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聲明
 
Reserch
訂報優惠

工具機產業突圍 政府應發揮積極領導角色(之二)

  • 黃逸平
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接受DIGITIMES專訪。

問:您認為國家隊若能促成,其發展目標為何?如何運作?台灣在減速器、馬達、控制器、機器人、軟體及AI解決方案這些過去相對較弱的部分,組國家隊的突破空間有多大?

台灣缺乏世界級大客戶,但不只是台灣,連數一數二的日本也面臨一樣的問題。中國大陸的工具機市場大,市場消費力35%,目前工具機四分之一是大陸生產製造,但產品都是賣給中國大陸當地企業,而國際間大廠都是德國、義大利、瑞士等地廠商的客戶,所以我們拚死拚活要買下一家,因為我們買的是客戶。

成立國家隊,國家並不需要花很多錢,但國家要出面來整合資源。目前台灣工具機廠商多,誰也不讓誰。我希望工具機老闆能改變心態,走出國際,建立品牌。至於誰來組國家隊?理想中的對象一是工研院,一是經濟部下面有一個智慧機械推動辦公室。這兩個機構來籌劃運用政府的租稅獎勵。國發會有一千億產業創新轉型基金可以投資,一開始可以找幾家有代表性的業者,跟友嘉一起合組新公司。不過大家會怕被我們吃掉,用既存公司會衍生問題,若新創一家公司,大家談好股權比例,國發會超過10%?20%,其他比較大的業者可能10%?20%,沒有一家超過五成,大家的意願應會大為提升。

組成國家隊主要目的是看怎麼將台灣的產品推到國際,最大的問題是「品牌」,還有客戶對你的信賴程度。舉個例子,我們買了一間德國公司,一年營業額七、八億歐元,他專門供應給奔馳、BMW所有汽車的發動機、變速箱這些主要的關鍵零組件。經濟部沈部長去參訪的時候,介紹的人說,剛好我們有一條線、32台機器的智慧製造產線要交貨到奔馳,沈部長馬上問了一句一條線要多少錢?那個人說一億歐元。沈部長感嘆那一台不就300萬歐元,我們台灣一台才賣500萬台幣耶。我跟部長報告,價差不只是機器本身,主要是周邊的解決方案,就像是買房子,你門一開進去就可以住了。

一台機器從20萬美金做到100萬美金,台灣是有機會的,問題是你做了這個機器誰會來買?我們一個競爭對手挖了200多人,弄了七年,東西都做出來了,也測試生產發動機,最後都沒人買單,最後關掉了。為什麼?生產線32台機器如果有任何一個小故障,整條生產線都要停機,產線不能有down time,禁不起這樣的差錯。所以完善的生產線整合解決方案與客戶長期的信任關係都需要長期經營。

國家出面整合資源會比較公正、客觀,國家運用資源,創造出來的產品可以技轉到同業,如果要打入世界級品牌客戶,我們可以幫忙。友嘉併購的歐洲廠商擁有世界級的品牌客戶,我們可以強力要求歐洲廠商買我們台灣產品,他們依舊可以掛他們的牌子,但中間由我們管理製造。這一塊我一直很希望政府出面。

問:您認為這家公司的資本額應該多大?如何透過此公司提升整體產業競爭力?

答:這家公司的資本額不用大,頂多設個15、20億資本額,因為他的目的不是全力生產,重點是大家應用這家公司,第一是移轉技術,第二發揮平台的功能,然後再利用我們在歐洲併購的品牌賣給世界級客戶。各家公司原來做什麼就繼續做,而且自家技術不用公開,反而可以利用這家新公司的新技術。

新公司主做品牌行銷,可以做簡單的系統整合,複雜的由我們在歐洲的公司來做。這家公司的技術可以移轉給工研院,工研院再移轉給大家。這家公司的技術必須是頂尖的,其任務除了建立品牌,另一個任務是做關鍵零組件,台灣向來沒有這個實力,過去要做高端的要從歐洲進口,因為關稅所以比歐洲還貴,佔了總成本六成,我們在歐洲為一個客戶開一條線 5000-8000萬歐元,如果我們沒有比歐洲低兩成,就沒有競爭力。

關鍵零組件包括馬達、驅動器、主軸、工作臺這幾個是台灣比較弱的地方,現在是日本、德國領先。台灣的產品如果沒有透過歐洲幾家世界有名的公司銷售,不要說台灣,連日本都很難銷售。人家就會問,你賣給哪一家汽車廠。現在做tier2、tier3客戶,是台灣工具機產業拿手的,不見得不好,要從tier2進到tier1是很困難的,而要從tier1到OEM,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客戶信賴度的問題。機器一用用20、30年,機器的可靠性、穩定性很重要!

問:您理想中的國家隊成員在政府方面包括工研院、經濟部智慧機械推動辦公室,然就產業來說,是否應該整合供給端的機械業與科技業,包括資訊電子業,例如工業電腦、IC等做硬體的,另外做軟體的,以及需求端產業,例如台灣比較大的製造業。您認為用何種方式來運作?

答:我認為不用太大,人多意見多。國家隊的目的是把台灣拱大,Made in Taiwan。在工具機領域,大家聽到德國、瑞士會肅然起敬,但對美國就不會,我自己的想法很簡單,今天台灣沒有國家級企業讓大家聽到台灣會肅然起敬。這是長年下來,我們沒有在國際間被認可的大型企業,友嘉是偷吃步,我們在全球買下了幾家有規模的國際企業。台灣工具機沒有一家超過100億台幣,這是產業的特質。事實上,買公司是買公司的客戶。

我們從2011年、2013年、2015年開始投注資源在展覽,推動台灣品牌,現在是有點機會。我是建議國家隊不要一下膨脹太大,一開始就是少數業者先把模式成功經營起來,再加進來如IOT等其他領域業者。先做第一個階段,大家有甜頭吃,確認可行能再繼續下去,就會有人主動加入。黃逸平/專訪,賴至巧/整理

朱志洋力推工具機產業國家隊 砸六億盼台灣擺脫中價魔咒(之一)

擴大智慧機械研發與投資抵減 加快升級腳步(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