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活動+

朱志洋力推工具機產業國家隊 砸六億盼台灣擺脫中價魔咒(之一)

  • 黃逸平
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接受DIGITIMES專訪。

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創業近40年,近年連番併購德義瑞數個工具機大廠,躍身全球第三大工具機集團。他接受DIGITIMES研究中心主任黃逸平專訪時說,大陸在領域內急起直追,台灣應趁此波智慧製造趨勢升級產業,並推出國家隊以厚植全球競爭力。朱志洋認為,「面對大陸台灣需擔心但不要害怕」,台灣人在行銷方面具備韌性和機動性,是一大優勢,像他即便已72歲,仍常實踐自己口中的「一只皮箱走天下」。

朱志洋對數字相當敏感,精準掌控業務狀況,手機甚至可查到全球旗下公司每日營運數字。他現在積極推動籌組工具機產業國家隊,事實上在此之前,他即已親身示範為國爭光的決心,耗資六億台幣參加全球最具盛名的歐洲工具機大展(EMO),豪氣包下一整個場館和航廈牆面廣告,拚搏台灣國際知名度。朱志洋表示,政府應該更積極作為,協助產業脫離中低價位產品魔咒。

問:台灣工具機產業在市場上前有德、瑞、日領先國,後有大陸快速追趕,尤其若將廣泛的智慧機械/精密機械產業都包括進來,大陸在機器人急起直追,再加上大陸政府會補貼產業,您如何看待未來數年台灣工具機的機會與威脅?

答:就工具機的整體環境而言,台灣最大的問題是市場小,台灣只有2300萬人,跟日本、韓國、大陸都沒辦法比。不過,這個缺點也成了我們的競爭優勢,我們拎著皮包到各地賣機器、找代理商,我們因為工具機練出了18般武藝,這是台灣的機會。

台商全球趴趴走,造就了台灣精於出口的傑出能力,我們到東南亞、美國、歐洲去打市場。大陸目前佔我們友嘉市場40%,美國25%,歐洲30%,台商的腳步遍及全球。台灣的行銷力世界知名,工具機的市場銷售力我敢說台灣是全世界數一數二。德國工具機外銷首屈一指,日本則占第二,但它們市場大、公司規模大才能如此,台灣中小企業的滲透力、韌性和機動力是這些業者所不能及,而且像我這樣很多老闆都還親自參與。我們友嘉併購世界這麼多家工具機公司,很容易比較各地企業的性格,台灣人的性格是其他地方少見的。

不過回過來講,台灣必須在五年、十年內做出一個世界級企業。台灣多中小企業,過去一家一家敲門,敲出了亮眼成績,這種毅力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但我們要注意下一個世代,他們這個特質比較弱,因此我一直呼籲推動更扎實的教育、訓練。像我們和虎尾大學合作,一個學生要花600萬台幣,我們一對一教學,才能培養出好人才。

如今智慧製造時代來臨,台灣長期累積的優勢在硬體,軟體也不差。工具機如果能結合IT產業,軟硬整合,並和世界級公司合作,像是微軟、IBM、Google、Amazon,都是台灣的另一個機會。

最近看一個故事,北京的女孩子考上高考,考上北大,一考完試當人家還在等放榜,她就去打工,所以她寫了一個「感謝貧窮」。其實企業也是一樣,企業其實不需要國家很多補助,有時候補助過頭會像富家子弟。國家的角色是做政策指導,要有商業平台,國家要引導企業投資未來。

台灣IOT和PC很強,政府所謂「扶植」不是給企業很多補貼,這樣會害了企業。政府應該去扶植企業下面的客戶,要鼓勵需求端的補貼。大陸給企業減免,給企業補貼,把你養大了、稅就繳多了。我們財政部都沒想過這些減免就是投資企業,是長遠的,政府不能只看眼前。

事實上,工具機產業和PC、手機的生命週期不一樣,工具機的生命週期輕易就超過十年,像我們15年前的暢銷產品到現在還是賣得很好,因此它創造的是長期效益,你投2塊錢將來可以回收20塊。經濟部這次推動智慧機械產業的行動力很快,面對大陸的崛起我們不須害怕,擔心與害怕不一樣,台灣仍然有機會。

問:以前全球的認知台灣工具機都是中低價產品,形象不是很好,請問您倡議國家隊打造台灣品牌的緣由與效益為何?

答:台灣工具機公司每家規模都小,拉到世界舞台就看不到了,這是我們推動籌組國家隊的目的。舉個例子,全球最大的工具機展歐洲工具機大展EMO,在我們去參展前,台灣工具機的國家排名在全世界擠不到前十大,大家去的目的都是看日本、德國、瑞士、義大利、美國等廠商。17個館,2000多個廠商,參觀的人都要坐車繞會場。

台灣過去參展,會來看的只有自己原來的代理商、供應商和同業。我們一直在思考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從2013年起我們幫台灣爭口氣,友嘉六個地方的旗下公司合起來成了世界第一大參展者,大家突然看到怎麼有一家FFG,就對台灣產生了印象。去年EMO展台灣有192家參展,友嘉是其中一家,但我們包了一整館,六天展覽花了六億三千萬台幣,還將三太子搬到現場,更將漢諾威當地機場三個航廈的廣告全包了兩個月,檢查護照一走出就看到,大家就會問是哪家廠商。

如果把友嘉當作一個國家,我們在展場排名是第六大國。我們是全世界唯一在現場有六條工業4.0示範生產線的公司,包括航太、汽車、核能發電、軌道運輸、模具等,其他因為面積小只能在現場擺設一條生產線,有些甚至沒有擺,這就是魄力。雖然這些生產線是我們在歐洲併購的廠商,但終究我們拿著台灣的品牌。我們幫台灣揚眉吐氣,現在講工具機就沒有人會忽略台灣廠商。

我自己坐高鐵都坐自由座,我是連15塊錢都會省的人喔,但該花的錢我一塊錢都不會少花,把錢花在刀口上。我已經這樣做幾年了,不是一次喔,弄一次不稀奇。其實投資這麼多不只對我們個人、企業很有效益,對台灣也是,像NHK就來採訪我們,報導台灣的東西很厲害。我們買了德國、義大利、瑞士的公司,但我一家再怎麼做力量有限,台灣就該打造工具機國家隊!黃逸平/專訪,賴至巧/整理

工具機產業突圍 政府應發揮積極領導角色(之二)

擴大智慧機械研發與投資抵減 加快升級腳步(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