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零規則:Netflix的成功法則
Netflix是近幾年來竄起的影音串流服務平台與內容的提供者,目前全球擁有兩億付費的訂戶。它由早期郵寄影音光碟的服務,到由網路下載,以至於提供自有的影音內容,到自製影集、影片等,已成為提供線上內容服務與內容製作的國際巨擘。
比爾蓋茲在1996就說過 「Content is King,內容是王道。」後人又加了一句「But, distribution is Queen」Netflix就是集內容與配送於一身的科技創新公司,同時也是求職者最想要進入公司排行版的首選。Netflix不僅在英語系國家大行其道,在非英語系的國家也不斷地開疆闢土,與在地的影音業者充分合作,甚至開拍以當地為素材的影片。Netflix在台灣與霹靂布袋戲簽約,在其平台節目中放置《刀說異數》,也就是說全球的訂戶,都可以看到來自台灣的素還真。
馮.布勞恩範式與6G通訊
2021年1月24日SpaceX小型衛星共乘計畫(SmallSat Rideshare)以獵鷹9號火箭將143顆來自各國家機構的小型衛星(包括台灣的兩顆立方衛星玉山、飛鼠)送上天際,締造史上同時發射最多有效載荷的紀錄。而Elon Musk更宣佈攜手太空旅行公司Space Adventures,預計將利用載人飛船(Crew Dragon)承載4名旅客繞行地球軌道,最快2021年底就會實現。我感覺到,「馮.布勞恩範式」(von Braun paradigm)終究會被Musk實現。
1994年,政治學家Dwayne A. Day創造了「馮.布勞恩範式」一詞來表達他反對NASA載人航太的長期戰略。他認為載人航太的長期戰略在政治上付出了幾千億美元自殺式的代價。阿波羅計畫後NASN提出宏偉的太空計畫,卻只完成目標的縮小版本:一個有翼的、可重複使用的太空梭。
資通訊的玄學:心血來潮
林一平/椽經閣
我輩研究無線通訊技術,最高境界進入玄學,會渴望研究「心血來潮」。心血來潮是推進(Push-based)的應用,有特定事件發生時,會自動感應回報。這是《道德經》所說的「不規於牖,以知天道」。
創意始終來自於人性
今日政府大談創新創業,然而大部分創業由工程師主導,創意往往忽略人性,要做出成果並不容易。時尚女王香奈兒(Gabrielle "Coco" Bonheur Chanel)說:「流行不斷推陳出新,惟有風格可以歷久彌新。」換言之,要創新首先要有自己的風格(Style),吸引客戶的認同。然後在此風格下,不斷推陳出新的想出有創意的風潮(Fashion)。
蘋果的iPod、iPhone,以及iPad正是在同一風格下的不同風潮。香奈兒的香水系列亦復如此。創立香奈兒香水風格的第一個風潮是香奈兒No.5,賣出上千萬瓶。1954年夢露(Marilyn Monroe)被問到穿啥睡覺時,她回答:「只有幾滴No. 5。」夢露的說法實在太有創意了,成為香奈兒香水的最佳代言廣告。香奈兒又說:「想要無可取代,就必須時刻與眾不同。」這正是創意的奧義啊!
