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量子計算的源頭—波爾叔叔
量子計算被認為是新一代的計算技術,其理論的源頭可追溯到丹麥人波爾(Niels Henrik David Bohr)。他被認為是20世紀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好友們都親密的叫他「尼克叔叔」。
波爾早期的思想深受19世紀宗教哲學家,也是存在主義哲學之父齊克果(Soren Kierkegaard)的影響。齊克果寫了被稱為有史以來最長,也最隱晦難懂的情書《非彼即此》(Either/Or)給愛人奧森(Regine Olsen)。結果奧森離他而去,和別人訂婚,而《非彼即此》則變成現代存在主義的聖經。
蘋果帶動的應用商店發展
在新冠肺炎(COVID-19)影響下,行動商店成為零接觸產業的寵兒,而行動應用App Store是其中的佼佼者。在蘋果公司的生態鏈中,最有創意的是一環是行動應用App Store,提供商場,讓賣家將軟體產品上架,而買家可經由iPhone (或iPod Touch及iPad)的iTunes付費採購。這種方式能吸引軟體業者、開發者、廣告主等相關業者加入,很有效的形成軟體商店相關產業生態,打破行動應用被電信運營商壟斷的局面。
蘋果公司的模式成功後,電信運營商慌了手腳,回神之後,馬上跟進,急起直追。在台灣,遠傳電信最早著手S Market,推動軟體商店至國外市場,而中華電信亦隨即投入手機軟體商店戰場,推出Android手機專用Hami App手機軟體商店,提出相關軟體上下架、付費、廣告機制。
量子科技顛覆ICT產業 台灣亟需政府帶頭跑
半年以前,如果有人詢問量子電腦何時能商業化,樂觀的答案是5~10年後。5~10年對於企業是個模稜兩可的陰陽界,過早投入嫌白燒錢,又擔心會晚別人一步,但是多數的企業怕是仍觀望再三。
近幾個月,產業界的對量子科技的看法驟然改觀。量子電腦中領先的量子位元技術有3:離子陷阱、超導體和光子,這也是2019年美國科學院量子白皮書提及的前3種量子位元技術。
半導體人才短缺 台、中、韓都怎麼解?
2020年兩岸的半導體產業發展都碰到了瓶頸,解決方式都指向人力資源政策。中國大陸在廣設微電子示範學院之後,將微電子改為一級學科;而台灣則籌設半導體學院。先說我的看法,這2種手段恐怕都很難解決目前所遭遇的困難。
先說中國。中國的學制分3級:學科門、一級學科、二級學科。學科門有十三個,譬如理學、工學等。學科門下再分一級學科,也就是中國本科的專業,像物理、數學等,二級學則為一級學科的再細分。用台灣的學院、系、所的分級可以約略類推了解。微電子由二級學科改為一級學科在中國是有爭議的,這違背了大學教育的一般信念,讓大學變成職業學校了。但是為了解決半導體產業人才缺口的燃眉之急,終於拍板定案。無奈這個改變恐怕無法解決半導體產業人力短缺的問題,於產業的長期發展也不一定有利。
魔術師背後的資通訊
我常被詢問,創意如何培養。我會舉例我們設計的物聯網「鬼屋」創意,小朋友進入其中,不小心碰觸物件,產生意想不到的互動,嚇得小朋友快樂的吱吱笑。
鬼屋的實作知難行易,說穿了只是智慧家電的變形,關鍵在於魔術般的設計,造成「智信」(Intellectual Belief)與「感信」(Emotional Belief)之間的衝突。這是哲學家甘德勒(Tamar Gendler)的理論:在我們科學理性的訓練下(智信) ,觀眾知道魔法是不可能的;但在更原始的情感層面上(感信),神奇的表演會引導人們「相信」魔術真正發生。
電子元件的「二」「三」事
電子元件的演進,要由燈泡的發明談起。
話說愛迪生(Thomas Edison)發明燈泡後,又很手癢的在燈泡中多放了一個電極,且灑了點箔片。然後他在這個電極加負電,發現箔片會翻騰漂浮。如果加正電,箔片則是不動如山,沒啥反應。愛迪生搞不懂這個現象,但是覺得可以利用這個現象來製成電流計及電壓計等實用電器,於是在1883年申請了一個專利,就是今日大家熟知的愛迪生效應(Edison Effect)。一直到1901年,在理查森(Owen Richardson)的研究之後,愛迪生效應終於得到解釋,原來是電子的激發態引起箔片漂浮。理查森因此得到1928年的諾貝爾物理獎。
