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聲明
AdvantechIOT
活動+
 

中美科技角力戰 台灣如何巧借東風?

  • 邱倢芯
前行政院長、現任台灣大哥大基金會董事長張善政。DIGITIMES

導言

在物聯網引領的時代下,人工智慧、大數據、車聯網、金融科技等技術爆炸性成長,Google、Facebook、阿里巴巴、騰訊等中美科技大廠在相關領域中激烈競逐,各自建構起龐大的生態系,形成雄霸一方的重量級角色。也正因為時代的更迭交替,讓日韓台這些曾經呼風喚雨的亞洲電子強權,在全球科技角力戰下步步艱辛。中美科技如同兩個進擊的巨人,而過去以硬體見長的台灣,又如何在軟體稱王的時代走出一條活路?在中美兩強夾殺下,台灣從左右為難到左右逢源的關鍵解答又會是什麼?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DIGITIMES總經理暨電子時報社長黃欽勇。DIGITIMES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估計,到了2020年,人們更熟識雲端服務、物聯網等新技術。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後的社會,全球行政職的工作可能減少475萬人、製造業減少160萬人,建築、法律、媒體也可能是重災區。《巧借東風─中美科技角力與台灣》

台灣應該重新思考「微笑曲線」在新時代的意義。從最上游的關鍵零件、模組、功能性產品,到以工業電腦為核心的分眾市場,以及未來的多元量產需求,台灣在這五個環節中,都應認真思考微笑曲線在各個部份的落實方案。《巧借東風─中美科技角力與台灣》

目前全球的創投資金4分之1來自矽谷,但2016年全球創投金額3,360億美元中,中國佔了720億美元,約21.4%,預計兩年內中國將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主要創投資金的來源。《巧借東風─中美科技角力與台灣》

DIGITIMES作為台灣前瞻性的科技媒體,一直致力於為台灣科技產業的道路上點亮一盞盞指引明燈,今年適逢DIGITIMES創立二十周年,DIGITIMES總經理暨電子時報社長黃欽勇特別以《巧借東風-中美科技角力與台灣》一書,作為DIGITIMES二十年回饋給台灣科技產業的一份禮物。透過多年產業分析經驗,帶領讀者深入了解全球趨勢與台灣未來,並藉由與前行政院長、現任台灣大哥大基金會董事長張善政的對談,在這場全新的物聯網科技產業競局中,為台灣產業找出生存之道。

中美科技巨獸崛起 台灣的自處之道

由物聯網驅動的第三波數位革命,驅使全球科技產業爭相競逐,誰能掌握全局,誰就有絕對話語權。而在這場角力戰中,如Google、Facebook、阿里巴巴、騰訊等一線中美科技大廠紛紛各自建構起龐大的生態系。近期,騰訊市值更一度突破5,000億美元大關,身價直逼台灣2016年全年GDP,更擠下Facebook坐上世界第五大科技公司寶座。這也意味著,大陸科技巨頭的時代已悄然來臨。

不說大陸科技產業的強勢崛起,光是全球前五大科技公司,除卻大陸,其餘都是美國科技巨擘的天下。在這場科技戰中,中美兩國更如同兩個進擊的巨人,熱戰難免、對峙難防。張善政觀察,中美廝殺,即便如美國也討不到絲毫便宜,他解釋,大陸市場封閉,美國企業能否進入大陸市場?政府的態度是關鍵!即使作為全球最大社交媒體的Facebook,至今依然未能突破大陸防火長城。

相對來說,美國則是自由開放的經濟市場,大陸企業則是擁有充份施展的空間。早在2014年,阿里巴巴便在美國成功掛牌上市,當時還創下史上IPO融資額最高紀錄。中美角力戰持續延燒,而過去以硬體見長的台灣,在軟體稱王的時代舉步艱辛,尤其在中美兩強的產業賽局下,台灣又該如何自處?

