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rosoft
科政中心
 

【全國科技發展策略規劃-半導體篇】建立半導體產業平台鼓勵創新

座談會與談貴賓:網聯通訊總經理凌文強(左2)、穀神星資本創辦人陳儀雪(左3)、耐能智慧創辦人劉峻誠(左6)、聯電副總經理丁文琪(左7)、啟眲鴔瑎臛q技術長莊俊雄(左8)、前台積電研發處處長楊光磊(右8)、主持人DIGITIMES副總經理黃逸平(右7)、前清華大學副校長特聘講座教授吳誠文(右6)、DIGITIMES顧問林育中(右5)、円星科技董事長林孝平(右4)、主辦單位科技部前瞻司科長鄒旻槐(右3)。

■賴威霖

在科技快速演進的大勢下,台灣最具國際競爭優勢的半導體產業也開始面對越來越多的競爭與挑戰。其中,中國大陸以國家資本挹注產業發展,頻頻挖角台灣產業人才,以及南韓總統文在寅宣示以系統IC為帶動南韓經濟的成長動力之一,顯見半導體產業仍將是全球產業發展的核心。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在「半導體之科研創新與產業躍升」專家座談會中,與會專家提出台灣半導體產業創新發展策略建言。

為2020年即將舉辦的全國科學技術會議,科技部積極納入產業意見,規劃12場全國科技發展策略規劃閉門座談會,對政府提供科技發展的建言。本次座談聚焦半導體產業動向,邀請了包含晶片製造、設計,以及創投領域的多位專家,包括聯電副總經理丁文琪、啟眲鴔瑎臛q技術長莊俊雄、円星科技董事長林孝平、前台積電研發處處長楊光磊、穀神星資本創辦人陳儀雪、前清華大學副校長特聘講座教授吳誠文、DIGITIMES顧問林育中博士、新創公司耐能智慧創辦人劉峻誠、新創公司網聯通訊總經理凌文強,共同探討半導體科研創新與產業躍升的機會與挑戰。

政府施政需要延續性,同時要能充當溝通橋樑

DIGITIMES顧問林育中提到一個很重要的觀點,過去政府對半導體產業的認知不足,沒有耐心花費足夠長的時間來鼓勵產業投入技術的研發,「政府不能將半導體視為成熟產業,而覺得不需要再投資了」。

由於國家產業政策不明確,使得半導體產業很難獲得外來資金,雖然仍有不少企業能夠成功推出產品,這些成功的公司可能多半是既有市場業者轉投資成立,但多數擁有不錯創意與技術的公司卻常因為發展前期資金撐不過去,而只能黯然退場。

前台積電研發處處長楊光磊提到,過去的兩兆雙星政策,是想要複製台積電經驗,在DRAM和顯示面板技術有龐大的投入,但政府沒能統合產業的發展力量,致使各自為政,原本很有機會的DRAM產業後來也被放棄,面板產業也遭遇困難,這是非常可惜的。

新創公司耐能智慧創辦人劉峻誠則從需求面角度分析,大陸的AI技術和市場的布局很多都是由終端需求驅動,大陸通過政府投入安控產業,創造了龐大的潛在需求,這鼓勵了上游業者投入以相關技術為基礎的創新。而南韓近來也推動由公部門創造需求來帶動半導體產業的創新。但反觀台灣很多產業都要業者自行尋找市場,自謀生存,才能有後續的發展。

楊光磊則是指出一個現象,那就是台灣產業其實很難合作,由於大企業都有獨霸心態,如果政府沒有插手協調,這些大企業寧可用激烈的手法來取得競爭優勢。反觀歐美,即便是彼此直接競爭的廠商,其實在某些層面的產品或技術進行合作也很常見,就如英特爾與Arm在市場上雖然競爭激烈,但在技術發展上二者還是有相當緊密的授權合作關係,英特爾和NVIDIA在雲端AI運算也是處於競爭狀態,但二者在伺服器領域還是有很深的合作。

円星科技董事長林孝平表示,台灣內需小,廠商必須往全球尋找客戶,這也是先天的弱勢,但台灣的好處是產業的群聚效應很強,半導體相關的解決方案幾乎都可以在台灣找到一站到位的服務,從半導體設計到製造,再到製成終端產品,可能只需要在園區跑一圈就可以做完,不過台灣缺乏高階的晶片方案,有不少方案還是必須找國外的供應商,這是美中不足的一點。

產業誘因不足,人才培養現斷層

劉峻誠提到,人才的培養也是台灣半導體產業很頭痛的一點,由於大陸積極發展相關產業,但他們的基礎科學教育程度不足,也缺乏產業基礎,因此往台灣挖人,而台灣因為分紅政策的取消,導致很難留住人才。另一方面,台灣企業在資金方面也屬於比較匱乏的狀況,這與大陸動輒就可拿到規模百億的投資與獎勵,相較之下,更讓台灣產業的發展陷入難題。

台灣雖然有技術,也有很好教育培養出來的人才,但這些人要創業時,往往都很難拿到投資。不管是政府的協助,或者是創投業者,都很少會投資新創公司,這和美國、大陸等地,具有優秀技術潛力的新創公司都能夠輕易拿到高額投資的狀況有相當大的不同。

劉峻誠也以過去耐能的融資經驗為例,由於耐能在AI技術的優勢表現,在美國、大陸都有投資者踴躍投資,但是在台灣,能對技術有足夠認知的,並願意投資的機構卻是少之又少。

啟眲鴔瑎臛q技術長莊俊雄表示,過去台灣曾在通訊產業風光了很長一段時間,目前5G成為產業新的熱點,配合AI技術在台灣逐漸受到重視,應可做為台灣產業發展持續推動的重點主軸。

