本、馬來西亞的代表。產業界的網路,談的都是硬碰硬的商機,很多人願意放長線釣大魚,但政府機構希望「立竿見影」可以訴諸國人,或「計畫內」可以呈報的工作成果,兩者之間的落差很大,能有交集,純屬巧合!

這次能夠成行,是我以中華軟協首席顧問的名義受邀與會。謝謝邱月香理事長的安排,我才能坐在台上為台灣的產業界講幾句話,而費用是來自工業局的計畫經費,我希望這是將民間力量導引到公協會的運作模式,也希望重啟我們與新南向國家另外一條可能發展的合作路線。

另一方面,外館與經貿界少有交集,穀倉效應(Silo Effect)讓政府不容易用到產業界的力量,非常可惜。台灣現在派駐泰國的代表童振源是行政院前發言人,他出發派駐泰國前一天曾找我請益,童大使很謙虛,也希望善用產業界的力量,協助與泰國產經界在各方面的合作機會。

泰銖升值 泰國將擴大國內基礎建設

泰國總理府首席經濟副秘書長Kobsak指出,泰銖從2019年初至今已經升值5~6%,泰銖對人民幣的匯率,從2016年的6:1升值為4:1,因此導致泰國出口衰退,2019年第1季的出口成長率為-4%,第2季為-4.2%,估計2019年的GDP成長率約在2.7%左右,而其中仰賴貿易盈餘的比例將會下滑。

為了維持適當的經濟成長率,並善用泰銖升值的契機,泰國在努力吸引外資的同時,將會擴大內需建設,並做為吸引外資的配套措施。根據曼谷郵報的報導,台灣的台達電,日本的夏普(Sharp)、Sony都已經確認將在泰國擴大投資。

此外,泰國的電子商務市場也有穩定成長,根據泰國數位廣告協會(DAAT)的調查,2019年泰國數位廣告的市場將達201億泰銖,比2018年的169億泰銖成長19%。成長率雖然不如2018年的36%,但依然維持穩步成長的狀態(泰銖與台幣幾乎等值,很容易換算)。

2018年主要的商機來自汽車、通信與護膚產品,而2019年因市場尚在觀望5G手機的商機,因此數位廣告的第二大區隔,將來自護膚產品,通信產品將退居第三。而各大廣告載體中,Facebook預計可以貢獻57億泰銖,YouTube則有41億泰銖,兩者合計佔了將近一半的市場。

另一方面,2018年推特泰國用戶成長了30%以上,而整個亞太地區推特的用戶成長率也超過20%。對廣告商或工具用戶而言,人工智慧與Chatbot將是兩大必須被關注的新興技術。

為32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巧借東風》、《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西進與長征》、《出擊》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現任經濟部顧問、外貿協會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