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1018

大巧若拙的荷蘭

  • 李文豪
荷蘭人或許不聰明、也不勤奮,但他們Do the Right Things,沒有Under Table。這便是Efficiency vs. Effectiveness的最大差別。

清晨3度C微凍,站上14米小船的頂蓬甲板,一望無垣。最驚訝的不是沿途的綺麗,是意外發現河道的水面竟然比兩旁悠閒地啃著牧草的牛群高上一截,好個登高望遠!

進出荷蘭N次,記憶裡只有機場、公司、客戶,4月底友人邀約租船水路遊荷蘭,順道到Keukenhof賞花?好啊,吃住船上,隨性停泊,看看不一樣的荷蘭。

花季期的Keukenhof百萬爭叢、煞是驚豔,拍掉了兩顆電池,只是大概不會有興緻再去了。但,我還想再走訪一趟水路上匆匆一瞥的小鎮,細細品味那些在海平面下猶自在生活的Lifestyle。

有一天,停泊在Vecht河畔一個叫Weesp的小鎮。繫泊好船,來收停泊費的碼頭管理員:「Where are you from?」「Taiwan」「Oh, the better part of China!」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形容我們,而且是來自一個小鎮的初見面,對我,那是當天最好的小確幸了。

旅途末段駛入不太像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原來Amsterdam=Amstel River's Dam,哈∼我亂猜的),正好碰上滿城橘色的國王節狂歡,不免俗地啤酒、音樂、煙草,外加這輩子怕是不會再用的一條橘色圍巾。約了畢業後就沒機會再碰面的老同學,我們是高中3年+大學4年的難得,當年警察會抓的第一場舞會就在他家辦的。他是T公司在荷蘭的掌櫃,單車生活過得健康愜意,我笑說第一名的工作太輕鬆了,只要專心欺負第二名就好,他點頭稱是。

知道我喜歡帆船也愛海鮮,同學開車帶我到北荷蘭的Volendam,俗稱北海漁村。那裡早已不是靠海的漁村,荷蘭人用20年的時間,把一個像舊金山灣的內海圍起來,慢慢撒種淡化變成內湖,填成觀光地、度假區、遊艇碼頭、帆影點點…卻看不到一粒水泥消坡塊。一路遊來比地面高上一截的河道也是,堤防上只有樹木、土堤、木樁、水鴨,偶有釣客、單車,沒有水泥!

在荷蘭4年的同學有點激動地告訴我:「荷蘭人不聰明、也不勤奮,但他們Do the Right Things,沒有Under Table」,我回應:「這便是Efficiency vs. Effectiveness的最大差別吧?就像帆船靠風吃飯,沒經驗的船長常常是有Speed、沒有Velocity」「哈,正是!」

聯合國發表的全球幸福樂居報告裡,戶戶開著大窗,沒有鐵窗,窗前一定精緻地佈滿花草的荷蘭小國在2017年超越加拿大攀升到第六名。不禁會想:這樣一個人口、土地、甚至連GDP都跟台灣差不多,大部份生活在海平面下的小國,跟處處追求Efficiency & Speed,緊抓著美國+中國泱泱大國思維的台灣有什麼不同?思緒不免又飄到最近熱門的前瞻計畫…

Are We Doing the Right Things?

(照片提供:李文豪)

台大電機系1981年畢業,獲東京大學電子工學碩士及博士班肄業。曾於工研院材料所、專利法律事務所任職,後陸續於產業界及投資界服務,包括擔任三家上市櫃公司總經理並帶領其中兩家上市上櫃,曾獲第8 屆國家產業創新獎(軟體網路組)。現為日本創投基金合夥人,關注數位醫療及LifeStyle領域。私領域喜好音樂、攝影、咖啡、單車、賞鳥、帆船等,執照在手樂趣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