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ADLINK
Research 新二類網站廣宣

生涯規劃:如果只看到薪水,就見不到各種可能性

紛亂世界 vs.多元樂趣

前幾天有位1980年出生的青壯代創業家來找我,我們從世代差異、國內外大環境探索我們之間的不同。我說,我是嬰兒潮世代,同一個世代的人口最多,大學畢業那一年,就是他出生那一年。那時的台灣剛剛經歷了台美斷交、石油危機,毫無疑問,那是個艱困的時代。

但從1970年代開始的石油危機,帶動了全球化的浪潮,在日本雁行理論的帶動下,東亞四小龍銳氣十足的成為新興工業國家。比我年長十歲的工業化第一代,靠著勞力與勤奮,在加工出口區賺錢養家。我們這一代則是在上一代的庇蔭下,以較佳的學習、生活環境,躬逢其盛的成為第二波在個人電腦起飛時的主力部隊。

比我大一輪的施振榮、曹興誠等人,也可以安於工業時代的社會環境,做一個安分守己的螺絲。但他選擇打破框架,成為產業的發動機,我們才有機會在1980年代,大規模的投入個人電腦產業,並且造就今日台灣強大的半導體工業與電子產品供應鏈。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因為這些前輩的勇氣與智慧而改變了人生,我現在想的是「我還能做些什麼?」

這位青壯年的創業家說,他們出生的前後六年,台灣一年的新生兒是40萬人,而2021年只有15萬新生兒,他們這一代在自由民主的社會中成長,積極參與政治環境的改造,也嘗試在網路世代走出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但他說,無論是蔡英文、柯文哲或韓國瑜,都因為成功的動員了現在43歲上下的青壯代而呼風喚雨,但總覺得有些事不太對勁。

他們似乎贏得了戰役,失去了戰爭。很多次的政治角力,利用網路知識、社群人脈給了政治人物很多助力,但卻缺乏改變社會的宏觀理解,對於國際關係的演化更是陌生。因此,他們不難給政治人物一些選舉上的策略建議,但這個社會落入枝微末節的爭執,卻沒有改變國家社會的宏觀認識。

我說,這跟年輕人的求職的心態可以對比。您想在紛亂的世界裡見縫插針,還是在多元的世界裡用專業知識、人生的理念探索多元的樂趣呢?如果在您的學涯中,您是前段班的的學生,會因為薪水去當技術員;或者您是後段班的,但會跟英特爾(Intel)執行長Pat Gelsinger一樣,試著從底層的困境中脫穎而出?

如果您是唸社會科學,但也希望參與科技業的大潮,可能嗎?如果您瞭解Technical Sales的定義,也許您也可以掌握幾個竅門,在科技業裡也有一席之地。我們不一定要知道所有的技術細節,但要知道技術演化的原理,別跟我說,唸社會科學的人在科技業沒有前途,前途是在自己手上的!跟台積電的何麗梅學學,她從財務長,變成歐亞業務的資深副總,她做的不好嗎?

我已經年過60,回頭看自己36年的工作經驗,您認為我是夕陽無限好,還是感嘆黃昏已近,百無聊賴呢?一個人如果能以天賦、興趣串連起自己的價值,那麼您的一生大概會是精彩豐富的一生!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東方之盾》、《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