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MI
活動+
 

台灣如何扮演亞洲新創事業發展的HUB

台灣要成為亞洲新創事業發展HUB的角色扮演

 Hub裡面要有那些元素(player)是這個問題的關鍵。

首先,心態要正確。除語言能力是不可或缺的基本能力 (初步接觸時只要能溝通就好;但要談生意時還是要尊重專業,採用專業服務),新創企業 / 團隊尚須具備跨國發展潛力。

其次,投資不同國家的「國內外」投資人,如:國際創投(VC)、跨國企業、加速器等。第三,能溝通且願意弄髒手的政府。第四、能提供多語言內容之傳統與非傳統媒體,以及其他能串接國際連結的創業生態系夥伴。

在釐清player後,需要瞭解的是透過何種方法,能讓這些player共聚一堂,進行定期與不定期的互動、交流,讓Hub形成並延續下去。以下針對台灣如何成為新創事業發展的Hub、問題的描述與改善、努力方向的進行整理。

基礎環境改善方向之一:活動+研究+多語言+多主題

參與活動是連結與交流最有效率的方式,但是活動定位、主題、性質與行銷方式,則是成敗的關鍵。在活動開始之前,必須清楚設定活動目標客群(TA)是誰,如何接觸這些人、預期的效果與影響為何,且須有一定數據或研究做為基礎。活動結束後,其所衍生的數據,必須再進行長期追蹤,方能回饋到下一次的活動,主辦方才能不斷精進與調整。

RISE(母展為發跡於愛爾蘭的Web Summit)、TechCrunch Disrupt SF、SLUSH、Tech in Asia、Startup Thailand…等活動,歷年的參與者狀況與資料收集都相當完整。台灣以數位時代MEET Taipei為首,其後的FINDIT平台、DIGITIMES等,也都透過活動不斷收集台灣生態系的資料,這是「軟性」基礎建設的一環。

然而,各單位有其強項與擅長之處,未來多語言的推廣,例如:台灣創新創業生態系新創案例動態訊息、科技與投資風向統計與分析、產業動態等訊息的多語化,會是台灣成為亞洲新創事業Hub的第一步,也是要持續精進的工作。

國際人士來台,畢竟所費不貲,因此有效運用時間安排商務活動,使其在主要活動區熟悉台灣人文與特色,參與其他國際與本土活動等,都是將一趟差旅加值的方式。而要達成上述目的,一站式訊息整合平台就扮演著重要腳色。此外,多主題式的活動相互結合,此時精準TA的互動就顯得非常重要。

以COMPUTEX結合InnoVEX為例,COMPUTEX參與者以Vender,製造,貿易為主,訂單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因此會場中商務拓展(BD)、行銷、代理相關的業務人員較多。

而在InnoVEX裡,則以早期投資者、新創企業和高科技從業者為活動參與的主要客群。兩者間要有強烈互動,換言之,活動主旨就是希望中大型公司要和小而新的公司互動,藉此互利,創造共贏,但仔細分析可以發現,目前至活動的舉辦,其間缺了一個角色,就是大公司的「PM」。PM是大公司中最能知道新創企業能不能與之共舞的人,此時如何將PM引入InnoVEX,活動機制上就須要好好設計一番。

先釐清一件事:投資人+新創企業≠投資發生

一筆好的交易(Deal),是吸引投資人出現的誘因。但投資案能否發生則依投資人類型則有所差異。通常天使投資人較在意團隊組成、發展潛力、社會貢獻、最小可行性產品(MVP)等,而VC / 加速器對新創的檢視重點則包含多個面向,人才面向如團隊、發展潛力、對外合作 / 關係經營,資金面則涵蓋財務、資本額、股權結構、退場方式、估值、前一輪投資者,市場面的商業模式、獲利能力、市場定位、競爭對手、產品或服務競爭力、社會貢獻、產品與市場契合度(PMF)、企業 / 產業風險,技術方面則會評估:專利 / 技術深度。

除此之外,VC / 加速器也會考量新創的募資狀況、有限合夥人(LP)偏好、階段設定、投資報酬率、人脈與資源能否協助、產業趨勢、技術發展前緣、總體環境、法規等因素。

