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國鎵礦管制 三五族龍頭業者「老神在在」? 智慧應用 影音
AIEXPO2024
touch

面對中國鎵礦管制 三五族龍頭業者「老神在在」?

  • 何致中評析

台系PA三雄、英系IQE面對中國鎵、鍺出口管制老神在在。李建樑攝(資料照)
台系PA三雄、英系IQE面對中國鎵、鍺出口管制老神在在。李建樑攝(資料照)

中美貿易戰波瀾再起,中方擬在2023年8月1日起針對鎵、鍺相關物項實施出口管制,其中,鎵礦與化合物半導體供應鏈相關,大宗應用包括無線通訊的功率放大器(PA)晶片,終端裝置涉及如手機、基地台、Wi-Fi甚至電動車、低軌衛星等。

不過,台系PA三雄包括兩大砷化鎵(GaAs)晶圓代工廠穩懋、宏捷科,磊晶片廠全新光電等,目前看來都「老神在在」,與此同時,DIGITIMES也跨海電訪英系磊晶片大廠IQE內部人士,對此提出幾點分析。

熟悉穩懋人士坦言,以化合物半導體產業鏈角度來看,上游的「基板業者」會先有影響,主要是鎵礦短期受限,不過對化合物半導體晶片業者來說還隔了兩層,後續會持續觀察其變化。

熟悉全新人士表示,經採購端初步調查,砷化鎵基板採購來自日、德,第三類半導體是美、台系基板商。由於台系三五族業者採購基板向來有第二供應商選項,基板廠本身是否受管制衝擊還不確定,但以目前來看,中國鎵礦出口管制影響層面不大。

IQE內部人士則透露,鎵礦是生產鋁過程中的「副產品」,地位不若稀土資源和鋰礦等,中國確實在鎵有龐大的儲量與產量,不過這不是中國獨佔事業,如烏克蘭、澳洲等地都有能力開採並生產金屬鎵,以貿易戰角度來看,影響層面並未有想像中大。

綜合主要化合物半導體業者與DIGITIMES Research分析,三五族半導體龍頭大多「老神在在」,有三大原因。

第一:鎵相關物項並非中國獨門生意。

業者坦言,其實鎵礦不算高獲利產業,中國在低階金屬鎵有龐大的市佔率,但也因為價格、獲利不算太優,其他國家只是沒有進一步開採、產業化,中國若管制出口,有機會推使其他國家重啟鎵礦事業。

第二:砷化鎵基板採購為1~2年期合約議價,不隨鎵礦價格波動。

相關砷化鎵業者分析,以多年化合物半導體供應鏈生意經驗來看,砷化鎵基板20年來幾乎一路報價走跌,因為鎵礦佔砷化鎵基板成本比例也不算高,真正具影響力的砷化鎵基板廠幾乎都不是中國業者。

具規模的大廠包括日系住友(Sumitomo)、德系Freiberger、美系AXT三強。業界推估,基板廠商可能略受管制令影響,另一產業則為四元LED產業。

從供應鏈關係分析,砷化鎵基板廠向材料供應商購買金屬鎵原材料,製作成基板(Substrate),再把基板銷售給具有磊晶片產能的業者如全新、穩懋、IQE等,再進一步進入砷化鎵晶圓代工(穩懋/宏捷)等。

三五族半導體磊晶片廠商採購砷化鎵基板大多是「合約價」,一次簽訂1~2年的長約訂單,以中國對於鎵礦出口管制來看,短期內或許基板現貨價可能略為看漲,但長期來看,金屬鎵未必是中國獨門生意。

後續「替代料源」的準備,目前看來基板、磊晶片廠等,相對都有一定把握,對於合約價的影響目前也並不顯著。

第三:中國出口管制同樣衝擊本土鎵礦相關材料業者。

由於前兩項因素,台灣化合物半導體業者也思考中國此次出口管制的真正意義為何?

業者推測,中國希望把第三類半導體供應鏈鎖緊在本地,但確實這是「雙面刃」策略,主係有中國金屬鎵、原材料業者營運,有不低比例的出口業務。

另一方面,亦有解讀為美方先前對於第四類半導體如氧化鎵進行出口管制,只要是有美國技術含量的部分,不予出口中國。

事實上,原本第三類半導體的碳化矽基氮化鎵(GaN-on-SiC),美方就已經在特定應用如軍事國防通訊領域,管制關鍵基材如SiC基板的出口。

種種跡象加上近日美國財政部長葉倫訪中,這是否不全然是產業動作而是政治動作,各方也有不一的解讀。惟就砷化鎵PA產業來看,短期衝擊不明顯,反而是中國本土化合物半導體業者受該訊息激勵居多。


責任編輯:朱原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