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EVmember
Event

硬體供應鏈的核心價值再次被肯定

為維持NVIDIA在人工智慧領域的領導地位,NVIDIA除了以CUDA軟體掌握核心價值之外,因身上有台灣DNA,也不斷地強調其與台灣、台積電的淵源,另在實務上NVIDIA甚至還掌握了伺服器供應鏈的核心環節。

以H100的晶片為例,DIGITIMES在一年多前報導NVIDIA向SK海力士(SK Hynix)直接採購HBM記憶體的新聞,當時的市場需求讓我們知道「something different」,但不足以讓我們深度理解背後的情境。

NVIDIA以H100 PCIe的模組賣給各大伺服器品牌與雲端服務業者,這是我們常見的OEM模式。之後我們開始追蹤NVIDIA以PG 520 PCB的型號將主機板打板的工作交給鴻海,整個系統的組裝交給緯創。

NVIDIA以自己的品牌DGX System銷售到市場,甚至以DGX Cloud Service 的服務模式提供給微軟(Microsoft)、甲骨文(Oracle)這些大型系統軟體業者,並量身定做品牌服務工作。

NVIDIA提供一條龍的服務,根據客戶需求提供差異化的軟體與硬體架構供客戶選擇。在上游的台積電供應不足的情況下,NVIDIA在不同環節有更高的主導權,也讓其他競爭者望而生嘆。

誰在人工智慧的地圖與客戶的雷達上?

毫無疑問,在各種戰略配套下,就像台積電在晶圓代工業的實力一樣,NVIDIA建構了AI生態系的深溝高壘,競爭者很難越雷池一步。那麼這些深溝高壘到底包括什麼?

我們必須瞭解過去英特爾(Intel)、微軟、蘋果(Apple)創造的模式,也許不會在短期內被推翻,但毋庸置疑的這些傳統運作模式正在被改變,影響力也在削弱中。

從前科技巨擘會先掌握發展平台,這個平台會與用戶共構、發展,一旦到了規模之後,特別是針對企業用戶的需求連結雲端的服務。這種經營邏輯之下,代工廠照表操課,除台積電先期布局次世代技術的能力之外,多數供應鏈的廠商只是陪襯的角色,而品牌商的價值也在式微。

這完全是符合資本主義、美式、西方成功企業的經營邏輯,甚至可以說,AI新時代的特色就是壟斷!

但擁有亞洲人DNA的NVIDIA大不同,黃仁勳動輒強調NVIDIA與台積電的關係,而一年跑台灣三、四次的頻率,也是世界級企業領袖罕見的例子。我相信他不是回台灣吃麻花捲或眷村菜,他回台灣是綁樁來的。

除台積電之外,黃仁勳需要鴻海、緯創、技嘉這些重量級的製造大廠,確保整個供應鏈可以與他的總體戰略相匹配,而這個系統短期內很難出現在其他的國家。

強大如蘋果、微軟、亞馬遜(Amazon)、Google這些公司,在台灣都有強大的團隊,但NVIDIA絕對是極少數真正理解台灣優勢,並且真正將供應鏈整合在自家經營架構中的超重量級企業。

為擁有近40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矽島的危與機》、《東方之盾》、《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