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utech 2019
宏電
 

台灣以中小企業為骨幹 推動工業4.0應先補強基礎體質

經濟部現階段目標側重於補強中小企業的不足,另一方面則是加速推動大型企業從3.0邁入4.0。圖為橋椿金屬工廠。經濟部工業局

工業4.0的浪潮從德國開始席捲全世界,面對製造業迎來新風貌,包括台灣在內,都希望能趁勢再造強化製造產業升級。然而隨著市場對於工業4.0的著墨越來越清晰,當退去理想的一層皮重新審視現實狀況後,業界與學者反倒不約而同呼籲,雖然工業4.0固然為未來的必經之路,但大部分的台灣企業現階段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在現有體質與基礎下,不該盲目追求工業4.0,反倒是在此之前,應該先扎穩3.0、甚至是2.0的腳步。

上銀集團創辦人暨董事長卓永財去年出席天下經濟論壇時便直言,台灣現在的問題並非沒有發展工業4.0的能力,以上銀舉例,他觀察到問題在於很多接觸到的客戶程度都只達到工業2.0的階段,就好比才剛學會走路,就馬上要求要能跑得快。「太好高騖遠了!」卓永財直言。

而做為台積電數位大腦的幕後功臣,清大教授簡禎富也呼籲,台灣勢必得跟上轉型之路,但必須要審視的是台灣企業系統化程度沒有歐美企業高,也並非人人都能如同台積電一樣,因此做法上不能跟著歐美大廠照單全收。

論工業技術的發展,市場普遍將早期機械化和動力化的時代定義為工業1.0,接著工業2.0以自動化提高生產效率,工業3.0則是融入資訊化,而對於工業4.0,則是普遍將之定義為智慧化的工業時代。即便各界對於每個階段的劃分都不太一樣,但工業4.0無疑是奠基於前期技術的鋪墊才得以發展,這是一個連續性的過程,可以說,沒有2.0或3.0作為基礎,也不可能一蹴可幾升級到4.0。

雖然各國都在高喊工業4.0,但由於各國製造基礎不一致,以至於發展階段也形成差異化。例如德國製造技術興盛,已完成工業3.0階段,而中國大陸過去雖是製造大國,但工業化發展歷史不長,大部分還沒有自動化和數位化,尚處在工業2.0的發展階段,因此大陸針對其工業4.0的發展藍圖,則是以2.0、3.0和4.0齊頭並進。

台灣製造產業的情形與做法則是與大陸頗有相似之處。根據經濟部工業局統計,台灣製造業者中,高達97%、逾140萬家為中小企業,可以說,中小企業幾乎形成台灣製造業的骨幹。但由於中小企業不論資源、規模都不如大廠,別說能充分作到工廠內部資訊流通,至今台灣仍有許多業者的生產流程還是透過人工抄寫或紙本紀錄,尚未跨進自動化的門檻。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副局長楊志清也坦言,台灣製造業要馬上達到4.0確實有一定難度,但他也強調,中小企業既是台灣製造業的骨幹,對於台灣發展工業4.0而言,仍佔有絕對重要的地位,在發展策略上仍需以中小企業為考量。因此以經濟部官方的做法來看,現階段的目標則是側重於補強中小企業的不足,另一方面則是加速推動大型企業從3.0邁入4.0,透過示範觀摩的方式,帶領其他業者或中小企業加速產業擴散。

針對中小企業的不足,工業局在推動智慧製造的策略上主要有三個步驟。由於中小企業大多依賴人力作業,基本上連3.0的程度都不到,而這也是台灣發展工業4.0看似進度緩慢的原因之一,對此,工業局則是希望透過智慧機上盒輔助計畫,協助中小製造業者導入數位化,透過機聯網先行達成生產資訊可視化,其次則是再建構公板物聯網平台,協助中小企業有效利用數據,透過數據分析優化產能;當基礎技術逐漸完熟後,則是再發展各自產業應用的服務模組,走向專業分工。

更多關鍵字報導: 經濟部工業局 工業4.0