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提供更好的閱讀內容,我們使用cookies來改善使用者體驗,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聲明
AdvantechIOT
活動+
 

智慧醫療從何起飛 醫策會王拔群:IoT與AI

  • 蔡騰輝
王拔群表示,智慧醫療要往運算與分析方向發展,才會更上層樓。蔡騰輝攝

財團法人醫院評鑑暨醫療品質策進會(以下簡稱醫策會)執行長王拔群表示,醫策致力於宣導醫療品質與提升病患的安全,近年來也因為人工智慧(AI)、大數據(big data)、區塊鏈(blockchain)等最新科技應用的蓬勃發展,因此,現在醫療評鑑與創新內容,也有許多新科技應用。

醫療資訊互通平台與技術媒合

在醫療機構的發展上,王拔群說,由於醫策會有很重要的領導角色,因此也希望未來能夠多與醫學界和醫療業界有更多的交流、合作、輔導。現在每年都有醫療品質評鑑與競賽,透過這樣的機制,能夠讓更多醫院人才的創意,以及對於智慧醫療發展相當積極的廠商的產品被市場看見。也才能夠讓醫療產業更加活絡、資訊更加透明。

在台灣的現行醫療制度上,王拔群也說,部分法規要更加寬鬆、透明、效率化。像是美國FDA每個月都會公布,說明哪些法令與醫學區塊已經更加開放,市場可以放心導入更多應用。

行政效率與醫病關係發展佳

現在智慧醫療做得比較有制度與進程較快的面向,大多都是服務與行政效率的促進系統。王拔群認為,近期會有較大突破的,也會是這類的智慧醫療創新。不過也坦言,因為已經做得十分出色,因此這類的醫療創新很快就會有明顯的發展瓶頸與進入穩定期。

醫療科技創新由小見大

在醫療與科技創新的過程中,王拔群舉了7、8年前的輸血改善專案為例:

過往,為了讓處理時間變得更有效率,護理師會先在護理站透過大型機台印出多個標籤,再到多位病人身邊黏貼標示。但這樣的過程,很容易因為數量太多而貼錯標籤。因此後來改用三合一的PDA設備。使用的第一步:護理師掃描病人手圈上的條碼;第二步:現場印出條碼,即貼在管子上;第三步:系統會與院內的資訊系統(HIS)相連。只要讓小隨身攜帶的機器與智慧型手機相連,就可以即時印出條碼,也就能夠有效降低因為工作流程繁複,而導致標籤貼錯的問題。王拔群說,這樣就是十分鮮明的流程改善實例。

智慧醫療發展六大面向

王拔群認為,醫療產業的全面發展過程中,要設定明確的標準,包括品質管理、病人安全,資訊系統。目前的醫療產業導入科技創新,大致可以分為六大類:資料串流(Streaming)、自動化(Automation)、物聯網(IoT)、人工智慧計算(Computation)、商業智慧(Business Intelligence;BI)、聯接(Connectivity)。

其中,商業智慧,指的是利用資料探勘(data mining)、雲端運算、數據分析等技術,解讀過往的銷售數據、營業成本、折舊攤銷、以及銷貨營收等數據,將數據轉換成資訊,而能提供給管理階層做為決策判斷的參考「智慧」。

在醫療品質的評鑑過程當中,醫策會透過業界標準,層層篩選,再分類,看看是上述哪一個類別。

智慧醫療技術不斷推陳出新

一代比一代連結更加快速、聯結端點更多的儀器與技術不斷推出。技術在推進的同時,不能忘記要永遠持續研發,與思考如何讓好還要更好。比方說,像是插卡掛號這樣的資料串流技術,在過去就屬於當下的極好創新。然而,王拔群說,過去的卓越,會成為現在的常規。

物聯網偵測技術面向,也包括醫院物流管理和儀器保養。分為一級、二級、三級保養。當感測器與計時裝置接收到設定的資料時,就會發通知給醫工人員,提醒該替機器保養了。

目前市面上的穿戴式裝置,功能上可以測量血氧濃度與四大生命徵象。包括體溫(Temperature)、脈搏(Pulse)、呼吸(Respiration)、血壓(Blood Pressure;BP)。此四者合稱TPR和BP。

健保資料庫是財務資料

此外,王拔群說,在醫療院所智能化與資訊化的過程中,以無紙傳輸,減少臨床書寫的錯誤。將透過管理報表所累積的數據有意義,也就是整理資訊、進而分析這些龐雜的大數據。都是現代智慧醫療的特色。然而,王拔群表示,在評鑑的實務過程當中發現,因為醫療隱私與機密等問題,所以目前較少有大規模跨領域的醫療人工智慧計算與分析實務。

王拔群提到,大家爭論已久的健保資料庫其實是財務資料,並不是治療資料庫。要開放與整合的其實是醫學資料。或許可以請衛福部的資訊處等可信任的第三方出面,先從死亡檔、殘廢檔、癌症登錄等不牽涉隱私的資料庫著手,供醫學研究使用。即便如此,王拔群提醒,雖然很多數據已經去辨識化,然而,像是罕見疾病,仍舊容易被辨識出身分。

遠距醫療的法源桎梏

現在的醫學行為都必須要醫生親自出馬,而面對面、觸診等等的應用範圍,也有待相關單位繼續研議。不過現在已經有若干規定,可以讓偏鄉病患,先到門診看診幾次,接下來醫生就可以遠距給處方與診斷。相對來說,遠距照護會比較好執行一些,不過還是有遊走法律邊緣的疑慮。王拔群認為,醫學中心要支援偏鄉的醫療就診,才能讓醫療資源更加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