從打字機到鍵盤的輸入方式
手機的輸入(Input)承襲傳統電話設計,自然是阿拉伯數字的鍵盤。而要發展行動數據服務,就必須有英文字母輸入,甚至是中文輸入。而輸入裝置,則是傳承於電腦,將之鍵盤簡化。最早有打字鍵盤的手機是Nokia的產品,是當時最讓人驚豔的設計。剛推出時,第二代行動數據GPRS正要起飛,鍵盤成為行動數據應用的重要輸入工具。其實該鍵盤太小,不易使用。
打字鍵盤雖是手機的豪華配件,卻是電腦最基本的配備,這是向打字機借用的點子。打字機是密爾(Henry Mill)於1714年的發明。百年後休列斯(Christopher Latham Sholes)將之商業化。休列斯原本是美國密爾瓦基(Milwaukee)的報紙編輯。某次印刷廠的排字工人罷工,讓休列斯傷透腦筋,想要做出自動排版的機器,最後意外搞出商業化的打字機。
電腦程式與英文
我的英文很差,連帶寫電腦程式也變得困難,主要原因是,電腦程式是英美科學家模仿英文文法發明的語言,因此不會說英文就很難寫出好的電腦程式。因為語文能力差,我在美國留學時,學習和研究面臨困境,感到挫折,但以台大外文系教授顏元叔的「二度和諧」觀點視之,終可坦然面對現實。
顏元叔以文學打比方。他說: 「文學本身固然充滿趣味;可是,誰能說讀完《莎士比亞全集》,不是勞苦的工作?誰能說細讀彌爾頓的《失樂園》,開始不是辛苦的事?只是當你克服困難,化難為易,會有苦盡甘來的樂趣…我欣賞真正的樂趣,是苦盡甘來的“二度和諧”樂趣。」
三位女性密碼專家
女性在資通訊科技的貢獻,相當顯著。全世界第一位電腦程式工程師勒芙蕾絲(Ada Lovelace)是女性。二次大戰時,男性上戰場,很多運用電腦計算資料的工作由女性執行。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海軍密碼沙福(Laurance Safford)創辦了海軍密碼組織。沙福在美國海軍鼓吹解碼的重要性,在海軍的月刊《Communications Bulletin》放了猜謎遊戲,找到提供最佳解答的官兵,勸他們加入他的密碼情報單位。在他的單位有一位二十世紀初期美國最偉大的女性密碼專家(Cryptanalyst),名叫德里斯科爾(Agnes Driscoll)。她於1911年畢業於俄亥俄州立大學,先在德州的軍校教音樂,再到一家高中擔任數學老師。1918年她在海軍擔任文書上士(Yeoman)。由於學歷太好,長官就教她解密碼。1921年,赫本 (Edward Hebern)發明全世界第一部密碼機(Hebern cipher machine),宣稱以此機器加密,無人可破解。然而德里斯科爾本事高強,兩三下就將赫本加密的訊息解開。德里斯科爾被尊稱為X夫人(Madam X) 或海軍解碼第一夫人(the first lady of naval cryptology) 。
寫在全國科技會議之前的3項建言
四年一次的全國科技會議將於12月21~23日舉行,本次會議主旨在於人才價值與永續發展,而相關議程包括了人才與價值創造、科研與前瞻、經濟與創新、安心社會與智慧生活。而4年前的第十次會議主軸為打造智慧低碳、健康永續社會,而更早的一次則為強化學研產的有效鏈結。
我們國家的科技預算約佔全國GDP的3%,政府在2021年度所編列的科技預算是1,186億元,而來自民間事業單位的研發支出約為政府的4倍。以全球的標準而言,我們國家的科技預算佔比並不算低,然而大部分卻用於技術開發,使用於基礎研究的比例是偏低的,遠低於跟我們同級的國家如以色列及荷蘭。
電話亭的前世今生
資通訊技術演進,語音已IP化,線路交換的語音漸漸被取代,而和語音電話相關的配套措施也逐漸消失。最有名的是電話亭,但它並未完全退出歷史的舞台,其演進相當有趣,反映不同時代的社會現象。
公用電話或付費電話在貝爾成立電話公司的第二年(1878年)時,就開始提供服務。1883年後在旅館等場所的室內更設有豪華的付費電話亭。電話亭外有電話公司的服務員,負責在客人打完電話後收錢。為了對付打霸王電話,有些電話亭甚至有萬全的收錢妙招,亦即在客人打電話時,鎖住電話亭,沒付錢之前不開鎖,非要收到錢後才甘休放人。
量子計算的源頭—波爾叔叔
量子計算被認為是新一代的計算技術,其理論的源頭可追溯到丹麥人波爾(Niels Henrik David Bohr)。他被認為是20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好友們都親密的叫他「尼克叔叔」。
波爾早期的思想深受19世紀宗教哲學家,也是存在主義哲學之父齊克果(Soren Kierkegaard)的影響。齊克果寫了被稱為有史以來最長,也最隱晦難懂的情書《非彼即此》(Either/Or)給愛人奧森(Regine Olsen)。結果奧森離他而去,和別人訂婚,而《非彼即此》則變成現代存在主義的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