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alk
Advantechline
 

避免滅村與醫療孤島 社區營造是關鍵

吳玉琴認為,銀髮族的健康照護,社區營造會是很重要的關鍵。蔡騰輝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65歲以上老年人口佔總人口比率達到7%時稱為「高齡化社會」,達到14%是「高齡社會」,若達20%則稱為「超高齡社會」,台灣的老年人口比率在1993年便超過7%,進入高齡化社會,而後受到戰後嬰兒潮世代陸續成為65歲以上老年人口影響,台灣老年人口自2011年起加速成長,並於2017年2月首度超過幼年人口,老化指數達100.18。直至2018年3月,台灣65歲以上老年人口佔總人口比率達14.05%,正式邁入高齡社會。

針對現在政府長照2.0的政策,長期關注社會福利與高齡長期照護議題的立法委員吳玉琴表示,政府不斷提出新型方案,希望透過各種方法,來滿足社會對於長期照護的需求,以及保護失智症患者的權益。比方說,組織失智守護天使來專門照顧失智症患者。不過同時也提醒,失智症的整體照護狀況與其他失能不一樣。由於失智症患者的身體都還很健康,然而,因為記憶力衰退的關係,所以與人之間的互動狀況,就變得比較不一樣。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台灣人口高齡化進程圖

過去數年擔任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秘書長的吳玉琴說,長照的領域當中,也包含了預防失能、失智、跌倒等等預防醫學的概念。此外,若是能夠在偏鄉當中導入非政府組織,或是透過衛生所來創建與營造在宅醫療等方法。那將可以有效縮短各區域的醫療水準落差。

其中,「高齡者共餐」與「口腔健康等肌力訓練」都是達到預防智力與身體上衰弱的方法。讓老人家出門活動的同時,不僅可以得到適當的營養補充,與社區人群互動,也可以透過肌力訓練,保持順利進食的生活能力。

高齡者移居現象:養生機構

無論是由於年輕人口外移,導致高齡者因為健康照護的關係,必須前往養老機構居住;或是高齡者本身就有自己的退休生活規劃,認為養生機構可以給予的醫療服務較為便利等原因,現在台灣也已經有不少民眾,前往養生機構居住。

針對台灣一些大型養生機構的養老退休環境與社群營造,吳玉琴說,這些機構的入住族群,大約還是以有穩定退休金的軍公教人員,或是海外歸國人士為主。這些入住的健康住民,主要希望可以得到養生村眾多的醫學資源與郊外比較乾淨的居住環境。

高齡照護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社區營造

由於老人醫療服務當中,交通就是最大的問題,吳玉琴說,從2014年開始推行的社區照護計畫,就是要避免偏遠地區成為醫療資源無法觸及的孤島。以互助及混合的方式,營造團體的社區網路,讓高齡者互相照護與給予關心。此外,也透過區公所和衛生所等來形塑意識。

台灣也多所參考日本「社區整體照護」的做法,在長照2.0、社區營造、居家醫療等觀念之下,在各地推出服務點,包含提供人員醫事服務、日間照護等。另外,在政府的公助、人民的自助、社群的互助營造下,吳玉琴表示,希望能在2025年全面推動預防失能,並且在醫療、照護、住宅、生活支援等面向都可以照顧得到。

若是沒有營造出社區互助網路,很多高齡者最終都會被環境所逼,要離開家鄉,前往子女工作的都市養老。然而,這樣就很可能跟日本一樣,出現滅村的問題。除此之外,移居陌生都市,長者要再次快速適應新生活,對於大多數高齡者來說,其實相當不容易。吳玉琴說,對於一般人來說,這或許很難想像,但長者在新環境當中方向感的培養,以及對於紅綠燈的識別,都是很需要時間。在陌生環境當中,長者很容易走失。必須相當留心這些生活型態被重新切割的高齡者,他們在社群中的組織聯結,也需要重新再次建立。

在此同時,台灣正在努力推廣的就是社區營造。鼓勵更多關心銀髮族照護的民眾擔任志工,降低社會孤獨與冷漠,強化人際之間的聯結。

延伸閱讀

長期照護的基礎與核心 仁馨王詩婷:溫暖的人性需求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醫療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智慧醫療 高齡社會 吳玉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