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Thenewslens
infineon

我熱愛電子業的第九個理由:不景氣翻身的機會比較大

錄製IC之音「科技行腳」節目時,共同主持人溫怡玲問我,景氣會走下坡嗎?台灣如何因應?她說各國調降經濟成長率的預測值,中國經濟成長失速,通膨嚴重,我們如何因應。我說,分散型生產體系正在形成,在地價值提升,此時正是加碼投資,改善國內應用環境最好的時機,過去做不好的,正好可以重來,不景氣正是休養生息的時候,沒什麼不好!

隔一段時間會有一次經濟發展上的考驗,這是常態,在這個行業,大家都懂一個道理:「唯一不變的就是一直在改變」,問題是你有因應環境改變的能力或條件嗎?或者在面對轉折時,您也有足夠的勇氣嗎?

全球半導體行業崛起於出現過兩次石油危機的1970年代,1980年代是PC興盛的開始,誰想過台灣從PC起步的新世代電子業,光是800家上市櫃電子公司的營收就可望在2022年突破1兆美元呢?

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洗了一次牌,台灣靠著電腦工業在最艱難的時刻一枝獨秀,那時各國人心惶惶,但台灣的天空卻看不到烏雲。2008年次貸危機引起全球金融海嘯,當時南韓海力士與台灣幾家記憶體大廠奄奄一息,但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卻連續兩年以36%與24%的資本支出成長率,擴大了領先的優勢;台灣的台積電有老帥重掌兵符,並明顯地拉開了領先差距。

台積電與三星也成為「危機入市」最佳的典範,只有庸俗、體質欠佳的公司才會在不景氣時惶惶終日。我比較像是張忠謀說的「Learning Curve Believer」,只要是領先者,會在大家無力反攻時加碼投資,擴大領先差距。台積電有今天的地位,與2009年之後加碼投資息息相關。台積電「梭哈」了產業的資源,誰有能力跟進,或者用不同的模式彎道超車?

1990年代不可一世的英特爾(Intel),幾乎獨佔了全球市場,執行長Andy Grove喊水會結凍,誰想到今天會將5奈米、3奈米的製程委託台積電代工呢?英特爾為何要委託台積電呢?在彎道上超車,不僅容易翻車,成功機率也不高,最好的方式是另闢蹊徑,從軟體、未來車進行整合可能是最好的一條路,但這也不容易。

不景氣,也許會讓過去龐大的投資需要更長的回收時間,但從另一個角度觀察,如果您是不可或缺的,那很可能是不景氣時最大的贏家,或者不景氣將會是擴大領先差距最好的契機。經營的體質,不變的信念,永遠是面對問題最好的解方。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東方之盾》、《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