過去大陸與台灣關係緊密複雜,套用一句大陸常用語,也就是所謂的「相愛相殺」,繼互相依賴與扶持,又處於競爭與敵對的關係。但張善政直言,如今大陸強勢崛起,早已不把台灣當對手,美國才是大陸的頭號勁敵。

「但大陸卻依舊是我們最好的市場。」張善政表示,台灣產業過去十分依賴大陸市場,但大陸企業受到政府大力扶持,逐漸茁壯,不僅獨佔當地市場,甚至已強大到有足夠的能力在國際上取得話語權,相較之下,台灣產業在大陸市場的定位與處境變得更加艱難與困頓。

令張善政憂心的,還有大陸企業的動機。陸資依舊是台灣產業目前最敏感的話題,若台企與陸資的合作契機在於開拓大陸市場,這是一件好事,但反過來說,若陸資意在取得關鍵技術,則野心難防。這兩種出發點相同,但結果全然不同的合作策略,台灣企業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

兩岸雖有競爭,但其中也不乏合作契機。黃欽勇就從兩岸半導體合作的角度觀察,全球半導體設備市場規模可達400億美金,一旦大陸半導體設備投資超過百億元的時候,即有望晉級全球的「A咖」,而大陸半導體設備投資何時將會超過百億美元?將是台灣產業觀察大陸市場的關鍵指標。

大陸市場背後仍有太多複雜的因素牽扯,但另一方面,美國市場也許會是台灣產業的突破口。黃欽勇以Tesla舉例,若Tesla打算轉以低成本策略,那麼台灣必定是最好的合作夥伴。

蘋果(Apple)即是最好的佐證,在蘋果18家代工廠中,光台灣就佔了9成,若非倚靠台灣二、三十年所累積的製造經驗,iPhone恐怕不止700塊美金了,一隻價格昂貴的iPhone,消費者還會買單嗎?

此外,黃欽勇進一步表示,與台灣促成夥伴關係的好處不僅在於成本考量,歐美先進國家若欲進入東協、南亞市場,台灣會是最佳的合作渠道。由於台灣的環境條件與新興市場相似,若搭配台灣的系統,很容易將技術複製到該市場上,更可因此加速導入市場的時間,在此目標上,台灣正是歐美國家進入新興市場非常重要的戰略夥伴。

擺脫巨人夾擊 政府多作少說、定位市場特色是關鍵

「其實台灣真正的問題在於沒有發現市場在哪裡。」黃欽勇認為,台灣的下一波機會在東協、南亞等新興市場;因為台灣科技產業能量積累深厚,可以與政府政策所擬定的新南向國家,提供一套統包的解決方案(Turnkey Solution)。

現今政府上台後,大力推動南向政策,目的即是為了帶領台灣廠商駛向新藍海;不過張善政建議,政府的一番美意,若能稍作轉念思考,則可以獲得更大的成效。

目前台灣產業最大的機會,的確是朝東南亞國家作投資發展,不過台灣也面對著大陸的一帶一路政策,對岸政策紅利對於東南亞國家而言,吸引力遠比台灣的新南向政策來得高。

那麼,應該如何讓南向政策產生最大的效益,且讓產業找到生存利基點呢?張善政表示,現今政府在推動政策時,是「站在業者的前面」,以帶隊的形式前進東南亞國家投資。然而,以台灣政府為名的隊伍,極可能遭遇來自大陸的阻力,東南亞國家不見得會歡迎台灣隊伍的到來。

因此,政府應該站在企業的後方,扮演背後支持的角色,讓業者在南向沙場上扮演開疆拓土的角色,讓廠商以專業技術本位進入戰場,政府不需要出面做為領航者。此外,且政府應該要秉持著「成功不必在我」的精神,唯有如此,才能讓新南向政策獲得實質成功的機會。

此外,張善政認為,台灣應該定調出自己的特色與角色;以自駕車市場為例,中美二國相關大廠皆有積極布局,且技術相較於世界其他國家超前許多。台灣政府應該思考,如何協助廠商站在大廠的肩上前進,不要再閉門造車、嘗試研發出自己的自駕車技術。

台灣交通環境的特色是機慢車多,若是美國思惟的自駕車技術放到台灣來,結果可能是寸步難行。但若能與大廠合作,導入「機慢車環境」的自駕車思維技術,再以台灣作為實驗場域,一旦成功開發出能夠適應機慢車駕駛環境的自駕技術後,勢必就能複製到東南亞國家,共同加速開拓出東南亞自駕車市場。