如果是公司創投(CVC)或是大公司策略投資,對新創的檢視重點,人才面可能考慮:團隊、發展潛力、對外合作 / 關係經營,而資金面則是:財務、前一輪投資者,市場商機則會評估:商業模式、PMF、市場定位、競爭對手、企業 / 產業風險,最後技術面項則是考量:專利 / 技術深度、與CVC / 大企業發展方向的關聯度­。而CVC / 大企業本身考量可能包含:目的性、預期效果、回收期、產業趨勢、技術發展前緣、總體環境等。

由上述的「簡要」歸納,可發現除天使投資外,投資案發生影響因素與需考量的層面複雜,難以歸納出一以貫之的法則,每一個成功獲投都是個案;要有系統性的投資案發生,除非是政府主導,或是像Sequoia Capital一樣花大把銀子,以策略性的方式投資一整個未來性產業。

政府在這中間能施力的是加速完善投資環境,如:法規、資訊資源的整合與揭露、「軟」 硬體的基礎建設,讓優質新創拉高能見度與加速成長,促進好的Deal發生,透過媒體對國際發聲,使國際眼光對台灣聚焦。新創企業在環境持續改善下,將可以專心「做生意」。

政府應加入一線協同作戰:

這裡的一線作戰並非指長官(例如:局、處、所以上長官)參戰、參與活動、演講或是與國內外新創、投資方交流,而是再下一、兩層至具有公務人員身分的窗口 / PM、科長、組長們,必須要有「持續弄髒手」的決心。國外新創企業和投資方需要有效率的接觸資源與訊息,業務單位能有代表與其直接接觸再好不過。另外,業務單位加入溝通也較能掌握國外人士來台發展的誘因與摩擦力。

台灣政府機關主要協助創新創業相關的部會包括國發會、科技部、經濟部中小企業處、金管會等,官方創業的支援與聚落則有「行政院新創基地」,提供創業課程、小聚等,以創業資訊提供與交流為主。

此外,也有以跨國際鏈結人與企業連結見長的台灣新創競技場(TSS)以及台灣創新創業中心(TIEC)等。各國政府皆積極扶持新創企業成長,以政策、法規的制定為創新創業環境奠定良好的基礎。其中,關於創新創業的相關政策資訊能夠有效傳遞給新創團隊亦相當重要,提供一站式的資源整合服務,將可減少新創團隊對於相關新創政策補助、優惠措施的資訊蒐集成本,使資源分配能夠符合最大效益。

媒體與能做國際連結的創業生態系夥伴-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專業媒體有其擅長之處:訊息與TA都能精準掌握,反過來說,「廣泛」與「感染力」則非強項。非典型媒體,如:社群、YouTuber,具有特殊專業領域、感染力強等特色。因此不同的媒體看同一件事,會呈現不同的效果。專業與感染力可以在不同層次進行行銷操作,而行銷的能力就是台灣作為新創事業發展的Hub最缺的能力。

換言之,國際行銷與連結是整個創業生態圈的事,無論是新創團隊、早期投資者(例如:天使、創投)、政府育成中心、民間創業加速器及創業競賽發表平台、創業社群、大企業、媒體、其他協助單位(財務顧問、律師、會計師)等,都必須要齊心齊力,才能養成開放的創業生態系,此一型態對於亞洲新創事業發展Hub的形成,方具有正向推動與循環的效果。

總結:滿足需求

欲扮演亞洲新創事業發展的Hub,須優先瞭解為何要聚在台灣(Why),台灣有何誘因與利基可以吸引國際投資者、國際大廠、國際新創企業、國際媒體聚焦於此(How)。簡單來說,就是「滿足需求」。投資人需要投資標的,新創企業需要合作對象與投資人,國際大廠尋找未來合作與新的科技應用,國際媒體則是需要話題性的內容。

以上述五個角色為例,彼此間互有需求,也互有供給;若要促成合作,執行面需要更細膩、更精準的協作與安排,透過資料收集與分析,有效瞭解各路人馬的偏好與需求,透過主動與被動傳達資訊,提高國際對台灣作為新創事業發展Hub的印象,在Hub中合作與投資的事件不斷發生下,熱氣才能長聚不散。(本文由台灣經濟研究院楊孟芯助理研究員及周佳寧助理研究員提供,DIGITIMES黃達人整理報導)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台經院 InnoVEX 新創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