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面對事業轉捩點 台韓供應鏈關係有新境界? 智慧應用 影音
DFORUM
COMPUTEX

三星面對事業轉捩點 台韓供應鏈關係有新境界?

  • 陳玉娟評論

三星電子欲重返榮耀,能否深化與台灣的半導體合作,或許將是一大觀察脈絡。法新社
三星電子欲重返榮耀,能否深化與台灣的半導體合作,或許將是一大觀察脈絡。法新社

2024年首季,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繳出獲利48.9億美元的成績單,其中半導體脫離連續4季虧損,以半導體為主的DS部門(Digital Solution),當季獲利大約16億美元。

三星社長慶桂顯在法說會上表示,2024年半導體獲利狀態將回復到2022年的水準。2022年時,三星半導體每季獲利高達10兆韓元(約80億美元)。如此宣示,代表三星已經脫離困境,從此回到成長軌道,再次以世界頂尖企業的面貌面對世人嗎?

三星半導體重返榮景?競局挑戰依舊

回顧三星的發展歷史,第二代接班的李健熙選擇在1983年主導半導體事業的發展,成為名符其實的接班人。但三星真正改頭換面,成為世界級企業,則是1993年以後。1990年代初期,台韓主力企業都嘗試在PC相關領域突圍,但三星的經營階層已經理解,以三星大企業的架構,不可能在成本上與台灣競爭,因此藉由「新經營」(New Management)之名,帶動整個企業的經營轉型。

李健熙說:「生產不良品的三星員工是罪犯」,又說:「除了老婆、兒子不能換之外,什麼都要換」。但長期觀察三星的DIGITIMES社長黃欽勇說,那不過是個藉口,三星真正的目的是調整經營型態,開始放棄與台灣在生產成本上的競爭,而以「品牌+技術+經濟規模(成本)」三大優勢並舉的模式,將三星建構成世界級的大企業。

三星確實做到了,甚至連哈佛商學院的Michael Porter教授都以三星當範例,探索3種優勢同步推進的困難與成效。Porter稱三星是全世界唯一成功的範例,過去30年,三星在半導體、面板、電信設備上的技術全球領先,在電視機、手機品牌上接續三星的企業形象,而三星無論是半導體投資的投資、折舊都是全世界的翹楚,在生產成本上強調的是以領先技術取得成本優勢,而不僅僅是規模而已。

然而,三星的勝利方程式在2023年面臨非常大的挑戰。2023年第4季,三星財報顯示500億美元的營收,僅有20.8億美元的獲利,營益率4.16%,這是個強調技術、品牌、成本三大優勢的公司該有的成績單嗎?

再以手機、消費電子、半導體三大部門的經營績效分析,三星在以電視機為主力的消費電子事業,號稱在55吋以上的大尺寸電視機市佔過半,但2023年最後一季消費電子的成績卻是小虧;過去一直在營收比重佔有2/3,獲利1/3的手機,雖然在2023年獲利維持既有水準,但大家皆曉得智慧型手機出現飽和,下一波的動能在AI手機,品牌價值已然有限,如何整合系統晶片與AI的應用,將會是下一波的成長動能,這非三星所長,三星該如何面對呢?

實際上,三星是老招用盡,導致績效不如以往?還是因為全球大環境變遷,三星失去戰略性優勢,到了必須改弦更張的時刻呢?三星面對的問題,台灣的大廠或許並不相同,但在 AI新時代,三星如何調整步調,對台灣的台積電、聯電、鴻海,甚至很多「惦惦吃三碗公半」的台系供應商而言,三星仍是指標性的企業!

三星2024年需要面對哪些改變?

根據剛剛公布的三星第1季暫定財報,營收達71兆韓元,獲利6.6兆韓元(48.9億美元),相較於2023年第1季時,三星獲利僅有6,400億韓元,年成長931%,也遠高於2023年第4季的20.8億美元。三星半導體脫離連續4季虧損,對三星電子營收帶來正面效益。除此之外,三星手機銷售數量也達到5,700萬支,比2023第4季多出8%,顯示機皇機種S24有不錯的銷售成績。

一般認為,在AI手機被看好的大趨勢下,三星的記憶體可以水漲船高,而DRAM第1季價格確實已經漲價7~10%。另外,傳言台積電CoWos的產能不足,三星分食NVIDIA先進封裝訂單,而三星也爭取到更多NVIDIA在HBM的訂單。

整體而言,三星2023年第4季營收是500億美元,獲利20.8億美元,稅後淨利是4.16%,其中半導體為主的DS部門虧損16億美元,通訊部門獲利20億美元、面板獲利將近15億美元,消費電子則是打平。

現在三星獲利主力是手機,從長期的角度觀察,手機很難重回高峰,電視機更是疲軟無力,5~10年之內都難起死回生,只能走向「智慧家庭」,但智慧家庭的對手可能是網路巨擘,包括Google亞馬遜(Amazon)、Meta與蘋果(Apple)、微軟(Microsoft)在內的公司都在自研晶片,三星將重兵押在智慧家庭並無勝算,甚至將面對電視機等家電利潤被進一步壓縮的可能。

唯一的一條路便是System LSI,對手就是久攻不下的台積電。

台灣半導體供應鏈透露,三星於3月下旬就開始來台灣拜訪半導體供應鏈,之後便有高層穿梭台韓兩地,如果4月11日停在松山機場的韓航(Korean Air)專機是戴著三星高層來訪,那麼我們可以判斷能搭專機的三星高層,絕非一般副總裁。

如果來台是為了高頻寬記憶體(HBM)而來,那三星高層會希望與台灣半導體產業的三本柱見面。那與台積電、聯電、聯發科的高層會面,談的會是什麼樣的議題呢?

三星投石問路 半導體將是突圍出口。

台韓科技產業競爭半世紀,前幾年甚至傳出三星有「滅台計畫」。但根據研究南韓多年的黃欽勇判斷,一個單季營收500億美元的公司,重點不會在無關痛癢的下包廠商上,他們關心的事業是半導體、手機,以及未來可能影響世界大局的關鍵趨勢。

台灣如何觀察G2競合,在半導體領域只有競、沒有合的空間嗎?手機外包如果只仰賴紅色供應鏈,恐怕也不是三星所願;當三星不再投入傳統面板的發展時,三星會從何處找第二供源呢?當友達揭露三星成為最大的面板客戶時,兩家公司是一笑泯恩仇,還是大勢所趨,一笑泯恩仇呢?


責任編輯:張興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