有聰明的產業策略,再配上務實的推動政策,張善政認為,這才是台灣政府協助產業發展的最好方式。

黃欽勇補充,除了新南向設定的目標外,台灣產業也應該注重印度與印度洋周邊國家的投資與開發;且應該擺脫過去的「Cost Down」、「分餅」等舊思維,調整為強調品質價值、創新造餅等新觀念,才能在新興市場中,再創佳績。

站穩「內需市場」馬步 方能迎向世界挑戰

除了東南亞等新興市場外,黃欽勇也認為,台灣廠商應多多注重內需市場;因為台灣是最有能力滿足多變市場需求的國家,諸如3D列印、智慧醫療、雲端服務..等新技術,台灣都擁有很好的科技能量可加以支持。

以過去的伺服器生產為例,台灣的伺服器相關市佔率在全世界約有9成,但很可惜的是,自家生產的伺服器,在台灣卻少有應用實例。當全世界正在建立許多大大小小的雲端中心之際,台灣其實可以集結跨領域產業,找出物聯網創新應用,合作打造出屬於自己大數據資料中心的能力。企業協力創造出台灣的自主經驗,彼此拉抬,共同成長,這就是台灣須轉念、改變的方向。

不過在廠商耕耘台灣市場之前,必須思考的是,台灣產業過去多強調「性價比」、「Cost Down」,就連政府的相關標案都是以成本為主要導向,卻不是以品質為第一考量。

「台灣企業和政府,在作商業談判或合作時,都在談你佔了我多少好處,但是從來不去思考,我能為你創造的價值有哪些!」黃欽勇強調,台灣成本導向的思考決策模式,應該要徹底改變。台灣是一個值得廠商耕耘的內需市場,廠商若想在本地市場獲利,必須先建立「創意加值、品質優先」的觀念,才能創造出更大的市場價值與企業利潤。

此外,政府必須要扮演先導性的角色,思考如何讓更多的產業鏈流程留在台灣運作、創造出更多的工作機會;黃欽勇以半導體產業為例,相關產品的外銷必須經由藉由飛機運送,而桃園機場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發貨中心,但就目前為止台灣並沒有善用桃園機場的優勢,以至於目前有許多半導體產品發貨點是在香港機場。

黃欽勇進一步解釋,大約1萬公噸的半導體產品,可以創造出10個人的工作機會,若是能讓更多的半導體、設備,以及材料產業都在台灣交易,或是讓任何一個產業鏈有越多的流程都留在台灣,台灣的附加價值便可隨之水漲船高;也就是說,創造內需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觀念。

台灣跟其他國家最不同之處,即是我們的產業分散非常均勻,以工業電腦產業(IPC)為例,其中可能有二三十家的上市上櫃公司,這些廠商毛利率很少低於35%,這意味著他們留在台灣的附加價值較其他國家來得高。這些工業電腦廠商用了相對少的政府資源,但創造出台灣相對大的效益,那台灣可以給這一類的廠商什麼樣的機會嗎?

對政府來說,賺錢不是目的,省錢不是關鍵,重點是如何將錢花在刀口上、帶動企業發展,為產業創造機會。以政府標案為例,超過百萬元的標案計畫就必須開放競標,然後用價格標來決定誰能得標,低價者得,這就是成本導向的觀念。

但更正確的作法,應該是政府應從品質、效益的角度作思考,從能創造最大效益的提案為決標條件,經由標案帶動整體產業的進步,帶給台灣產業更多的實務經驗與國際競爭力。

因此,黃欽勇強調,台灣市場的意義不僅有讓廠商賺錢而已,而是讓台灣相關的經理人有更多落地經驗,往後方能到海外與國際競爭、合作;因此內需市場的經營有其重要意義,無論是廠商或是政府,都應該改變成本導向思惟,重新從不同的角度作思考、作決策。

上述的概念,對於台灣而言皆是很大的優勢,以及未來可能的出路,只是業主、政府過去沒有思考過這些問題,以至於許多投資都事倍功半;台灣人必須要夠聰明,唯有如此,台灣企業在面對全世界的競爭便不會感到畏懼。就像是黃欽勇於書中所強調的:給我一個支點,再搭配上巧實力,台灣就能成為全世界產業鏈中非常重要的環節。

詳細資訊請參考黃欽勇新著《巧借東風—中美科技角力與台灣》。

巧借東風 - 焦點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