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DWebinar0713
DFourm0708

A Thousand Cuts:以生命為賭注的一場對決

受邀到松菸電影院觀賞這部關於2021年和平獎得主Maria Ressa的紀錄片。這位在美國長大的專業媒體人,選擇父母親的故鄉菲律賓,做為她面對政府勢力的戰場。不久前到挪威領取諾貝爾和平獎的Maria Ressa,個子嬌小,語意堅定,非常值得尊敬,但台灣的問題是「新聞自由」嗎?

觀賞電影之前,不會錯過到誠品書局逛逛的機會,我們從熱銷區擺出來的書籍,大致就可以知道這個社會的品味了。有些好書,暢銷了一段時間還翻印再賣(看封面就知道了)。《燦爛千陽》、《追逐風箏的小孩》、《交會的所在》都是關於中亞地區政經社會的書籍,但我們的社會幾時認真談過中亞的問題呢?

太太不在,電影欣賞之後,我選擇從松菸走6.5公里的路,沿著基隆河河濱走回家。路過饒河街夜市,買了個胡椒餅當晚餐,回到家已經是七點了。心裡頭有很多感想,我用88度的水溫,手沖了一杯哥倫比亞藝妓咖啡,在電腦上記錄我的心得。

「We will hold the line」是這位記者的訴求,如果不讀書、不思辨,那麼新聞的「線在哪兒呢」?Maria Ressa不斷的說「We will hold the line」。勇者不懼,了不起,但唯有智者不惑。

電影結束之後,主辦單位有場座談會,中國出生,在香港工作了15年的一位記者,勇敢的說出「她已經看不清楚香港那條線」了,現在香港人面對的是潮水般湧來的洗版訊息,應該是「普世價值」的線已經模糊不清了。模糊的是「線」對面如果是一大群被洗腦的群眾,那又該如何呢?

呼應美國,為了支持自由民主社會獨立的媒體第四權,政府也捐助100萬美元給類似Rappler這樣的中立媒體組織。參與座談的台灣資深媒體人呼籲,政府應該捐助1,000萬美元給台灣的中立媒體組織。1,000萬美元夠嗎?如果沒有一套運作機制,1,000萬美元根本不夠用。

我創業的前兩年,虧了快2億元,這還是24年前的行情,1,000萬美元能做多少事呢?錢用完了,繼續跟政府要錢嗎?那麼喊著黨政軍退出媒體圈的訴求,是不是會再度面對考驗呢?

其次,如果錢從政府來,那麼中央社、公廣集團的角色是什麼?沒有可長可久的組織運作機制,這些努力都是枉然;如果我們只能用別人的方式思考,那「民主」真的是個奢侈的擺飾!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東方之盾》、《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