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達Micro LED步入量產 彭双浪:成本下降速度可望比摩爾定律更快 智慧應用 影音
阿物科技
DTResearch0613

友達Micro LED步入量產 彭双浪:成本下降速度可望比摩爾定律更快

  • 郭靜蓉台北

友達董事長彭双浪(左)、總經理柯富仁。李建樑攝
友達董事長彭双浪(左)、總經理柯富仁。李建樑攝

 
 

台廠2023年將進入Micro LED量產元年,友達董事長彭双浪說,Micro LED生態鏈與LCD產業不同,量產的目的是希望讓生態鏈動起來,大家一起練兵,同時也讓成本快速下降,他預期Micro LED成本下降的速度可能比摩爾定律更快。

彭双浪說,次世代顯示器是什麼?以前有人講OLED,但OLED是有機材料做的,因此有限制性,友達沒有大幅投資OLED,但2012年就開始投入Micro LED,Micro LED現階段因為新技術需要突破,所以成本仍高,因此目前導入的應用是取決於成本可創造價值之處。

例如穿戴式裝置,需要的特性如演色性、環境對比等,Micro LED就有符合,另外車載產品也是,彭双浪說,Micro LED相當適合下一代汽車顯示器,主要是車輛使用壽命常超過10年,對零件壽命、信賴度要求非常高,且Micro LED做平面、曲面甚至不同形狀都比LCD、OLED產品容易,甚至還可結合攝影機、感測器等。

他說,Micro LED可以在車內做成氛圍燈、抬頭顯示器(HUD)、在天窗當透明顯示器,另外,也可以把Micro LED技術應用在車外,用陣列來做像是外飾條、水箱蓋或是前後大燈等,不少車廠對於Micro LED的認同度相當高,友達目前正在與車廠做概念性的討論。

友達的Micro LED會率先在穿戴式裝置上應用,另外,在電視應用上也有小量生產,主要是與南韓客戶合作。

彭双浪說,Micro LED生態鏈與LCD不同,Micro LED須結合LCD背板與微小化LED,在封裝材料、模組、系統以及解決方案等也與LCD不同,因此有建立生態鏈的需求,量產的目的是希望生態鏈動起來,大家一起練兵,同時讓成本快速下降,也讓Micro LED更普及。

Micro LED從實驗室研發的產品轉到商用,現階段是很重要的一步,雖然初期不會有大量,短期內也很難帶來巨大的營收貢獻,但只要基礎打得夠穩固,後面的成長性相當大,目前友達已經起步了,希望能夠帶動台灣材料與設備在Micro LED上建立完整生態鏈。

彭双浪說,Micro LED降低成本的速度,可能會比摩爾定律更快,除了良率提升外,Micro LED在設備上台灣業者可以做大部分,但Micro LED不純粹只是在設備,友達還導入人工智慧(AI),友達與競爭對手若使用同一個設備,因為有導入AI,生產出來的良率與產出率就會不同,除此之外,友達的製程也是很大的競爭力。

至於在投資金額上,彭双浪指出,要打造一條6代OLED生產線,至少需要新台幣2,000億元,但Micro LED的投資小很多,主要是Micro LED可隨著需要調整,可逐步增加生產線,投資不用一次到位,這將使得固定成本攤銷降低非常多。

友達總經理柯富仁說,Micro LED在前段製程部分,與TFT LCD有相關延續性,這是面板廠的優勢,至於Micro LED從磊晶、微小化到巨量轉移的設備,很多都是台灣既有產業已經在發展的,舉例來說,巨量轉移是台灣面板或是半導體產業的相關延伸,因此台灣發展Micro LED不需要國際設備大廠的支持,許多都是本土設備廠就可以結合的,對於拉動台灣相關產業有所幫助。

柯富仁指出,第一片LCD面板進入到電視應用領域後,5年內價格非常有競爭力,OLED面板也是如此,前20年都在實驗室階段,但一推進到手機應用上,5年內就有很多手機採用OLED面板,主因是量產是產業鏈進入到完整階段,量產後就可以創造規模,在設計上與效率上很快就會被改善。

友達投入Micro LED已經有11年的時間,估計Micro LED發展會比OLED當年還要快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台灣有好的LCD與LED產業基礎,此外,友達是富采、錼創的大股東,為Micro LED做了很多深度的布局,以前只要用LED就好,不需要懂LED,但現在不一樣,包括LED微小化、巨量轉移、用AI做檢測與修補等都需要投入,這些累積會讓量產規模與成本更具競爭力,這也是友達看好Micro LED的成本下降速度每兩年可以降低50%,甚至可能比摩爾定律更快的原因。


責任編輯:毛履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