政府方面,應該從產業發展合作平台開始,推動針對新創半導體的設計、封裝、測試,讓新創創意可以實現,而不用苦於拿不到第一桶金而跨不出第一步。

另外,台灣專業投資人不足,政府也可以鼓勵或協助業者前往美國或者其他市場尋求融資,當然,還是要找風險相對小的地方。

以美國DARPA計畫為師,推動產官學合作發展

座談會主持人DIGITIMES副總經理黃逸平在簡報中,以美國的DARPA計畫為例進行分享,其領域包含了高性能運算架構、生物醫療、航空技術、太空技術、軍事技術等等,包含著名的Risc-V開放架構也是出自於此計畫,雖然DARPA的計畫項目不一定都會成功,但成功者都能成為美國的產業命脈。

前清華大學副校長特聘講座教授吳誠文指出,美國在這類科學研發計畫中,通常會串連起政府、產業與學術界,產業中公司規模不分大小,只看最終的計畫審核成績,通過整個產業的腦力激盪,創造出許多先進技術概念。

為什麼美國會以DARPA、以及其他類似計畫的形式來推動技術發展,而不是像大陸那樣直接投入大筆資金,主導特定產業?原因是美國堅守小政府的管理哲學,以核心技術的建立為主軸,對自由經濟體系的干預儘量降低,讓產業自行發展茁壯。

穀神星資本創辦人陳儀雪指出,不論中美,從政府到民間的投資都有相當大的容錯率,只要看到具有潛力的技術,就願意冒險投資,反觀台灣政府和台灣投資機構容錯率極低,因此投資案幾乎只會放到已經成功的產業上,無法對新創產生有效的扶持作用。雖然台灣有國發基金,但就過去的經驗來說,國發基金主導的投資案也如前述情況相同,沒有對創新技術產生鼓勵、扶持的幫助。

而台灣政府另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形式主義太重,過度重視眼前的KPI,且對產業技術的趨勢和發展不清楚,在產業發展策略的制定上就會形成盲點。

而另一個重要的產業發展邏輯,就是不需要錦上添花!大廠已經建立起自己的盈利模式,資金也充足,政府不需要太多干預,反而應該著重資源在發掘新的產業機會,避開那些大廠原本就可以自己做好的領域。

林孝平提到,台灣不論是在產業核心技術,以及人才素質方面,都有相當扎實的基礎,政府需要的是為這些創新力量找到出口,而不是引導到錯誤的方向上。

而相較大陸的大政府,以及龐大資金投資的作法,台灣適合學習的是美國模式。此外,DARPA有另一個重要的特徵,那就是學界在產業發展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美國多數高科技產業都有自己的實驗室,且和學界都有緊密的合作,DARPA只是一個讓產官學可以互相連結,同時共同推動進步的管道,它的目的還是在刺激創新,而不是主導產業方向。

建立跨產業聯盟,推動不同技術層次的交流

林育中提到,在產業中可能有很多跨產業,或者是同產業的生態需要建立聯盟,在很多層面的技術或產品設計以及市場策略上進行交流,但過去這類聯盟找的往往都是產業中規模排名前面的廠商,這也導致先前提過的狀況再次發生,那就是大公司往往都會以自身的發展為主,真正合作的意願低,這也讓聯盟的設計名存無實,結果讓產業走向更為僵化,無法真正帶動下一代產業的發展。

吳誠文認為,聯盟最好也是走向國際,而不是自己閉門造車,台灣在工程方面的技術發展很強,但很難落實商業化應用,若能通過聯盟引進歐美企業文化,對於帶動企業發展將會有很大的幫助。

政府每年的公部門建設預算其實是推動新創或者是產業發展的很好方式,而這也是應該要妥善利用的工具。舉例來說,過去NVIDIA在AI運算方面的初期發展,很多來自於政府部門的訂單需求所推動,很多美國半導體公司的發跡也是從承接政府專案開始。

建立投資平台,引導資金注入新創事業

陳儀雪認為台灣投資環境有很嚴重的不足,而目前最關鍵的部份還是在於如何建立平台、讓資金流到正確的地方,而不是永遠都把錢擺在最保險的地方,結果變成一灘死水。而政府針對半導體業界也可以通過對IP和光罩的補助,讓新創公司可以在最小的壓力之下推出產品。這也是能夠幫助新創走過初期經營門檻的方法。南韓近年來的科技扶助計畫也有類似的作法。

劉峻誠提到,台灣半導體產業因為分紅機制的取消,產業對人才的吸引力驟減,而大陸也趁此機會從台灣吸收人才去發展半導體產業,而這也成為大陸半導體產業短短數年內快速發展的原因。

大陸最近在人才的培育和資本投入非常積極,千人計畫雖有爭議,但也成功帶動了大陸國內的技術人才回流,以及技術落地的趨勢;另一方面,台灣雖然有對學者的補助,但沒有像千人計畫這種對產業人才的直接補助,這是很可惜的一點,當然,不需要完全比照千人計畫的執行項目,但是在某些層面仍相當值得參考。

黃逸平在總結時,也提到目前從學術到產業,台灣仍缺乏足夠好的機制來加速發展,建立平台會是個非常重要的方向。而台灣產業對於人才的吸引力還是有進一步提升的必要,除了培養人才,確保有足夠誘因留住人才,避免台灣產業空洞化的隱憂。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半導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