蔡依林幫你上課不是夢 虛擬代言人正夯
2020年10月,我應邀到台北數位王國(Digital Domain)參訪。這家公司以虛擬實境及視覺特效聞名於世。其創作的鄧麗君虛擬偶像更聞名於華人世界。交通大學也在羅禾淋教授的創作下,產生了虛擬主播妮酷。我們和數位王國討論未來發展的可能性,尤其希望能利用物聯網技術來擴大虛擬代言人(Avatar)功能的創意。
早期成功的遊戲虛擬偶像是《Final Fantasy》(太空戰士),上市時曾一度引發討論,認為虛擬人物有朝一日會擠掉真人明星的飯碗。《Final Fantasy》系列是由日本遊戲軟體公司史克威爾艾尼克斯(Square Enix)開發的角色扮演遊戲系列作品。該公司在1987年時出現財務危機,主要幹部坂口博信準備做最後一搏。坂口博信描述當時的想法:「我一直對自己創作的遊戲感到不滿意,於是下定決心告訴自己:好吧,這將是我的最後一擊。Final Fantasy這個名稱便由此而來,指出那將會是我最後的作品。」1987年發售在任天堂主機上開發的《Final Fantasy I》,銷量為52萬,成為史克威爾創社以來最暢銷的遊戲。之後不斷有新版本推出,其女主角的形象裝扮也不斷改變。
電動車時代來臨 智慧交通的遊戲規則將如何改變?
在前幾篇文章中,我帶大家回頭探討了電力應用最初的根源:智慧電表和HAN電力數據,從根本來了解電力數據是如何被採集、分析、應用並與我們的生活結合。
這篇文章我想從交通網路的角度切入,談談這個已經隨著市場、政策、世界趨勢漸漸在我們周遭普及的重要角色: 電動車。在運輸產業也隨著能源轉型瞬息萬變的世代,我們將如何透過能源裝置與電力數據玩出新風貌。
聽莫札特真能變聰明?
資通訊領域的專家很早就打主意將物聯網和樂器結合,然而和樂器結合不代表能和音樂結合。資通訊和音樂結合的最高境界莫過於「放大」莫扎特效應,我一直想做這件事,但尚未找到好方法。
女兒出生時,我讓她們聽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音樂,尤其是莫札特D大調雙鋼琴奏鳴曲《Mozart Sonata for Two Pianos in D, K.448》。K.448是《交響情人夢》中野田妹與千秋王子合奏的愛之序曲。莫札特只寫過這一首D大調雙鋼琴奏鳴曲,是為了和他的女弟子奧文隆漢瑪(Josepha Auernhammer)一起演奏而創作於1781年。《交響情人夢》中谷岡老師用此曲叫千秋以前輩指導後輩的理由,和野田妹合奏,其實是要千秋了解什麼是和諧度。
摩爾定律的華麗謝幕:EUV微影機
微影機在摩爾定律所主導的半導體產業,一直扮演著決定性的角色。微影機顧名思義就是在矽基板上,能夠雕刻出多細的線寬,而這多細的線寬取決於微影機中所使用光源的波長,以及光學系統的設計。光源的波長越短,所雕出來的線寬就越細。EUV微影機被視為是結束摩爾定律的終極武器,也應該是人類所研發出可用於生產製造最精密、複雜且最昂貴的設備了。
微影機的光源坐落於紫外光,波長介於10~400奈米之間。從早期的光源來自於汞燈的g-line及i-line,一旦製程線寬小於100奈米,所使用的光源就進入了深紫外光(deep UV)。此時準分子雷射(excimer laser)的光源就應運而生了,它是利用惰性氣體與鹵素分子混合,藉由電子束的能量激發,而產生深紫外光的波長,如利用氟化氪(KrF)分子產生248奈米、氬化氪(ArF)的193奈米、以及氟氣(F2)的157奈米波長的光源。深紫外光的光源還可以經由重複曝光的方式,將製程的極限推到7~10奈米的線寬。若要更小的線寬,勢必得尋找更短波長的光源,此時極紫外光(extreme UV,13.5奈米波長)的微影機就在眾家引頸期盼下開發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