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台灣亞馬遜網路服務有限公司
Nutanix

休閒航空含金量高 鬆綁法令台灣將可發揮獨特價值

威翔航空通航發展事業處副總經理謝琦鈦指出,休閒航空的商機龐大,以台灣強大的科技與高精密機械技術要在此市場取得優勢並不難。王明德

1903年12月17日,乘坐自製「飛行者一號」試飛成功的萊特兄弟(Wright Brothers),為人類一圓飛行夢想,短短100多年間,航空技術快速進展,不僅是各國國防技術的指標,更是全球經濟產業的重要環節,台灣因受限於政治,相關技術取得不易,航太產業並不發達,不過威翔航空通航發展事業處副總經理謝琦鈦指出,除了軍機與大型客機之外,休閒航空的商機龐大,而且可讓旅遊觀光內容更多元,如果法令能進一步鬆綁,以台灣強大的科技與高精密機械技術要在此市場取得優勢並不難,再加上台灣美麗且獨特的山海景,將可落實觀光立國願景。

休閒航空創造產業多元特色

謝琦鈦指出,休閒航空是推動台灣觀光最後一塊處女地,投資最少、環境影響最小,拉動各種產業升級最大,如果能仿傚美國,將航空人力藏於民眾,也有助退役飛行員的另一個職場。

謝琦鈦進一步表示,前交通部林佳龍部長曾點出,觀光是驅動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從國家整體發展高度,應該要重新定位觀光發展的角色,以「觀光立國」為發展願景,確立「觀光主流化」的施政主軸,當時並訂下2030年時,來台旅客突破2,000萬人次、國旅2.4億人次的目標,讓觀光成為帶領國家整體經濟發展的火車頭。

不過從這一年多來,受到疫情影響,台灣各景點均被人潮塞爆的狀況來看,台灣的國旅如果沒有更多元的選項,產值要擴大並不容易,因此開放休閒航空,讓旅遊從2D變成3D,會是最佳選項。

對於休閒航空,多數國人都都對輕型飛機的安全性有疑慮,謝琦鈦則打破此一迷思表示,航空是管理的極致,從零件生產、組裝、系統整合,到飛行員培訓、飛行管制,都有非常嚴苛的規範,輕航機的事故發生機率是10的負9次方,而且相關安全技術一直在進步,安全性遠比車輛高。

謝琦鈦以威翔航空配置的火箭發射式降落傘為例,這類降落傘用於輕航機,當飛機在空中發生事故,駕駛員彈射出降落傘,這朵繫在機體上的傘就會帶著飛機與機上人員緩緩落地。謝琦鈦補充,這項技術已經成功救下400多條人命,大幅強化飛行安全。

日益提升的安全性,讓更多人願意嘗試飛行體驗。謝琦鈦指出,天空的含金量非常高,歐美各國甚至中國都在大力推動通用航空(General Aviation),這不只是國力的象徵,也是經濟成長的重要動力。

根據統計,包括雙座培訓飛機、通用直升機和洲際公務機在內,目前全球的通用航空飛行器接近45萬架,其中美國超過21萬架,通用航空為美國帶來經濟總量超過2,000億美元,創造的就業機會達到110萬。

至於台灣,由於產業並不發達,相關研究也較少,不過根據2005年的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專題研究計畫統計,台灣的超輕型航空載具如果增加到1,500架,以每架平均新台幣50萬元計,可產生約7.5億元的產值,其所衍生的相關休閒、訓練、維修等商機可達3.4億元。

若是再加入動力飛行傘、滑翔翼,超輕型直昇機等,週邊商機更可達到23億元以上。

在製造產值部分,謝琦鈦以以美國輕型運動飛機約新台幣500萬元(約18萬美元)的造價為計算基礎,每增加500架,就可帶來25億元以上的市場。

由小而大切入航太產業

至於要如何發展台灣的輕航產業?謝琦鈦則提出幾個建議。

謝琦鈦指出航太是最典型的整合產業,不過其整合特色又與其他產業不同,除了技術之外,還要整合軍民與市場。

在技術方面,台灣雖已有投入航太零組件研發與製造的業者,不過飛機是形象產業,此類型產業要產出整架飛機,才能創造形象價值,因此除了部件外,還要將之整合,培養整機製造能力,要具備此能力就不能只考量製造端,不同市場需求不同策略。從飛行、維修的教育,到設計、生產、維修及營運,都必須一條龍整合。

謝琦鈦建議台灣可由小至大的發展。一般而言,在沒有得到市場認可前,要切入中、大型飛機市場幾乎不可能,因此台灣可以先從2人座或4人座輕航機開始,先取得認證的基礎。

在此同時,也可透過高教機國造,並研究及整合國際民航適航認證標準,培養整機設計及生產的完整能力。

在人才培養方面,謝琦鈦認為要進一步落實航太產業的基礎教育,有意發展的業者可與學校合作,從學校札根培飛行員、機務維護人、航務管理人員等專業人才,並讓學生從學校就接觸實際的飛行活動,在達到學以致用目標之餘,也可建立國人對航太產業與相關活動的正確認知。

除了製造與維修外,休閒航空也將為台灣的觀光與國防帶來極大價值。

觀光部分,謝琦鈦指出地面交通必須挖地鋪路,動輒數百公里的開發勢必破壞原始地貌,休閒航空則只需在5公頃內的飛行場,依法建造300~500公尺跑道,就可以讓乘客一覽台灣的美麗風景,同時擁有與過去截然不同的體驗。

試想現在的日月潭觀光無非搭車繞行環潭公路或搭船遊覽潭景,但如果搭輕航機,將視角從2D拉高到3D,從空中俯視日月潭,那將是截然不同的視覺體驗。

至於國防方面,飛行員數量是國防力量的重要指標,受限於經費,國家不可能大量培養飛行員,必須將此力量藏於民間,以備戰時支援,目前美國有的民間飛行員超過60萬名,一旦國家有難,稍加訓練就可以上場,另外民間航太產業也可延續空軍退役飛行員的職涯生命,並長期培養的專業發揮出更多元、更長遠的價值。

齊柏林導演在2013年拍的「看見台灣」,讓台灣人從更高的角度俯瞰這塊土地,從天空看到台灣景色之美,但現在的法規,限縮了人們想飛的夢想與航太產業發展。謝琦鈦表示,沒有市場的拉動,航空技術無法扎根,失去的是龐大產業商機。希望政府可以正視此問題,只要法令鬆綁,以技術實力要切入市場並不難,而這也將讓台灣的產業面向與技術價值更多元。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