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
DForum
 

2020年串流媒體大戰將聚焦新型態廣告運用

2020年串流媒體大戰焦點將移到廣告上。法新社

大多數人不喜歡看廣告。錄影機、廣告攔截器和Netflix都見證了人們對無廣告娛樂的渴望。但隨著串流媒體戰爭進入下一個階段,將於2020年春季上線的HBO Max、Peacock和Quibi都承諾提供廣告支持的版本。廣告將開始入侵串流媒體平台。

根據Fast Company及ZDNet報導,用戶在觀看串流媒體時偶爾也會想按個暫停休息一下。AT&T在12月宣布其Xandr廣告技術部門現在在用戶按暫停時會銷售視訊廣告時間。迪士尼(Disney)持有多數股份的Hulu則已利用暫停時間發布靜態廣告。

Xandr執行長Brian Lesser表示,這些暫停廣告不會打斷節目,具有高價值,對品牌來說很安全,不會有負面效果。Xandr銷售團隊已在市場上銷售該產品,並獲得好評。

這種廣告獲得好評的原因包括這是新的廣告格式,適用於線性和有線電視用戶,是從尚未剪線觀眾身上獲取更多價值的方法。而且它為串流媒體的新收入來源指出了前進方向。

事實上,串流媒體是成本極高且未經證實的商業模式。迪士尼估計,由於要將Disney Plus、ESPN Plus和Hulu打造成主要平台,每年將損失數十億美元,但將在2023年獲利。債務約為1,340億美元的WarnerMedia則預估,即將推出的HBO Max串流媒體將在2025年實現獲利。

在串流媒體戰爭中,幾乎所有新進入者都來自傳統有線電視領域,習慣擁有訂費和廣告費的雙重收入。鑑於串流媒體的經濟性尚未得到證實,就算Netflix也正在嘗試如何在不干擾內容播放的情況下獲得廣告收入。

暫停廣告可能不會打斷用戶的視線,但實際上似乎毫無意義,也可能無法解決問題。一種有潛力的廣告格式是可購物的廣告概念。NBC在2019年5月開始在節目中使用這種廣告。基本上,這是廣告中的可掃描QR碼,可將觀眾帶到廣告客戶的網站,直接從手機上購買該產品。將其移至串流媒體將很有意義。

在Ryff等公司的帶動下,還有投放產品新類型廣告。Ryff使用電腦視覺、機器學習和渲染技術來辨識場景中的物體,並根據客戶數據將其替換為品牌產品。同時,品牌娛樂網路使用AI查找與內容最相關的影響者、串流媒體、電視和電影內容,以放入品牌產品。而名為Mirriad的公司則使用其技術將產品投放到相關場景中。

但廣告業人士表示,品牌與串流媒體平台合作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是Netflix與可口可樂(Coca-Cola)在《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上的合作關係。可口可樂直接被寫到劇本中。

此外,Netflix和其他串流媒體正在利用他們花大錢打造的優質內容。例如,Netflix正在對廣告內容交易進行逆向工程,要求品牌商不要將廣告內容放到平台上,而是有權在其平台外的廣告和包裝中使用Netflix節目。例如,31冰淇淋(Baskin-Robbins)在美國各地的冰淇淋店裡都推出靈感來自《怪奇物語》的口味。

另一方面,從2020年開始,Tesla的全新車載資訊娛樂中心Tesla Theater將配備YouTube、Hulu、Netflix和中國大陸青少年娛樂平台Bilibili。Tesla Theater將在全球所有Tesla車型上提供,包括新發表的Cybertruck。

其構想是利用在車上度過的空閒時間為駕駛和乘客提供服務,包括在Supercharger充電站等待充電時。幸運的是,娛樂模式僅在停車時可用,還需要Wi-Fi連線。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串流媒體 串流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