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DWebinar0824
Automation

臨淵羨魚,還是退而結網?

近年台灣半導體出口總額與中國市場比重

看到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到南韓進行國是訪問,第一站就去參訪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的3奈米工廠,台灣人,或台積電羨慕嗎?相較於南韓在國際社會上動見觀瞻,甚至左右大局,對台灣產業界而言是福,還是禍?

同行的美國商務部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說,美國尖端晶片有70%來自台灣,其實中國的比重更高。根據財政部統計,2021年台灣半導體的出口總值為1,555億美元,其中出口到中國、香港的金額高達937億美元,比重高達60%,這是個國安問題嗎?是的,不僅對美國是國安問題,對台灣、中國都是國安問題!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不必羨慕別人,倒是如何以自己的優勢,找到大家都贏的最大可能性,卻是智庫機構無可旁貸的責任。

從川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內閣與國安團隊推敲,大概可以知道美國對中政策的鴿派來自華爾街,他們追求最大的商業利益。美國前財政部長亨利鮑爾森(Henry Paulson)在《Dealing with China》一書中,詳細記載他與中國高層打交道的經驗。

華爾街背景的專家,談的是如何從國企民營化、網路巨擘到美國上市的商業利益,我們不能否認蘋果(Apple)基於龐大的商業利益,將用戶的資料存放於中國的資料中心,而無法進入中國,或者受到限制的Google、Facebook、微軟(Microsoft)不至於口出惡言,相對保持距離,但沒有企業願意放棄來自中國龐大的潛在利益,他們多數屬於鴿派。

鷹派很多是長期研究中共的中國專家,博明(Matt Pottinger)、納瓦羅(Peter Navarro)、班農(Steve Bannon)等,深知與中國的對抗不僅是關稅等這些工具而已,他們認為中國長期收買學者、媒體,甚至提供特定對象的商業利益,因此美國與中國的對抗,必須從社會底層開始布局,輿論就更加重要了。

強硬的鷹派也分成兩種,一種認為中國的未來自己會找到出路,但絕對不能讓中國威脅美國的國安與利益。另一派則是認為中國的問題在中共,要讓中共垮台,國際社會才會長治久安。

美國良性競爭觀念與中國的「鬥爭」之間有極大的差異,就像俄羅斯一樣,他們的認知是如果無法打敗對手,終究有一天會被打敗。「共存」是種夢想,鬥爭才是常態。由於基本的理念不同,歐巴馬(Barack Obama)擁有「Deal with China」最好的時機,但顯然錯過了。

現在台灣有一把好牌在手,南韓、日本也動見觀瞻,但得結合政治、經濟與產業專家綢繆台灣的產業戰略,因為這是國安議題。我想起一句話:「別在意手上有幾張好牌,得注意遊戲規則改變了沒?」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東方之盾》、《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