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Truphone 線上活動
event

25天開出60條口罩產線如何辦到?揭密國家隊超速完工投產過程

工具機上下動員,順利於本月4日提早完成60條口罩新增產線。TMBA

你有發現,最近口罩變好買了嗎?台灣率先實施全面徵用口罩再統一分發的制度有成,逐漸引起各國效仿,隨著口罩實名制2.0即將上線,每人可分配口罩數量從2片增加為3片,顯示台灣的口罩供給已推進到更穩定的狀態,在這背後,被譽為此次防疫功臣之一的口罩國家隊功不可沒。由工具機產業組成的口罩國家隊,於上週4日提早完成60條口罩產線建置,協助口罩業者加快生產腳步,預計本周將力拚日產1,000萬片,但在短短25天完成原先要花半年才能做到的任務,這批口罩國家隊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這些平常是競爭對手的同業,但因為背負「國家隊」使命,在短時間內迅速建立有制度的口罩生產小組,彼此從不認識到分工合作、各司其職,回想口罩國家隊如何在短短不到1個月內完成國人期盼的任務,工具機公會理事長許文憲仍覺得相當不可思議。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工具機公會理事長許文憲(圖中)與公會成員籌組防疫口罩產能推進小組。TMBA

此次口罩國家隊總共動員將近120人,涉及三十餘家工具機產業上下游業者,在這群前線英雄中,皆來自於各企業內部最資深的員工,包括工程師、廠長到專案經理等,年資均超10年以上。將防疫視同作戰,這批口罩國家隊在5天內便迅速組建完成,除了身兼工具機公會理事長與哈伯精密董事長的許文憲外,還包括瀧澤科技總經理暨常務理事戴雲錦,以及東台精機董事長暨名譽理事長嚴瑞雄,則被外界稱之為口罩國家隊的「靈魂三人組」。

口罩機廠商缺乏標準生產流程 國家隊要在「泥沼」中爭取先機

口罩產業由於利潤低,早在20多年前就紛紛外移,而以台灣內需市場來說,9成皆為進口,一般情況下單日產量僅有188萬片,但因應疫情發酵引發全球口罩荒,為補足缺口,口罩廠商被推上第一線,不僅是口罩廠商,負責生產口罩機台的廠商也上緊發條。此次行政院拍板建置60條口罩產線,由長宏機械與權和機械負責生產,前者生產40台、後者則生產20台,而由工具機產業組成的口罩國家隊,則是進駐口罩機廠商支援。

此次口罩國家隊最大的挑戰不僅要與時間賽跑,更困難之處在於如何在逆境中打一場勝仗。許文憲表示,口罩國家隊在第1週投入生產時可說是困難重重,7天僅能完成1台口罩機生產,光是了解「戰況」就耗費相當多精力,有如深陷在「泥沼」。

戴雲錦則透露,由於部分口罩機廠商規模小,員工總數甚至不到10人,在口罩需求激增下被要求短時間內拉高產能,對廠商來說是相當嚴峻的挑戰。因此國家隊的使命便是協助這些廠商完成「不可能的任務」,包括組裝、配電、安機等技術支援,光是派遣支援單一廠商的人力就高達100多人。

但由於廠商過去缺乏標準化的生產機制,完全倚靠「人工」智慧生產,甚至最基本的圖面、物料清單(BOM表)都沒有。相當於30年前的工廠思維,讓一向訴求標準化生產流程、自有一套作戰系統的工具機業者來說相當頭痛。因此負責生產現場總指揮的戴雲錦指出,口罩國家隊在第1週的首要任務,除了由10人小組率先進入現場實地瞭解口罩機的生產流程、確認前線戰情外,最關鍵便是先建立生產流程的SOP。

模組化生產火力全開 工具機三十年經驗派上用場

口罩由3層不織布組成,分別為外層防黏不織布用於防水、中層熔噴不織布用來吸附病菌與有害物質、內層不織布則具有透氣效果,可吸收口鼻分泌物。每條口罩產線分為五大組件,包括3層不織布的料架、負責壓合的口罩本體機、經過輸送系統進入耳帶機,再分別由兩台耳帶機完成最後步驟。

在首周拆解口罩產線具體步驟、進行機台分類,瞭解工作程序後,接下來口罩國家隊便開始進駐更多人力,以模組化生產模式,透過「認領機制」讓工具機業者各司其職、同步運行。舉例來說,像是此次支援人數最多的瀧澤科技,負責物料確認跟進、邊帶裝置、耳帶機調機等,東台精機則派遣人力支援物料輸送系統部分,而包括瀧澤、上銀、慶鴻、友嘉等,則一同負責外部配線。

除了系統化分配各區域的人力部署,口罩國家隊也利用工具機產業累積三十年的生產經驗,將先前最令人頭痛的物料管理,透過建立清單實施透明化追蹤、管控,而隨著生產逐漸步入軌道,口罩國家隊一回生二回熟,生產速度也明顯加快,戴雲錦表示,在人力支援高峰時期,一天最多可打造六條口罩產線,而口罩國家隊也從最初一周生產一台,在建立起標準化的生產流程下,接下來兩周內彷彿不可能的任務般完成剩餘共六十條產線。而戴雲錦也表示,隨著口罩國家隊完成第一階段任務,未來政府再新增的30條產線也不成問題。

產業提建言:穩定民心的產業需根留台灣

在新建的60條產線運作下,口罩單日產量在本周突破1,000萬片,隨著即將進入口罩實名制2.0,台灣的口罩制度近來也引起各國效仿與讚揚,像是日本與南韓也紛紛試圖透過口罩增產增加防疫戰力,但結果卻不如預期。

相較台灣背後有產業自發性全力支援原料與設備,願意共體時艱,日本的口罩廠商多數以中小企業為主,雖政府提供3000萬日圓(約新台幣800萬元)補貼增設設備,但引進設備耗時又缺勞工,讓日本企業對於擴增口罩產線意願不高,而南韓則是因政府要求增產同時不得漲價,讓企業不堪負荷,在最需要口罩廠商之際卻停產倒閉。

藉由此次疫情反思,許文憲指出過去台灣口罩倚靠進口,此次疫情之下出現口罩短缺,主因就是國內產能不夠供應全台所需,因此建議未來只要是牽涉到民心穩定、國安問題的產業,哪怕像口罩此種利潤低、生產簡單的產品,政府都應全力協助根留台灣,不能過度依賴進口。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工具機 COVID-19 精密機械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