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訂報
event

遙控模型玩家變賣家 亞拓造出空中隱形冠軍

亞拓電器董事長杜大森。廖家宜

原本從事生產無刷馬達,後來做吸塵器,再到被大師級人物找上合作打造建國百年煙火流星雨秀,位於台中的亞拓電器,堪稱是飛在空中的「隱形冠軍」,以生產馬達起家,後大膽轉型切入遙控直升機市場,在這相對小眾的市場中,如今已稱霸全球7成市佔率,成為全球遙控直升機王。

成立於1984年的亞拓電器,最初以製造無刷馬達起家,發展銑床用自動進刀機、換刀機,後來運用這項核心技術,又成功開發出乾濕兩用吸塵器,切入家電市場,再到2006年,轉而自主研發遙控直升機,幾乎每隔幾年,亞拓電器就會跨領域推出新產品。

不管是切入家電,亦或遙控直升機,兩次跨界轉型看似是全新領域,但事實上亞拓都是在原有馬達核心技術上再做延伸,與其說是大膽嘗試,不如說是亞拓電器更擅長運用自身優勢,眼光獨到尋找下一個機會點。

亞拓遙控直升機 稱霸全球7成市佔

善於觀察市場需求的亞拓電器董事長杜大森,從小愛好模型,本身就是遙控直升機玩家,從玩家變賣家,也是從因為身在市場中看到潛在需求,「台灣玩家對這塊很嚮往」,杜大森說。

一台要價數十萬的遙控直升機屬於高階奢侈品,除了口袋要夠深,還要考驗玩家的飛行技術,一旦操作不慎,整台直升機便會重摔地面造成損壞,而光是後續維修又是一筆不小投資,除了興趣,也需要玩家耐心投入訓練,也因此這塊市場不僅小眾,且門檻還很高。

但在台灣,這項高階休閒運動並非主流,發展不像歐美或日本那麼成熟,一直以來台灣玩家只能從歐美日進口,有時甚至等一個零件就要好幾個月,因此杜大森心想,既然自己本身會機械設計,亞拓又有馬達動力技術,不如嘗試自己做做看。

早期市場上的遙控直升機大都是靠油料作為引擎驅動,但卻有噪音大、汙染、危險等缺點,亞拓初入遙控直升機市場時就在自家馬達技術的基礎上,開發以電力驅動的遙控直升機,爆發力更大,對追求玩家來說更具吸引力。

除了善用自家技術優勢創造差異化,亞拓受到玩家青睞的原因不僅於此,願意傾聽市場需求,讓亞拓從生產第一架遙控直升機開始,就不斷在玩家的反饋與「抱怨」中精進,進而一次次修正,透過不斷地改良優化產品,現在光是一架遙控直升機上,亞拓就擁有超過200個專利技術。

反應要夠快,才能更快抓住消費者的需求,這在任何市場都是不變的道理。 亞拓電器副總黃文麗就指出,像是早期遙控直升機市場上也有許多大品牌耕耘,但因為遙控直升機被認定是「玩具」,不是每個廠商都願意花心思精進產品,舉例來說,機體外殼採用質地較軟的塑膠,很容易造成精準度跑掉,亞拓很快就從中發現這項缺點,不計單價,成為第一個在機體外殼上採用質料最好的碳纖板材的製造商。

杜大森從小就熱愛遙控直升機,而利用累積數十年的玩家經驗,也幫助亞拓得以突破創新。像是打破傳統直升機一般以四點傳動設計控制主旋翼位移,亞拓則是成功研發出更省力、更省電且效率更好的三點傳動設計,這不僅是業界首創,亞拓更以「ALIGN」自有品牌打入國際市場,打響海內外知名度。

除了曾在國內獲頒台灣精品獎的肯定,亞拓的遙控直升機至今已銷往全球38個國家,更受到全球7成玩家的青睞,可說是稱霸全球遙控直升機市場。不過,雖然已在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亞拓卻更願意回饋消費者,身為資深玩家的杜大森體認到台灣玩家常苦於場地難尋,因此他也大手筆買下河川地使用權,再花數千萬整地,為的就是讓國內玩家有個好去處,讓遙控直升機這項休閒運動慢慢在台灣活絡。

因此亞拓現在每年都舉辦「ALIGN FUN FLY」競賽,邀請國內外飛手、經銷商等來台齊聚、互相交流,甚至多年來亦贊助數名飛手,組隊到國際參賽,屢獲佳績。而亞拓的遙控直升機持續在國內外嶄露頭角,也意外吸引到國際爆破專家蔡國強青睞,選中由亞拓飛手操控遙控直升機施放高空煙火,留下台灣建國百年煙火秀中,璀璨奪目的流星雨一景。

天上飛的都不放過 無人植保機鎖定青農

而除了遙控直升機,近年亞拓更將目標鎖定在全新推出的無人植保機。台灣的農業發展,面臨著環境、人口老化、少子化等影響,傳統農民拿著工具在田裡工作的景象,在未來會越來越少見,為了補足流失的務農勞動人口,自動化成了農業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未來透過無人植保機可以自動化噴灑農藥,一來彌補勞動力不足,二來比人力作業具有40倍更快的效率,更重要的是,相較傳統要大量噴灑,且大部分隨水流入土壤,無人植保機將農藥以小分子式噴灑附著在葉面上,能夠降低對人體與環境的傷害,「老農觀念保守,一開始也不太能接受,但效果出來後,這塊市場就慢慢就起來了」杜大森說。

與遙控直升機一樣重視使用者需求,亞拓不只賣無人植保機,也教會農民如何使用設備。為了讓不擅科技的農民更易於操作,亞拓擁有無人機市場上少有的軟硬體整合能力,從飛控系統、衛星定位系統到無人機設計都是自主開發,因此具有智慧元素的無人植保機,不僅可以透過自動衛星定位,依農田坡度、地形、自動定高、定位進行農藥噴灑,農民也能透過行動裝置隨時監控飛行狀態、作業面積以及即時影像回傳等,甚至還可以記錄飛行任務與軌跡每天重複上崗,讓無人植保機在「務農」的過程中,不成為農民的負擔,也因為植保機的推出,亞拓的市場也從飛手,擴大至農民,甚至是返鄉務農的年輕人。

對亞拓來說,植保機不僅是遙控直升機的升級版,在研發技術上也更加困難。因為遙控直升機是靠人操控,關鍵取決於操控者的技巧,但植保機是無人自動駕駛,因此只要飛控軟體稍有錯誤,就可能摔機,因此技術門檻更高。杜大森直言,無人植保機除了機械結構設計外,還要整合包括衛星定位、飛控程式、影像傳輸、電機系統等都是關鍵,在市場上少有業者能夠一次整合,這是亞拓的優勢,也是能夠因此在市場中持續競爭的主因。

在遙控直升機市場以外,亞拓未來也將無人植保機視為重要市場,同時,也站在第一線協助農民,因此在亞拓位於台中豐原的總部,隨時都可以看到有農民來此受訓,學習如何操作無人植保機,亞拓甚至還獨家為民航局術科考試自主開發飛行模擬器,讓使用者能夠在不用實機的情況下,透過百分之百擬真的環境訓練,讓台灣農民能夠更快地進入智慧農業時代。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無人機 農業無人機 智慧農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