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活動+

全球半導體產業典範轉移 盧志遠提台灣續命解方(之一)

  • 黃逸平
旺宏總經理盧志遠分享對半導體產業看法。

台灣續命解方:前瞻大型研究計畫+研發抵減+接軌國際系統業者

旺宏總經理盧志遠甫獲中研院院士殊榮,是少數從產業界出身的院士。他認為全球半導體市場的典範轉移已是進行式,中國大陸依靠政府強力扶植,發展潛力不容小覷,而台灣半導體業的底子厚,穩紮穩打仍能樂觀看待。

盧志遠熱衷科研創新,即便企業經營十分繁重但仍分身有術,長期擔任科學期刊 IEEE Transactions on Electron Devices的編輯,「這是我的hobby!」盧志遠接受了DIGITIMES研究中心黃逸平主任的採訪,分享他對全球和台灣半導體產業趨勢的觀察。

問:您覺得就全球半導體市場與產業的發展,最需關注的趨勢是?

答:區域發展重心轉移,全世界都受影響。當年美歐的半導體最強,後來變日本,再來是台灣、韓國,如今換大陸全力以赴。大陸投注的資源極多,即便多數被浪費掉,但規模和效益仍相當可觀。大陸實力所在是其消費市場大,市場今天在它那裡。

這個地域的典範轉移,除非有國際強權全力介入,遲早會發生,而且正在進行式。大陸政府強力扶植實踐,還將半導體商用產業拉到國防工業的層級,但這是真議題還假議題?大陸為什麼要付出如此大的代價這樣做?如果只看純國防對美國的威脅,美國其實仍認為俄羅斯的威脅比較大。俄羅斯也全力拼國防但卻不見它如此大拼商業半導體業。為什麼?

中美之間的競爭是經濟先行,不像美俄是軍力、武器上硬碰硬。中美在經濟上衝撞,裡面又以科技業最為短兵相接。中國大陸進口IC,多數是為了再出口(做來料加工),它自己用得少。像買了礦砂進來,煉鋼作機器工具,相當大的比例又出口外銷去了。即便像華為、中興通訊都是外銷大將。所以這個經濟的「轉」對中國大陸很重要,倘若無法循環,對其經濟傷害甚鉅。所以它將論述拉高到國安層次,全國上下才會敵愾同仇,緊張得不得了。

事實上,中國經濟也真是很依賴這種來料加工,如果原料沒了就不行。不過這些東西進了大陸,多數又都出口來了。其實川普的中美貿易戰,第一個倒霉的可能是Apple、高通。

進口貨品有關稅政策工具,在地設廠生產者也有非關稅政策工具來管控。就像聯電告贏美光明顯是政府在秀肌肉。中國大陸這樣判,判得很妙,美光雖然很緊張,卻發現對其實際影響只有1~2%。儘管美光大陸銷售額約佔其營收50%,但其實那1~2%都是賣給次等消費者及副牌產品才被禁售,其他重要的40多%是賣給通訊及工業用等高級系統客戶,目前尚未受禁,所以暫時對美光的殺傷力很小,但對美光的心理壓力卻應是極大的。以美光在DRAM技術及市場上都是數一數二的,但在大陸法律前都要吃排頭。目前這個動作最主要用意其實是逼你上桌談判。

現在怎麼定義叫做「中國貨」,只是Made in China或Brand owner得是中國人呢?全世界的經貿大局都少不了中國因素,對台灣而言也是一樣。台灣幾乎是和美商或韓商處境相同。就像英特爾、三星、和海力士不得不把廠設在大陸,因為很高比例的客戶在大陸,依賴程度高,必須符合大陸made in China的要求。台商或美商到大陸,一種是自己獨資去,100%自己擁有主控權,技術機密就不易外洩。另一種是合資,合資的心態就是有意願賣技術或賣公司,也期望分享到相當的利益,可能是短多長空。

問:您如何看記憶體市場競合態勢的變化?

答:記憶體不像foundry,foundry 客戶多元以致不管多成熟的製程都還可以賣,壽命很長。記憶體製程技術如果不夠頂尖就很慘了,尤其家業本來大的,反而更危險。在記憶體IC產業中尤其high density memory是贏者全拿。如果你提供的不是leading tech,量也不可能做大,中小型公司倒是可以靠落後製程的利基產品過日子,但是產能再大一點就有經營上的困難。這就是為什麼三星或海力士乾脆放棄部分非leading的記憶體不做。換個角度來看,中國大陸跟三星或海力士購買過氣的成熟技術也沒什麼意思,因為大陸主力廠商也是要就要最大的、那就非要是有最先進的技術方可竟其功。

中國大陸要硬攻高檔memory會很辛苦,難度很高。From scratch有可能嗎?當然還是有可能,三星就是好例子。中國大陸要學三星也並無不可,趙偉國說「準備坐十年冷板凳」,也算是務實的說法。就像三星當年一樣,從模仿至研發自己一步步踏實做起。持續地投資於研究與量產,終成世界記憶體龍頭。現在問題已不只是在IP問題,IP是假議題,真議題是know how。即便我給你上千個patents,但怎麼整合細用我不告訴你,就像買了本合法的食譜,大家都拿在手上,但只照著食譜你又真做得出星級美食來嗎?patent授權只是具備合法性,但真正還是要有know how的技術,所以關鍵是人才。黃逸平/專訪,賴至巧/整理

政府應以財稅鼓勵 助硬體商發展硬中帶軟(之二)

折舊制度牽動半導體產業競爭力 經營思維需革新(之三)

獲頒中研院院士 終身追求知識不懈怠(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