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立體影像產業化,數位影視新體驗
活動+

擴大智慧機械研發與投資抵減 加快升級腳步(之三)

  • 黃逸平
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接受DIGITIMES專訪。

問:接下來想請教台灣製造業的數位轉型。若比較大陸與台灣工廠智慧化的轉型速度,台灣相對是領先還是落後?若是落後,您覺得主要原因為何?

答:大陸的示範工廠跑得太快,台灣跟不上。我們要跟美國中小企業營收5000萬到10億台幣的相比,台灣不輸美國。美國一些工廠技術層次不高,但因為有地方生意,專心服務地方社區就可以生存,且是美國生產的,他的客戶很安心。美國其實有很多企業,不見得有做數位轉型,這可以是台灣的機會。

大陸發展得比我們快,一是比我們有狼性,他們一心想做最好的,二是有國家力量支持。買機器人國家補助一半,作戰情室國家補助一半。三是大陸很多公司在做是因為有市場,有市場就會吸引外國投資,所以進步得很快。我們在市場的全球化上著力,把東西推廣到世界各地,到歐洲十幾個國家,甚至非洲,這是台灣專長,累積了好幾十年。大陸主要市場還是內部,台灣懂得去敲國外的門去開發市場,我們要加強在國外的布局。第二,made in Taiwan還是有神主牌更有吸引力,如果價差在10%內,可能一般還是考慮台灣,台灣還是有生存機會。

問:政府已用非常大的力道在推動智慧機械業,您為何倡議還需作智慧機械投資抵減?除了籌組國家隊與智慧機械投資抵減外,就供給端、需求端或環境面,您覺得還有哪些政府政策或資源上可著力之處?

答:智慧機械的抵減包括研發抵減及購買智慧機械設備的投資抵減。第一個是針對做設備的人,研發抵減是鼓勵大家做更新的研發。政府說我們已經有科專、科技部有補助了,但那只是為少數公司,沒辦法針對整個產業,很多中小企業根本申請不到,如果大公司、小公司同時申請,人家看你一年才做5000萬的公司為何要給你?所以說我們的評審也要改變心態,有些評審覺得你怎麼研發出來的精度還輸給現有其他廠商,覺得你應該做出世界第一,還最好是全世界都沒有的。但問題是你做出來這些精度要賣給誰?你做出來的成本比日本還貴,沒人買單啊,叫好不叫座。這就是評審的盲點,他不了解市場啊。

我們提倡研發抵減,是希望大家都拿到。你只要投入智慧製造,不管你的規模,小到一年只做五台,我一樣給你,從你每年應繳的所得稅裡面,可能本來可以抵減15%,現在抵減20%,原來抵減20%的就增為25%。

第二個是買設備的人,這部分是投資抵減。他想加一條線3000萬,給他20%抵減,變成2400萬,少花600萬,心裡感覺會不一樣。另外搭配專案融資,最好十年,補助一些利息,降低門檻。

這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它用了智慧製造的設備以後,效率提升,彈性增加,可以接很多原來不敢接的單子,後面就願意投資,收益更多,當然稅收也更多。客戶買了好的設備,產品的精度變高,同樣反過來對我們工具機業者也好。

問:政府現在力推產業創新轉型基金輔導團,希望協助產業海外購併,初期推動起來有點困難。您覺得就智慧機械產業,最需要透過購併或結盟方式強化產業競爭力的對象是哪些個產業環節?對企業海外購併您有哪些經驗或心法最值得跟大家分享的呢?

答:就工具機產業來說,我覺得購併是讓台灣升級轉型的好方法。我們透過購併成為世界第三大。Tesla那種燒錢,是本夢比,是在看未來的。精密機械不是這樣,我們無法這樣燒錢。政府應該對產業有更縝密的思路,我們有很好的IOT,AI也不差,更重要的是我們有很好的硬體,工業電腦、IC、感測器,這些成本低,也可以為你量身訂做。基本上台灣要進到世界去買,不一定要買大的,中小型即可。

關鍵零組件廠也可以透過購併提升。台灣不要滿足於全球製造排名第七,出口排名第四,畢竟今我們的產品還是中階價位,要提升價位和附加價值,大家要有這個決心,十年能夠做得到就不錯了!你看看歐洲國家花了多少年。

如果工具機可以做出中高價位的東西,這不只是工具機業本身,還可以帶動其他產業的轉型升級,會產生蝴蝶效應。我一直熱衷這一塊,我們友嘉已經將品牌做起來,成為全球前三大,靠著購併從11名到5名只花了五年,如果東台等其他業者一起來購併,誰敢忽略台灣。我很期待這一點!黃逸平/專訪,賴至巧/整理

朱志洋力推工具機產業國家隊 砸六億盼台灣擺脫中價魔咒(之一)

工具機產業突圍 政府應發揮積極領導角色(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