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antech
event
 

全球破354萬人感染 台灣該選擇遠距醫療抑或行動健康?

疫情攪亂醫療一池春水,無症狀、輕症、中症、重症病人都有機會可以藉由遠距醫療與行動健康的創新服務,得到妥善的照顧服務。Unplash

全球COVID-19疫情持續延燒,迄2020年5月5日上午,全球確定病例數達354萬餘人,全球死亡病例數超過24.7萬人,致死率約莫6.97%。疫情也讓遠距醫療的需求與話題持續升高,然而,針對「遠距」的應用,各國都有不同的法令調和速度、幅度、廣度。2018年5月11日,台灣也在醫師法當中,透過通訊診察治療辦法,開放了5~6種情境能以遠距醫療來辦理,然而,「遠距醫療」或是「行動健康」,孰能順利切入價值鏈,則更有待市場關注。台灣的遠距醫療產業應用、發展與法規與付費生態息息相關,也有市場人士認為,是否切入行動健康會更有機會。

延伸閱讀:【遠距醫療專題報導(二)】遠距技術需求高 需要資金、人力、政策支援

遠距產業應用選哪個?遠距醫療與行動健康

台灣的遠距醫療與健康服務,可分為2個層面,第一個層面是「遠距醫療」(Telemedicine),第二個層面則是「行動健康」(Mobile Health)。台灣不少醫材研發、科技企業、新創團隊希望切入遠距醫療,而在遠距醫療的幻想與實際面向上,就是架設一臺超過新台幣400萬元且通過FDA、TFDA的儀器在偏鄉的鄉公所與衛生所,另一端醫師在醫學中心等待民眾到另一端與駐點醫師會診。

然而,透過單點的服務,希望將醫學中心、區域醫院、地區醫院、診所等由上至下的醫學量能輻射出去,仍舊有時間與使用人次上的侷限,此外,很多時候民眾的疑難雜症其實尚未發展到「疾病」的階段,也因此「專業衛教」或許就能夠提供不少幫助。以現在的市場狀況觀之,國外不少地區都推行線上與醫師諮詢的服務,台灣也有像是皮膚好朋友的若干新創團隊推出像是皮膚專科的諮詢服務。

延伸閱讀:整合遠距醫療與觀光醫療 跨機構貼心服務催生訂閱會員制

服務量要擴大 從Bottom Up更有機會

在「醫學服務」量能上,單「點」的看診與治療,遠不及在生病前就藉由衛教的方式,以「面」來建立健康識能防護網,由其現在肺炎疫情,激增的醫療照護需求,使得醫療院所的人力吃緊,不僅負壓隔離病房床數有限,醫療人員的檢疫與照護工作壓力也逐漸升高,降低感染對於民眾與醫護人員來說當至關重要。

為了防範與預防醫療系統崩潰,各國政府紛紛召集各產業,希望描繪出遠距醫療的服務模式、付費方式、技術支援、生態成員。針對遠距醫療與行動健康,吉樂健康資訊科技執行長潘人豪分析,醫療必須符合FDA和TFDA法規,因此有較高的門檻與標準,另一方面,健康則是連結服務需求者的民眾與服務提供者的另一端。與醫療的診斷、處置、治療不同,行動健康的重點在於偵測、追蹤、預防、提醒、關懷、導醫。

延伸閱讀:彈性分潤機制 北醫團隊攜手醫師與個管師提升使用者體驗

遠距應用立意良善 但市場的痛點夠痛嗎?

在付費與商業模式上,台灣的醫療保險通常都由「健保」來支付,相對應的服務提供者是醫學中心;不過,「遠距」應用,或說「行動健康」的服務需求者,其實很多病灶都屬初級,若是能由基層診所來負責與互動,也更能夠分散醫療人潮與落實分級醫療。

可負擔性(Affordability)與可近性(Accessibility)也是遠距醫療與行動健康生態能夠建築起來的關鍵之二。以美國為例,由於醫療支出高昂,也因此保險公司會希望降低出險的金額、次數,因此會希望藉由保戶的健康促進,延緩出險時間;另一方面,由於地幅遼闊,中國各縣市的醫療可近性不盡相同,也讓部分行動健康的市場應運而生。相較市場的直接需求來說,要建立台灣的遠距醫療與行動健康生態系,則需要更多產業內的攜手共進。

蔡騰輝

DIGITIMES電子時報智慧醫療主編蔡騰輝Mark Tsai
專注研究智慧醫療產品技術服務導入場域時,所遇到的困難癥結與如何克服要點。
精通中英德語,熱愛挑戰與Swing Dance。
Facebook:DIGITIMES智慧醫療

作者更多專欄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醫療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